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尋人(1 / 2)

加入書籤

杜楠和杏郎緊張圍觀那人破陣的時候,禁製外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被她媽拍了一巴掌,孫桃這回徹底老實了。

抹著眼淚帶著眾人走到杜楠墜崖的斜坡,然而到了斜坡的時候,她傻眼了——

懸、懸崖呢?

懸崖沒了呃!

從斜坡上走下去,下麵是一片密林,林中的樹木有粗有細,即使是樹葉掉光了的冬日,由於枝冠太茂盛,在天頂密密麻麻交織了起來,林中的光線仍然有些暗。腳下則是厚厚的落葉和斷枝,因為少有人至,這裡葉子摞葉子,下麵的積成了肥,上麵的卻還在緩慢的風乾,一腳踩下去,先是一片鬆軟,緊接著就是插入泥沼一般的粘稠。

“這裡我知道的,前陣子去老墳頭給祖先上墳,回來的晚了,我撒尿的時候時不小心滾下來了,好像就是這附近,這裡根本不是什麼懸崖,要是懸崖我現在還能站在這兒找人?”說話的是一個大嬸,她在上麵看了看,又在下麵仔細辨認了一下,最後確定道。

“哼,我在這邊生活了快八十年,從來沒聽說過咱村子附近有懸崖,要是有懸崖咱能不知道?這邊的路早就封了。”這次說話的是個老太太,難為她年紀一大把了,還愣是跟著一起下來找娃了。

“我記得我下來的時候還在攔住我的那棵樹上做了個記號來著,怕萬一黑燈瞎火掉了東西,第二天還能回來找,不過因為沒有丟東西,所以後來我也就沒回來,讓我尋尋,那棵樹……”第一個說話的大嬸說著說著,還開始找那棵樹了,找了半天沒找到,不過她還是信誓旦旦自己就是掉到這附近的。

然後人們就狐疑地看向了把她們帶過來的孫桃。

這回,不等村人問,孫桃她媽主動先開了口,依舊是巴掌開路:

“你這死孩子,到底有沒有說實話?你們真是從這邊滾下來的?”

“真的!我這次說的真的是實話,這裡剛剛明明就是懸崖來著,怎麼、怎麼現在……”就成了一片樹林啦?

看著前方無邊無儘的森林,孫桃迷惘了。

“彆是這女娃娃膽子小,把平地看成了懸崖也說不定。”有人猜測道。

杜奶當時就一道眼刀又殺向了孫桃,眼瞅著她下一個動作就是過來找孫桃算賬,村長連忙站了出來:

“彆瞎歪歪了,找孩子要緊,孩子太小,禁不起折騰。大夥兒今天就什麼也彆做了,點幾個人在村裡看著孩子們,其他人都在這邊找人吧。”

說完,她就利落地分配好人手,以她們現在站著的這塊地方為中心,所有人都找起孩子們來。

這一找就是一天一夜,哪怕這兒的人不懂尋找失蹤人口的黃金窗口,然而人們本能的知道孩子丟了的頭一天是找孩子的最好時間,一般能找到就找到了,找不到……

一天一夜過去了,杜楠並沒有被找到。

“彆急,那孫家大丫不是說她大姐也跟過去了嗎?有個大孩子帶著,杜楠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吃飯的空檔兒,村長試圖安慰杜家人。

“沒錯!我家五花福大命大,絕對不會有事的!”不想被安慰的人如此信心十足,杜爸一下子就跳起來了,放下筷子,他拎上燈籠又尋了個方向找過去了。

村長被杜楠他爸嚇了一跳。

“嗯,放心吧,杜楠很聰明的,他又那麼大了,肯定丟不了的。就算迷路了,肯定也能慢慢找回來……”吃完最後一口乾糧,杜媽擦了擦嘴,她也抄起一隻燈籠離開了。

這個……謝謝你的安慰?好像哪裡不太對的樣子……村長不確定地想著,然後,又被杜楠他奶拍筷子的聲音嚇了一跳。

“真是不省心的娃娃,和他爸一樣,孫家那壞丫頭一抱他就被抱走了,白長那麼些肉!上次揍那死丫頭時候的力氣呢?等他回來,看我不揍青他屁股!”杜楠他奶說著,氣勢洶洶的離開了。

一家三口,三個方向。

看著老太太的背影,村長忍不住斜眼看了一眼孫家大丫……鼻青臉腫的臉:那個啥,孫桃她媽就照頭打了她兩巴掌而已,她身上這些傷,怕不是都是你家杜楠揍的?

總之,杜家人似乎信心十足,不太需要她安慰。

然而——

這都好幾天沒找到孩子,她心裡覺得不大樂觀,之前她是想安慰杜家三口,何嘗不是因為她自己心裡也開始沒譜起來?

歎口氣,村長再次動員起村裡人來。

大夥兒足足找了七天。

村裡誰也沒吭聲,基本上就等著誰先對老杜家說節哀了,不過是誰先開口的問題。事情的轉機就是在第八天清晨發生的。

一大早,村裡人凡是有空閒的都到這邊集合了。

這幾天,她們都是在這頭吃飯的——老孫家負責提供糧食並做飯,村長直接下的令,加上村裡人人臉色不善,孫家人一聲也不敢反駁,如今孫家已經成了村裡的大食堂,在她家吃完飯,村人就往森林那邊跑,過來找人的找人,沒有分配到尋人任務的也在下地之前過來幫忙找會兒。

所以一大早,大夥兒就一起目睹了這件神奇事的發生。

那會兒,所有人還都在斜坡上麵,還沒下坡,不知道是誰,正打算下斜坡去,忽然——

“這下麵……變成懸崖了!”剛往下邁出半隻腳的何家女婿大叫出聲。

這一嗓門嚎出去,所有人都向斜坡下望去了,一望之下,大夥兒就驚呆了。

正如何家女婿叫嚷的那樣,斜坡下麵的密林赫然變成了懸崖!

雲霧茫茫,深不見底的懸崖!

之前的林子呢?大夥兒在這兒找了這麼多天的林子呢?

所有人又驚又疑,特彆是那些之前打算立刻下去的,如今都在紛紛慶幸自己還沒邁腳,這要是一腳踩下去還了得?不正好掉到懸崖下頭?

這麼些人裡,獨有杜家人的畫風與眾不同。

“他媽,你快看,是懸崖!是懸崖啊!”杜爸大聲招呼著自己的媳婦,聲音是難掩的欣喜。

根本用不著他招呼,杜雨涵一早就看到懸崖了,和杜楠他爸一樣,她的臉上也是驚喜:“杜楠!杜楠啊!”

她直接叫起了杜楠的名字。

而杜嬰嬰則更加直接。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