閱讀歷史 |

艱難的拐誘(1 / 1)

加入書籤

總之,他們就這麼莫名其妙混在一起了。

每天從早上開始就待在一起,中午她送他們回去吃飯,然後下午他們再跑過去找她,直到晚飯的時候分離。

杜楠都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去監視人的、還是去找人玩的了。

不過管他呢!

反正大牛他們每天都高高興興的,而那個人……看起來也挺開心的。

杜楠還是不知道她如今幾歲←沒辦法,根本沒法溝通嘛,不過怎麼也得七八歲了吧?按理說這麼大的孩子正是不耐煩和他們這種小豆丁玩的時候,他是獨生子沒錯,可是大牛他們上頭可都是至少有一個兄弟姐妹的,可是有又有什麼用,那麼大的孩子更願意和擁有相同運動能力的同齡孩子玩,才不會理會他們。

那個人卻完全不同,他對他們簡直有百分之一百的耐心,會耐心等著他們,還會給他們講解路邊遇到的各種東西,一株植物,一條魚……不過後來杜楠也依稀覺出來了:這不僅僅是耐心,更是分享。

那個人平時根本沒有可以說話的人,所以能碰到這麼一群願意聽他講話的人,他難得有了和人分享的機會。

也是,畢竟,那人如今也是個小孩子。

這麼想的話,杜楠心中的責任感忽然更大了:怎麼看那人也沒有之前的記憶,這樣算起來的話,論內芯兒,他才是這麼一大群人裡最大的,他不僅得看好大牛他們,還得看好這人。

於是,他對這人也就更有耐心了些,具體表現就是其他娃娃坐不住開始在他介紹的時候到處亂爬亂走的時候,他堅定地坐在原地做一個最好的聽眾,而當那個人跑遠了、半天還沒回來的時候,他還得適時嚎幾聲,好把那人叫回來。

畢竟這後山還是挺危險的,那個人是風箏的話,他就得當牽線的人,風箏飛太遠的話,他就得把線收緊一些。

對於杜楠來說,如今就是每天要看的娃又多了一個。

可惜被他看的娃似乎沒這麼想。

“肚腩看著個子最大,原來膽子這麼小啊。”看著自己一回來杜楠就停止了乾嚎,那人笑著,然後用手指輕輕刮了刮眼前的臉蛋。

於是,原本就黑的小臉蛋瞬間更黑了。

這叫什麼?為了看娃把自己的名聲都搭進去了!你才膽小!你全家都膽小!

一肚子牢騷傾吐不出來,杜楠隻能坐在席子上生悶氣,等到那人再次遞新吃食過來的時候,他就索性化悲憤為食欲,努力吃吃吃了。

唔——好吃!這個野鳥蛋花湯好好吃!

吃完香濃的蛋花湯,杜楠幾個娃還幫那人撿了會兒柴,雖說沒撿多少吧,不過他們至少也努力幫忙了,順便又練習了一下走路。

然後,趕在家裡開午飯之前,那人又把他們送回了家。

孫家夫郎一般一天隻會給那人指一個地方,所以沒有意外的話,他們下午還會上山撿柴,上午喝的蛋花湯不錯,倒是讓他想起上次喝的蘑菇湯了,看看下午能不能弄到蘑菇……

心裡一邊盤算著下午的加餐,杜楠一邊吃完了自己的午飯——母乳並一小碗米粥,兩根青菜並一個蛋黃,小口袋裝滿下午的加餐,想到上次喝的純蘑菇湯……可能加點肉味更好喝?心裡這麼想著,又讓他爸抱著他溜到後廚房拿了根臘腸,將臘腸也裝在口袋裡,杜楠這才心滿意足地轉移到杏郎的身上,一人一樹慢悠悠的溜達到孫家門口。

他是第二個到的,第一個到的是住的離孫家更緊的大牛和他的杏郎。

他並不著急——根據他的經驗,這會兒那人應該還在家刷鍋洗碗,洗刷刷完畢之後還得把院子掃一下,應該還且得等一會兒。

算了算時間,杜楠索性開始扶著自家小杏郎練走路。

其實他現在已經會走路了,不過按照他媽上輩子的育兒理念,他用不著走太早更不用走太多,慢慢來對骨頭更好。

心裡哼著那人平時經常哼的小調,杜楠一晃一晃地走著,就在這個時候,孫家的院門忽然開了。

哎?今天這麼快?還沒聽到孫家夫郎訓話呢,簡直都不習慣了——

杜楠慢悠悠掉轉過身子,正麵看向孫家大門,這才發現出來的不是那人,而是孫桃。

切!原來是這丫頭,不理也罷。

杜楠正準備重新轉過身繼續練走路,卻聽那孫桃說話了:

“小不點,我知道你們每天都和她一起玩,你們現在也是在等她吧?你們來晚了,她今天出去的早,已經走了,她往那邊兒去的,村裡的老墳頭。”

說著,她還指了一個方向,和去後山的方向剛好是反方向。

這妞兒腦子大概不太好,說這麼多真以為大牛和他這麼點的小孩能聽懂咋地?當然,他確實聽懂了,可是那又怎麼樣?那人早就和他們說過了,孫桃說的話一句也不要聽,那不是隻好鳥……

呃,剛才他還說孫桃腦子不好使才會和他們說話,按這樣說的話,豈不是那個人的腦子也不好使,她更是天天和他們說話來著。

也無所謂了,反正有沒有那個人的叮囑,他也不會聽孫桃這壞丫頭的話的。

心裡想著,杜楠依舊轉過身去,左腳穩穩向前邁去,一副聽不懂的樣子。

杜楠以為這樣就完了,隻要他不理會對方,對方總不能硬拉著他往那邊走吧……

他正這麼想著,忽然——

等等,好像還真能,對方怎麼說也是年齡幾倍於自己和大牛的小姑娘,她想要硬把他們兩個一起弄走很困難,可是弄走一個還是很容易的。

心裡感覺到危險,杜楠猛地看向大牛,在他看來,大牛可比他危險得多,畢竟大牛可沒他那麼悍,帶頭揍過孫桃一頓,當然更重要的原因:大牛比他矮也比他輕啊!孫桃又不是多壯的小姑娘,二選一隻能抱一個的情況,用腳趾頭想都是抱大牛不抱他啊!

然而他又猜錯了。

看著把自己一把抱住往旁邊跑的孫桃,杜楠嘴巴都張大了:這丫頭對自己的仇恨超過邏輯了嗎?那個啥,你抱我很困難吧,我都感覺到你的哆嗦了哦!

然而,孫桃的仇恨就是這麼大,哆嗦著伸出一隻手把杜楠的嘴巴捂住,孫桃艱難的把杜楠拐跑了。

作者有話要說:杜楠:什麼仇什麼恨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