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5章 杏郎的哀愁與幸福各自的職業規劃……(1 / 2)

加入書籤

他大概就是彆人嘴裡的早慧吧,四歲的時候,他就朦朦朧朧曉得為自己算了,他知道四歲的男孩已經可以被賣到“那種地方”了,他又長得不賴,被賣去那種地方的可能『性』就更大,於是再次被賣的時候,他便使了個心眼兒,說動了賣他的人,讓那人把他女孩賣了。

賣女孩的價格比男孩起碼高三倍,那人遠遠把他賣了就跑了。

他以為自己大概沒過多久就會被拆穿了,誰知這一裝就是將近六年,也不知道該說是他演得像還是孫家從一開始就沒把他放在心上。

反正,機緣巧合之下,他就成了她,莫名其妙到了杜家,還被杜家老太太童養媳買了來。

這麼好的工作絕對不能丟!

咬咬牙,他下定了決心:說什麼也得繼續演下去。

就是杜楠……看了一眼站起來開始“鍛煉”的小胖子,他心裡說了聲抱歉:那個……以後我會讓你納妾的。

他在戲文裡看到過,招贅的人家如果不出來娃,主家的夫郎可以再招一個,不過這再招的就不叫妻主了,而叫納妾。

想通了解決辦法,他就決定在童養媳這條職業規劃上繼續堅定的走下去。

瞅瞅時間差不多,歸把小家夥們都叫起來,給他們布置了個抓蟲子的任務,一群人就這樣在草地上一邊走一邊找起蟲子來。

***

上輩子如果不是末世的話,倘若有幼師專業,隻要把這人送進去,她一定就沒時間毀滅世界了。

這是天的幼師料子啊——一邊撿著蟲子,杜楠一邊想。

她特彆會寓教於樂,比如讓他們練走路這件事吧,其他大人大多數都是把娃扔給杏郎,剩下的就是靠娃的本能了,晚上有功夫就折騰折騰娃,讓娃從這個人走到另一個人,沒工夫的就徹底放養了。

這人就不會這樣。

前天是讓他們每個人找十種草,昨天是則是讓他們撿石頭,到了今天就了抓蟲子了。

杜楠懷疑她是假公濟私。

杜家不是不讓她做活兒嘛,她就主動每天看著他,而大牛他們不是和他一直在一張席子上嗎?於是他們就捆綁銷售了,她每天看著杜楠的時候便順帶看看大牛杏花兒等幾個娃娃。

經由杜楠被孫桃抱走一事,全村都知道了歸這個女娃娃特彆靠譜,又勇敢又有責任感,知道杜楠丟了立刻去追,連懸崖都不怕,還在那麼可怕的地方堅持帶著杜楠,直到被杜楠家找到。

孫家在村民們眼中有多不可信,歸在她們眼裡就有多可靠。

發現當歸帶杜楠的時候順便看著大牛他們的時候,大牛他們幾個家庭當時就覺得這事兒挺好,等到後頭發現她不僅隻是坐在旁邊看著孩子們,還帶著他們學東西的時候,她們的感覺已經不是挺好了,是覺得特彆好!

天知道她們自己對娃娃都沒這麼有耐心啊!而她們家裡的女娃娃則是一個比一個皮,又皮又糙,幫弟弟架可以,指望她們帶弟弟、教弟弟東西……沒門,她們自己還不會呢!

歸這娃娃真會教人:首先她會教娃娃們叫人,三姑六婆七大爺,她不厭其煩的教娃娃們,會叫人的娃娃多惹人喜歡啊,自從學會了叫人,大牛他們的家長沒少被人羨慕,羨慕啥?你家娃聰明啊!聰明又大氣!

還不是因為會叫人?小娃娃被人誇就這麼簡單。

除了說話,她還教他們練走路,還是玩著練,今天讓娃娃們撿個花兒草兒的,明天撿個石頭,不知不覺間,娃娃們的走路都穩了,更不提撿完還教他們認顏『色』、數數,大牛如今都能數到十了。

嬰嬰這筆錢花的值——

她們心裡實在很感激歸這個娃,具體表現方法然不能給錢,人家是嬰嬰買來預備著給杜楠做童養媳的,童養媳也是媳,不是長工,她們不能給錢。

她們就給東西。

大牛家就天天多給大牛帶一份吃的;杏花兒家的夫郎擅長織布,特意織了一塊布讓杏花兒家的杏郎給她帶過去,頭讓杜家夫郎給她做上,也是自家的一片心意;杜英家則是種的果子多,隔三差五讓杜英給她帶幾個果子;至於春雪家……春雪家雞養得好,春雪他爹直接送了她一窩剛孵出來的小雞兒。

征得杜楠他『奶』的同意,歸就在家養雞了。

家裡沒人懂養雞,她就去春雪家裡,特意找春雪他爹學了如何編織雞籠,學了基本的養雞常識,然後她就開始在家養雞了。

大概這世界上就是有來能乾的人吧,第一次養雞,她養的雞居然全活下來了,如今都從雛雞變成了半大的小雞,雖然模樣不好看,不過個個兒身強體健,再過幾個月就可以下蛋了。

杜楠就懷疑她讓他們抓蟲子就是給這些雞開小灶來著。

畢竟之前他們采的草→上麵的草籽都被她弄下來喂雞了,而他們撿的石頭子兒也被他攢起來,杜楠猜她想攢夠石子將來用這些石子給這些雞砌個更結實的雞窩。

可真是個會過日子的人啊——每多了解這人一分,他心裡的感慨也就越多。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