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7章 杜嬰嬰挑鶴它又黑又大還又壯(1 / 2)

加入書籤

杜楠發現自己實在太爭氣了,去個鎮上而已,他就整個人激動興奮到睡不著,他以為隻有自己是這樣,結果第二天在餐桌上看——

水兒的黑眼圈。

因為黑,他看起來反倒像是唯一個沒黑眼圈的那個了。

行吧,對於今天的鎮上之行,大家看來都挺期待的。

唯一個沒什麼期待的大概就是當歸了←他原本就是鎮上來的,然而他還是掛了對黑眼圈,杜楠覺原因大概在自己。

他在炕上烙了晚上餅,影響到對方休息了唄!

於是,瞅瞅對方的黑眼圈,杜楠將小肉巴掌朝對方張開,『露』出裡麵一顆蛋。

“讓我吃嗎?”那人朝他笑了笑,半晌拒絕了他:“用了,我也有顆呢。”

杜楠就將手裡的雞蛋輕輕碰在他眼睛上,在那薄薄的眼皮上滾了滾。

是讓你吃的,是讓你熱敷一下。

“對啊!熱雞蛋敷眼可以褪黑眼圈啊!”杜楠他爸立刻被點醒了。

這天早上杜家誰也沒吃雞蛋,雞蛋都用來敷眼睛了。

她們是坐牛車過去的,看著老杜家一家子都坐在牛車上,村裡正往地裡走的人都覺新奇。

“鎮上有啥好事嗎?年不節的,怎麼家子都出去啊?”問話的是大牛他阿公,杜嬰嬰特意叫住了他,要他和大牛家說聲,自己全家要去鎮上,杜楠和當歸也去。

杜嬰嬰就抿抿嘴:“是有些小事要辦……主要還是杜楠,他這是太黑了嗎?他爸是個沒用的,把這活兒交給他這麼些時日了,杜楠還沒白回來,我就想著親自帶他去鎮上看看,看看有什麼霜啊粉兒的,能把他塗白。”

杜楠驚呆了。

臉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奶』,他明白怎麼這口鍋就扣他頭上了,明明是他『奶』想去挑鶴啊……

看著兒子的小模樣,他媽就笑眯眯的『摸』『摸』他的頭頂:那啥,你『奶』她臉皮薄嘛,還特能忍。

和村裡大部分家裡但凡有點啥好事立刻宣傳的全村皆知的人不同,杜嬰嬰絕對不說。雖然閨女有了好差事這件事可能瞞輩子,可是在她們牽著鶴回來之前,老太太是絕對不會主動和人說的。

好東西隻有到了自己手裡才算是自己的東西,何況哪怕是到了自己手裡,炫耀太過了搞好也就不是自己的東西了←杜嬰嬰非常懂悶聲發大財的道理。

“還是你想得周到!”大牛他阿公卻信以為真了,瞅了瞅杜楠,又想想自家好像也沒比杜楠白多少的外孫孫,他趕緊『摸』著兜衝過來,硬是塞給她一塊碎銀:“管你給肚腩買啥,定給大牛買一份。”

他們家大牛也美白!

他這衝立刻點醒了其他人,這會兒正是大家去地裡乾活的時候,止大牛家的人,春雪家、杜英家、杏花兒家也至少有個人在場啊,甭管是不是直係親屬了,是親戚就沒有看著彆人家的娃都美白就自己家落下的道理,下子,另外幾家也都過來給杜嬰嬰遞錢了,有碎銀的遞碎銀,沒碎銀的就遞銅板。

當歸:這村子好像不太窮。

領完代購任務,杜家人繼續坐著牛車往前走,小村莊在她們身後越來越遠,村人們打招呼聊天的聲音也漸漸聽不到了。

春風溫溫柔柔的吹著,吹過道路兩旁剛剛萌生出一點點綠意的樹冠中,吹過杜家杏郎光禿禿的腦袋,又吹開了杜楠小帷帽上的麵紗。

杜楠想,真美啊。

藍天,白雲,還有褐『色』的、剛冒出『毛』『毛』綠的泥土。

這是一個生機勃勃的世界!

