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當歸(2 / 2)

加入書籤

杜楠他媽便摸了摸她柔軟的頭發:“以後就叫你當歸了。”

***

招妹變成了當歸。

對於她以後的住處安排,杜楠他媽的意思是讓她住杜楠他奶那邊的東耳房的,然而如今那邊是她奶育苗用的溫室,一時半會兒收拾不出來,何況他奶也沒有收拾的意思。

“讓她和杜楠住,杜楠如今也大了,本不該繼續跟著你們住,西耳房不是早就給他收拾出來了嗎?讓她倆住一屋去,她能看著他,還能順便培養感情……”杜楠他奶心中卻早有打算,她還打著童養媳的主意呢!

“娘,杜楠和當歸都還小呢。”杜楠他爸十分無語——作為兩輩子都是自由戀愛、和父母鬥,和婆母鬥,好不容易鬥贏了娶(嫁?)得心上人的小青年,他是十足反對娃娃親的,何況還是童養媳這種形式。

杜老太太就斜他一眼:“小就更沒問題了,都是小屁孩怕什麼?就讓她們住一起,回頭你從我這屋給她搬一床舊棉被。”

於是當天晚上,當歸就抱著一床大大的棉被,連同杜楠和他的杏郎一起,來到了西耳房。

房間是早就收拾好的,不止杜楠他奶,他爸也早就打算讓他出來單獨住了。

杜楠他奶是希望分屋後小兩口趕緊給她再添個孫女,杜楠他爸則是父慈子孝儘享天倫之後,開始想念和妻子的二人世界了,所以一早就開始收拾旁邊的耳房。

他可不是隨便把兒子騰出去的,耳房內雖然沒有重新粉刷過,然而裡麵的所有東西都是簇簇新,厚厚軟軟的炕褥是新的,裡麵的棉花來自於杜楠他爸此生父母的饋贈,杜楠他阿公那邊產棉,收獲的棉花又大又軟,睡在上麵暖和極了;小被子也是嶄新嶄新的,被麵還有杜楠他爸聯合另外九個大叔一起給他繡的花兒,不對,不是花兒,應該叫吉祥圖案,這可是有講究的,據說能保佑蓋這被子的小嬰兒一輩子平安;除此之外,他媽還給他在地上鋪了一層厚厚的草席,草席自然也是新的;又沿著窗戶打了一溜兒新櫃子,據說這是讓他以後放衣裳私房用的,不過目前裡麵基本還是空的。

一切都挺好,就是這邊人喜紅,尤其好給小孩子用紅,以至於這屋裡的好些東西一水兒的紅,一進門不像是個小屁孩的閨房,倒更像是新房。

當歸抱在懷裡的大棉被也是紅色被麵的,杜楠他奶說是舊棉被,可是這棉被看起來起碼有九成新,雖說在櫃子裡放久了有些味道,不過那是樟木的味道,並不難聞。

紅色的大棉被沉甸甸的,當歸兩隻手幾乎抱不攏它。

很沉,然而抱著卻踏實極了。

她從來沒有蓋過這樣厚實又嶄新的被子。

也沒睡過這樣新的炕褥……看著旁邊繡著精巧圖案的大紅炕褥,她低頭看了看自個兒身上破舊的臟衣裳——她素是喜潔的,一身衣服哪怕再破也被她洗的乾乾淨淨,然而這回孫家走得急,她被命令乾了好些活兒,都沒有時間清潔自己和衣裳。

想了半天,她到底沒有上炕,檢查了一下床上已經睡著的杜楠的尿布還是乾的,吹熄燭火,她在炕邊的草席上坐了下來,也沒有蓋被子,她就這樣合衣靠著炕沿睡下了。

她以為自己睡不著的,然而她錯了。

好久好久沒有吃的這麼飽,又在這樣溫暖的屋子內,即使沒有蓋被子,她還是沒過多久就睡了過去。

她睡得太熟了,以至於過了一會兒,杏郎悄無聲息的用枝條纏住她都沒有醒來。

於是,小心翼翼用自己身上所有的根須將她固定住,確認她沒醒,杏郎使出了全身的力氣,一鼓作氣將女孩的身子托了起來!

托!托!托的好艱難!

然而他還是成功了!

成功的將女孩細瘦的身子往炕上拖了大概成人一根手指的距離,杏郎就沒力氣了,然而他並不氣餒,用儘全力托著對方,停留在原地休息了片刻,攢足了勁兒之後,他再次將對方往上拖!

拖!拖!拖……的又沒勁了,就繼續攢力氣。

杏郎就這樣拖了一晚上,第二天外頭天空露出魚肚白的時候,他終於成功的將對方拖到了床上,輕輕給對方蓋上從旁邊抓過來的被子,杏郎再也沒力氣了。

將自己攤成一個大字型的樹枝,來不及去室外紮根,他也睡了過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