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尋人(2 / 2)

加入書籤

從後頭撥開人群出來,看了一眼下頭雲霧彌漫的懸崖,她從身後抖出一條長長的繩子,把繩子在旁邊一棵大樹上繞了幾圈,在地上打上嵌釘,她用力扯了扯繩子,下一刻,竟是準備抓著繩子下去!

“媽!您是從哪兒尋的繩子?這麼長!”杜楠他爸聲音裡更是驚喜。

老太太就斜他一眼:“等你們想起來就晚了。”

杜楠他媽拉住她:“娘,讓我去吧,您在上頭給我看著繩子。”

“不不不!讓我去,我是男人!我……”老婆老娘都要下去,杜爸自然不甘於後,趕在杜媽前頭一把拽住了繩子,然後——

他拽繩子的手被老太太用力打了下去。

冷眼瞥他一眼,杜嬰嬰下巴揚了揚:“怎麼可能就我一個人下去尋人?”

她揚下巴的方向另有兩盤繩子,顯然是給杜爸杜媽準備的。

看著女兒女婿高高興興過去拿繩子準備下崖的樣子,杜嬰嬰隻是看向村長。

“……懸崖都出現了,我看您要不要再等等,我們再研究一下,看看怎麼一起下去……”村長對她道。

杜嬰嬰隻是慢慢搖了搖頭:“丟的是我家的孩子,大夥兒陪我們找了這麼些日子,我們承情,如今已經找對地方了,這麼危險的地方,不能讓其他人去。”

“得我們一家子去。”

她說著,看看女兒女婿,她倆動作不慢,這麼短的時間裡就固定好繩子了,如今已經來到她身邊準備往下下繩……

看著她們動作麻利的樣子,杜嬰嬰再次將視線移向村長:

“一會兒,如果我們扯動繩子給你們信號,你們就拉繩子把我們拉上來。”

“如果一直沒有信號,你就當我們一家四口都死在下麵了。”

說完,她一扯繩子,徑直向崖下去了。

杜家小夫妻也和她一樣,一家三口幾乎同時下崖,絲毫遲疑也沒有,看著她們決絕的樣子,村長嘴巴張了張,隨後親自守在了三條繩子旁。

***

杜嬰嬰是做好充足準備下來的。

起碼是她能夠做到的最充足的準備。

杜楠父母鎮日守在那邊尋人的時候,她一個人去到村裡所有人家裡,問她們家留守的人要了她們家裡所有的繩子,將這所有繩子牢牢固定擰成三根長繩,她一早就做好了下崖的準備。

她是相信孫桃說的話的,杜楠是掉到懸崖下頭了,雖然這懸崖目前還沒找到,可是她們早晚能找到它,找到它,然後下去。

下去就得有繩子,還得是很長的繩子。

杜嬰嬰是這麼想的,事實證明,她想的都對,孫桃確實沒說慌,那懸崖果然出現了,雖然出現的詭異,可是這不,她準備的繩子就用上了?

隻是……

拉著繩子一點一點往下走,越走感覺越不對,這感覺……怎麼不像攀在懸崖峭壁上,倒像是在個斜坡上?

難不成這懸崖前半截路就是斜坡?

緊緊抓著繩子,杜嬰嬰感覺不僅自己的人在雲裡霧裡,腦子似乎也雲裡霧裡了。

濃密的雲霧籠罩了她的視線,讓她看不清下麵,不止如此,她也看不見上頭了。

看不見好,看不見腿不抖。

心裡這麼想著,杜嬰嬰索性繼續往下走,小心翼翼的走啊走,走啊走……

沒走多久,她發現自己已經不像是走在斜坡上了,她簡直就像走在平地上!

謹慎的鬆開手裡的繩子,以防萬一,她的手依舊搭在繩子上,杜嬰嬰驚訝地發現自己根本就是在平地上。

這才多久啊,就到底兒了?!

杜嬰嬰詫異地挑了挑眉毛。

然後,她就看到了自己的閨女,女婿,這兩個人也到底兒了,臉上是一模一樣的見鬼了的表情。

真傻!傻女婿把自己的閨女也帶傻了——她心裡想著,卻因此發現:等等……霧似乎淡了?之前她明明睜著眼睛也看不到身旁人的。

她向周圍望去——

沒錯,霧氣確實淡了,而且似乎還在持續消散,原本伸手不見五指的霧氣先是淡到了可以看清旁邊人的程度,風一吹又淡一點,她甚至可以看清一直被霧氣籠罩的、周圍其他景物事兒了。

往下看,是積滿落葉斷枝的地麵,往上看,密密麻麻的樹木聳入雲霧,這裡看起來……怎麼這麼像她們一直找人的樹林?

不對,好像這邊的樹更加粗壯一些。

杜嬰嬰心裡想著。

然後,她聽到了沙沙的腳步聲。

不是她!也不是旁邊的杜雨涵她們,因為詫異,也是因為謹慎,她們一動沒動。

眯著眼,杜嬰嬰向聲音的來源望去。

隻見尚有餘霧的林間先是出現了一道黑影,然後那黑影越來越清晰,變成了一道少女的身影,而在那少女懷中……

“杜楠!”杜嬰嬰喊出了那隻黑大胖的名字。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