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這地方很安全(2 / 2)

加入書籤

然後她就看到那人將書簡合了起來,還站了起來。

不是應該馬上研究這本書簡嗎?怎麼就不看了?杜楠一頭問號。

他的疑問很快得到了解答。

抱著杜楠到茅屋後頭疑似廚房的地方轉了一圈,那人聳了聳肩:“果然是一點食物都沒有了。”

“我估計除了那個人以外,其他所有人都是餓死的。”那人一臉平靜地說。

=口=!!!!!!那你還這麼平靜!沒有食物的情況下人可以活多少天來著?不對,我有食物!

杜楠騰地把自己隨身攜帶的零食袋子拽了過來,從裡麵掏出了一、二、三……六顆紅果子,兩顆雞蛋,還有一根大臘腸!

然後他就努力用自己最萌的樣子討好地看向對方:看,我有這麼多食物,那個……最後餓了的時候可不可以先緩緩,先不要吃小孩兒啊……

他又想起來這家夥上輩子是個大魔頭的事了!

努力瞪大眼睛,仿佛這樣就可以讓自己看起來更可愛一點,杜楠還無辜地眨巴了眨巴眼睛。

然後——

他就聽到前方那人噗的一聲笑了。

“肚腩,你這小眼睛一眨一眨的樣子真好笑……”他聽到那人說道。

暴擊!!!還有什麼比努力裝可愛卻被人說好笑更打擊人的?!

杜楠當時就僵住了,然後,一臉嚴肅地看著對方,直到用自己的威儀(?)強迫他止住了臉上的笑容。

“是告訴我有食物嗎?所有食物都是雙份,你這是特意給我帶的嗎?我看看,還有一根臘腸?杜楠你真棒。”他看著那人翻看著他的口袋,一邊翻一邊說著,緊接著,杜楠感到自己的臉蛋被對方親一下。

軟軟的,有點濕漉漉的,被親了一下。

杜楠就又僵了一下。

在對方懷中扭了扭身體,杜楠有點彆扭地看向對方,卻一頭栽進了一對烏黑的大眼睛裡。

不知道該說什麼,杜楠隻能在袋子裡摸了摸,摸出個雞蛋遞向對方。

兩個人一起分吃了這個雞蛋,杜楠吃的蛋黃,對方吃的蛋清,吃完蛋,對方還讓他吃了個紅果子,自己卻沒吃。

“我們得省著點。”再次拒絕了杜楠遞過來的紅果子,那人抱著杜楠站了起來,示意杏郎改變個形狀,他用杏郎將杜楠背在了背上,然後從屋裡那一堆東西裡撿出把鋤頭,開始在外麵掘地。

沒錯,就是掘地。

趴在那人細窄的肩膀上,他看著那人熟練地在茅屋前耕了一小塊地,然後從屋子外的缸內舀水澆地,再然後,他從懷裡摸出個袋子,從袋子裡掏出一把種子,仔細地種了下去。

“記得我們去地裡的時候,我給你們烤來吃的那種山藥豆一樣的土疙瘩嗎?這就是它的種子。”一邊埋種子,他一邊對杜楠解釋道:“這東西長得很快,兩三天長出來的土疙瘩就可以吃了,我不管去哪兒都會帶著它的種子,這樣就永遠不會挨餓了……”

這得多經常挨餓,才會隨身帶著這種東西啊……安靜的趴在那人背上,杜楠沒有吭聲,隻是,當那人再次回頭查看自己情況的時候,他眼明手快的將手心裡的紅果子塞到了對方嘴巴裡。

腮幫子上鼓起一個小小的包,那人用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著杜楠,這回她總算沒有拒絕這份好意。

不過因為多吃了一點,她今天又多乾了一點活兒。

杜楠醒著的時候她在燈下看書,醒來的時候她還在燈下看書。

屋子裡有一盞長明燈←看起來也是修仙者的玩意兒。播種完畢,那人就帶著杜楠回了屋,將床上的屍體移開,他們兩個人就直接上了炕,鋪蓋都沒換一下。

杜楠一開始還有點糾結,然而糾結著糾結著,他就困了,蜷縮在那人旁邊,他睡得安穩。那個人卻是看了一晚書。

“禁製沒那麼好解,裡麵不懂的字太多了,不懂的東西也太多了。”她對杜楠解釋道:“我需要先把說明書讀通,然後再把裡麵不懂的東西在相關的筆記裡找到。”

聽起來很麻煩的樣子——杜楠就瞅著她。

“也不算很麻煩,我再把其他筆記通讀一遍就好了,這個人能布下的禁止,如果讀通了她的筆記,肯定能破的開。”她這樣說著,拍了拍旁邊小山一樣高的筆記。

你覺得不麻煩就行——杜楠心裡道。

那人卻是真的不覺得麻煩的。

除了第一天開了一天夜車以外,接下來的日子她竟是非常規律。每天起個大早起來研究書簡,差不多的時候將杜楠叫醒,給他洗臉洗手,換洗尿布,然後再一起吃早飯,吃完早飯她會伺弄一下外麵她種下的“田地”,收獲好中午吃的“土疙瘩”,收集一部分種子,然後再補種一些,弄好這些,她就讓杏郎看著杜楠,自己則繼續研究這些書簡。

非常枯燥的生活,難為她這個年紀的孩子居然堅持下來了,倘若不是知道他們如今是被困在一個禁製中,杜楠幾乎以為他們就是在這裡生活的,而這就是他們普通的每一天……

然後,就在他們的大臘腸吃完後的第三天,那個人放下了手中的書簡。

“我們可以試著出去了。”她說著,眸光熠熠。

作者有話要說:杜楠:三歲看大,七歲看老,這人他惹不起。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