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這地方很安全(1 / 2)

加入書籤

“這地方很安全。”將茅草屋檢查過一遍,那人最後對杜楠說道。

杜楠表示非常不可理解!

這個地方!之前一共發現了八具屍體!如今又發現了一具!那具新發現的屍體就在你背後的床上,這種情形你居然還能說出“這地方很安全”這種話……

大姐你好可怕!

看著眼前的小黑胖張著小嘴、一臉懵逼的模樣,那人嘴角微微彎了彎,用袖子將前方桌子上的灰塵抹掉,這才把杜楠和杏郎放在上麵,她輕輕捏了捏杜楠的小肉手,一邊輕聲對他道:“死人,就是再也沒法傷害我們的人,這裡很安全。”

簡直沒法反駁!被迫吃下了一粒很難形容的定心丸,杜楠再次看向那人的背影,心情就覺得……有點噎得慌。

該說是完全的唯物主義者嗎?還是說是堅定地無神論呢……

總之你贏了——默默地在心中對那人道,杜楠再次看向床上那具屍體的時候,心境莫名其妙的很坦然。

就很安全。

能在這種地方如此充滿安全感,真是托那人奇怪理論的福了。

杜楠坐在桌子上,看著那個人又將床上的屍體全身上下檢查了一遍←對於之前那八具屍體,她也是這麼做的。

她不但檢查,還把那些人身上能拿的東西都拿了回來。

杜楠看著她將所有東西都掏了出來,然後將這些東西分成了三堆,然後再次拆分,分成五堆,六堆……直到最終變成了九堆。

最邊上的第九堆明顯特彆大。

“這就對了。”她對著桌子道。

“前麵八具屍體都是附近的村民,然後這最後一個人是妙翎宮的外門弟子,是修仙者,這是代表她身份的令牌。”

“搜第一具屍體的時候我就覺得很奇怪,她身上穿得衣服和鞋子並不配套,衣服隻是普通村裡人的樣式,鞋子卻雪白而乾淨,看著很精美,第二具屍體也很奇怪,她也是一副村裡人打扮,身上卻裝了好些書簡……”

“如今把所有東西重新分類就明白了,前麵那些人身上的好些東西都不是她們自己的,有的是從其他屍體上拿的,有的則是從這個人身上摸的,按照這些東西的彙總順序,這些人死亡的順序應該是這樣……”

這個人還給九具屍體排了個序,毫無疑問,茅草屋這具屍體是最早去世的。

看著杜楠在旁邊一臉認真地看著桌子上的東西,她隨手從第九堆裡拿出一個令牌遞給杜楠:

接過令牌,杜楠看著上麵的字,唔……看不懂。

微微一笑,那人將他手中的令牌倒過來:“拿反了。”

“這兩個字是妙翎……”

還是看不懂——看來兩個世界的文字體係不一樣,自己將來得重頭學習了。

不過,這個人識字哦……杜楠再次抬起頭看向對方。

然後他就看到那人手裡拿了一塊長方形的石板,令牌上的兩個字如今正出現在石板上,旁邊還有好多小字,仔細看,有點像注解?

“這個人身上居然有字典,雖然是老版的,不過這可真是個好東西。”這人說著,雙眸凝視在石板上,杜楠第一次在她臉上看到如此明顯的喜意——隻是因為一本字典。

杜楠覺得自己好像又了解了這個人一點點。

這些東西裡還有一個儲物袋,顯然這也是第九具屍體的所有物,不過卻是從第二具屍體上發現的,那裡的東西才叫多——女人的衣物、扇子、劍、書簡……一大堆東西!不過更多的則是女孩子們喜歡的小玩意,香脂、唇膏、花粉之類的。

杜楠好奇的把玩著這個儲物袋,反複將桌上的東西裝進去,取出來……杏郎就在旁邊陪著他一起玩,細長的枝條輕輕在桌子上繞了一個圈,防止杜楠不小心墜桌。

那個人則對這些毫無興趣,她隻是將裡麵的書簡一一揀出來,然後慢慢翻看,她認識的字看樣子也有限,每翻一頁書至少得查五次字典。不過她很有耐心,愣是一邊翻字典一邊將這些書簡翻看了個七七八八。

看完,她將這些書簡分成了三堆。

“這些是她的學習筆記。”

“這些是話本。”

“然後這本是關於禁製的使用說明。”

說著,她將放在第三堆裡的唯一一枚書簡拿了起來,抬頭看向杜楠:“肚腩,你知道禁製是什麼嗎?”

杜楠就一臉懵逼地看著她,好吧,她是真的很愛和彆人說話,當然,這個“彆人”之前僅指包括大牛和他在內的五個小豆丁,如今更是隻剩他一個。

她就繼續道:“禁製就是我們之前見過的懸崖,也是如今將我們困在這裡的東西。”

杜楠微微睜大了眼睛,所以——

“所以我們隻要把這枚書簡研究透了,將禁製破開,就可以出去了。”

噢耶!杜楠幾乎想要歡呼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