明明沒什麼像樣景『色』的田野,杜楠愣是從頭看到了尾,期間杜家人把早上敷眼睛的蛋當午飯吃掉了,這樣一來,等到她們到了鎮上便直接殺去了珍獸閣。

珍獸閣是整個白羽鎮最高也是占地麵積最大的建築。沿著鎮上最寬最平整的路往前走,沒多久就可以看到珍獸閣的招牌了,她們去的時候剛好是中午的飯點,道路兩側的飯店裡熱熱鬨鬨都是人,其他賣貨的店鋪裡的人流就沒那麼多了,珍獸閣也樣。

她們到珍獸閣便有夥計迎了上來,另有名夥計一路小跑著去了鋪子後頭,沒過多久便請了掌櫃出來。

“杜師妹,吃了沒?您這是過來挑鶴的吧?”掌櫃是一邊抹嘴一邊出來的,看剛才就正在吃飯。

“是啊,我家在鄉下嘛,往返次不容易,我就想著早點出來,想今天路上順利,似乎來的是時候,林師姐趕緊去吃飯,我在外頭等你會兒。”杜楠他媽笑嗬嗬道,從不避諱自己的鄉下出身,她還給她們帶了鄉下土雞蛋當禮物哩!

將籃土雞蛋拎在手裡,林掌櫃心下暗喜——這籃雞蛋可不少呢。

彆看她們住在鎮上,吃食上還真如鄉下方便,就好比這土雞蛋吧,鎮上買到的土雞蛋就是沒有杜師妹從自個兒家拎來的好吃。

收了禮,林掌櫃臉上的笑容也就更親熱了,讓幾個小夥計繼續看著鋪子,她親自帶著杜雨涵家向後麵走去。

珍獸閣分為前後兩個區域,前麵是門臉,是接待客人的地方,後頭則是飼養珍獸的地方。穿過個馬廄,個池塘,又經過個滿是鳥籠的房間,她們終於來到了個滿是仙鶴的房間。

這地方有點像前麵的馬廄,地上鋪著厚厚的草,整個房間非常高,四麵的牆沒修到頂,而是在四麵的屋簷下分彆留了兩米多高的距離,她們去的時候,有好幾頭鶴正立在四個邊的牆頭上休憩。

房間裡充斥著草料的清香還有禽類糞便特有的臭味,即使這裡打掃的再乾淨,這味道聞起來也太好,然而杜家卻人人臉上都是喜『色』。

她們家的鶴就在這裡頭!

杜嬰嬰立刻觀察起房間裡的鶴來。

眼瞅著這輩子的親娘已經按捺不住了,杜雨涵連忙詢問起選鶴事宜來。

“……咱們珍獸閣的全部仙鶴都在這個房間裡頭,目前共有五十八頭,除去牆頭上那幾頭——”林掌櫃說著,指了指那幾頭站的最高的鶴:“那幾頭鶴是咱們這兒品級最好的鶴,要給將來級彆更高的管事預備著,其他的師妹你隨便選。”

那幾頭鶴看著就很臭屁的樣子——家子齊齊往上看去,從這個角度,她們隻能看到幾個烏漆嘛黑的鳥屁股,其中個屁股還剛好噗通聲掉下屎來。

甭管杜家其他幾個人是什麼表情,杜嬰嬰看到這兒卻更是高興了,好在她老人家高興的表情也與眾同。

看到杜嬰嬰撇嘴的表情,林掌櫃還以為她不滿意,想到這是自己未來同級同事的老娘,她便解釋了兩句:“這個……即使是仙獸,也是要便溺的,它們平時吃的是仙草,粑粑其實那麼臟,也算很臭的……”

聽到“粑粑”兩個字,杜嬰嬰便更高興了。

看到林掌櫃眼裡,她卻以為老人家是更不高興了。

她表示可以理解,她老娘就不喜歡鶴,天天吵著要她把鶴弄的離家裡遠點。沒辦,女人嘛,天生愛潔。

然而妙翎宮的製式坐騎就是仙鶴,她實在改不了,何況哪怕是仙鶴,改成仙馬、仙驢,那也拉粑粑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