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她的名字(1 / 2)

加入書籤

“花二十兩買個丫頭,杜雨涵,朱子軒,你倆闊氣的很啊!”回到家,他奶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眉毛高高挑起,杜嬰嬰一副很不爽的樣子。下午的時候她去地裡了沒在,等到她回來的時候,基本全村人都知道杜楠他媽花二十兩銀買了個人的“豪舉”了。

杜楠他們村兒不是個窮村,據杜楠觀察,他們村兒不止家家戶戶都能溫飽,應該都還能存點小錢。

他和大牛他們吃得都不錯,雖然是男孩子,可是家裡對他們一點沒虧待,每個小孩子的零食袋子天天都是滿滿的,時不時還能換個花樣,他們的衣裳也都嶄新,遇到喜事吃席的時候,席麵上的食物也是有葷有素還有好酒——吃穿不愁,歲月無憂,大概就是村裡人的生活寫照,但要說大富大貴也是絕對沒有的,在這裡做土著好幾個月了,杜楠發現家家戶戶的生活水平都差不多,沒有很窮的,也沒有很富有的,起碼買人這種事,在這裡是不存在的。

以至於村裡人壓根沒想過她們叫了半天的孫家大丫根本不是孫家的娃,而是人家買的娃。

實在是超過她們的生活水平了。

就好比買人這件事吧,二十兩銀,村裡基本家家戶戶都掏的出,可是掏的出也是大出血,二十兩銀是什麼水平?可以供娃到鎮上讀三四年書,可以置幾畝不那麼好的地,如果對女婿的要求沒太高的話,還能聘個女婿了。

無論是哪個選項,都比買個黃毛丫頭強啊!更何況,她們閒著沒事買個丫頭做什麼呢?因此,雖然覺得孫家那女娃娃可憐,可是麵對中人二十兩銀的開價,村裡一時沒人敢開口。

可是她們都覺得如果這時候有人能買下那女娃娃就好了,聽到杜家雨涵開口要買下女娃娃,村裡人都高興的很,簡直就像這好事是自家做的一般,杜嬰嬰扛著鋤頭一進村,村裡人就向她道喜了。

杜嬰嬰心情就很不美妙,她自知為人嚴厲可卻不小氣,作為當家人,她默許了閨女偶爾賺點小錢塞給女婿這種事,在她看來,反正數目不多,女婿平時買個絲線布頭的也不值當什麼,哪知閨女塞給女婿的“小錢”居然有二十兩之多!能花二十兩買人,保不齊她給女婿的錢更多!

這就讓她心情不太美好了,自己辛辛苦苦種地供閨女上學,閨女長了本事賺了錢卻全都給了女婿,這……

老太太有點醋。

這廂,杜嬰嬰老太太因為吃醋越發黑麵,那廂,她閨女臉上的笑卻越來越大:

“說到闊氣,闊氣的可不是我們,而是母親您啊!”

眼角往閨女那邊一挑,老太太忽然左眼皮跳了一下。

然後,她就看到她閨女恭恭敬敬對她道:“母親辛辛苦苦供我讀書已經很是不易,我原本就沒有私產,偶爾手裡有個三倆子,也都是母親供我讀書習得的技能所獲,自是要上交母親的,母親疼我不要,我才有錢予子軒,讓他也買買自己喜歡的東西,這些錢,要說買個人,是萬萬不能的。”

“那……所以呢?”老太太的左眼皮又跳了兩下。

她閨女就又笑了:“所以不夠的部分我便讓子軒去您那邊取了,留人要緊,我們隻能等您回來再向您彙報此事……”

杜楠他媽說的文縐縐的,然而簡而言之就一句話:錢,他倆是萬萬不夠的,於是,不夠的部分就從老太太您的私房錢裡取了。

聽懂了這句話,老太太猛地轉過身去,用最快速度撲入自己房內,一陣翻箱倒櫃的聲響過後,杜楠聽到他奶的怒吼——

“朱子軒!你怎麼知道我把私房錢藏在哪兒!”

杜楠他爸就很委屈——因為你上輩子就把私房錢藏在那兒唄!

上輩子明明是你告訴我放錢的地方在哪兒,要我錢不夠就自己去取的呃。

可是這已經不是上輩子了,杜女士如今不再是你親媽,而是你婆婆——杜楠他娘瞅了一眼他爸,眼神如是說。

自知做得不對,可是事情緊急,再給他們一次重來的機會,為了留下那閨女,他們還是會選擇這樣做。

杜楠他爸給老太太準備了一壺茶,杜楠他媽則抱著他將他交到那個人懷中,衝她笑了笑,然後小聲對那人道:“你就抱著杜楠待在這兒,彆怕,我家老太太隻是刀子嘴而已。”

說完,夫妻倆就走到老太太麵前,雙雙跪下去,開始挨罵了。

直被罵到狗血淋頭。

整個過程中,杜楠都被那個人抱在懷裡,瘦小的身體卻有大大的力氣,她把他抱得很穩當。

一雙烏黑的大眼睛盯著杜爸杜媽挨罵的樣子,杜楠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誠然,杜楠他爸媽確實被罵的挺慘的,不過也正如杜楠他媽說的,他奶罵完人,喝了整整一壺茶,啞火了。

杜爸去廚房將早就準備好的晚飯端出來,杜媽給老太太遞上筷子,接過筷子,杜楠他奶冷冷道:“天不早了,明天一早還得去地裡乾活兒,吃飯。”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