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8章 鶴立雞群嬰嬰的手藝活兒(1 / 2)

加入書籤

毫無疑問,珍獸閣是這街上最高大氣派、也是占地麵積最廣的建築,然而這條街上其他的建築也不遑多讓——雖然沒有一座比珍獸閣高,然而基本都是二層建築,一座座雕梁畫柱,畫棟飛甍,氣派極了。

不過,就都沒什麼人氣,他們來時這條街上沒什麼人,現在還是沒什麼人。

“好些年沒有來鎮上了,鎮上現在成這樣了嗎?看著就買不起。”他『奶』是個實在人,脫口而就是句大實話,瞅瞅旁邊牌匾上寫著“鎮香樓”的飯店,他『奶』道:“這飯店很貴的樣子,你以後在這邊上班要不要家裡你帶飯?”

他媽便噗嗤一聲笑了:“放心,閣裡有小食灶,不用我帶飯。而且就算沒有小食灶我也餓不著,跟我來——”

說著,他媽就帶著他們朝左邊一棟建築走去,路過正門並不進去,而是沿著牆邊往後走,在窄窄的牆小道中走了沒多久,便柳暗花明了——

又是一條街!

這條街可與之前那條街完全不同,滿滿當當,全是人!

他們來的地方剛好是一家菜鋪,賣菜的老板一邊在店裡用土灶炒菜,一邊和旁邊挽著菜籃子的大叔討價還價,末了,便宜了那大叔一個子兒不說,還饒了他一把蔥;

賣肉的鋪子就在菜鋪旁邊,鋪子很小,東西不少,一頭生豬橫在案上,老板正在客人割肉,另有一頭生羊吊在上方的橫欄上,任人挑挑揀揀;

做吃食的鋪子則是熱氣騰騰的,一陣又一陣的熱氣從店鋪裡吹來,帶著一絲帶著植物香氣的甜甜味道,而夥計同樣裹著一甜味,她的聲音也像裹了蜜,一聲聲吆喝著——

“鶴圓子!好吃的鶴圓子嘍!剛剛鍋的鶴圓子哦,客官您快進來甜甜嘴巴呐……”

看著兒子目不轉睛盯著店鋪招牌,朱子軒立刻擠了進去,等他在回來的時候,手上便拎了一個又一個小兒拳頭大的團子。

應該是團子吧?用葉片包裹著,中用草繩繞了好幾圈,的拉個把手,讓人可以掛在手指頭上。

他一開始還以為鶴圓子大概應該是一個個白胖的小圓子,上麵或許還點綴個紅點,就像仙鶴一樣,然而實際上揭開葉片後『露』來的是一個個黑『色』的『藥』丸子一樣的東西。

看起來是以他們家的鶴為模板……做的圓子——杜楠一臉高深莫測地想。

似乎猜了他在想什麼,當歸輕聲對他道:

“咱們這邊適合養鶴,雖然咱們村不養,可是大夥兒種的杜英是仙鶴的最愛,正因為如此,咱們這邊就有好些東西都和鶴有關。”

“比如咱們這個小鎮叫白羽鎮,而這個團子則叫鶴圓子。”

“所謂鶴圓子其實是鶴飯的一種,鶴飯,就是鶴吃的飯,這鶴圓子其實是以前趕鶴人仙鶴們準備的方便吃食,用各種仙鶴喜歡的仙草搓來的圓子,有次被人不小心吃了一顆,覺口味不錯,後來便製了人吃的鶴圓子。”

“因為是人吃的,所以也就做大了些,像是團子,不過依舊叫圓子。”

原來如此——杜楠想。

“當歸說的沒錯。”杜楠他爸說著,手上的圓子分了家裡人,杏郎也有一顆,仔細看了看那鶴圓子,小杏郎小心翼翼的它掛在了己頭上的枝條上。

所有人都有,除了他家的黑鶴。

明明叫鶴圓子,是鶴飯,如今成了人在吃,鶴反而沒有,看著他家黑鶴沒逮著吃的著急的樣子,杜楠覺有點好笑。

不過,他很快就笑不來了——因為沒有吃到鶴圓子,那黑鶴急了,從他『奶』手裡拎著的袋子裡啄了一嘴鶴食,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你可不挑——杜楠麵無表情想。

“……原來和以前不一樣的就外頭那條街。”吃過圓子,他『奶』打量了一四周,半晌點了點頭:“這裡我知道,我以前來鎮上的時候,這裡是鎮上的主街道哩!”

是熟悉的地兒就好辦事,杜嬰嬰手一揮,指了一個方向:“走,咱們買東西去!”

就等著這話呢!朱子軒眼睛一亮,杜楠往胸前一攬,還把小杏郎放在了己肩頭,他搶著走在了最前頭!

一子正麵迎向人群,杜楠津津有味的打量著周圍。

不僅看周圍的店鋪,他更仗著己是個小嬰兒,光明正大看著周圍經過的人物事兒。

和他之前想象的女尊男卑的社會一定是女的像男的、男的像女的完全不同,這裡的女『性』大部分很女『性』化呀!

這裡大概就是他媽和他『奶』還有村裡其他女『性』他的錯覺了,無論是他媽還是他『奶』都不愛打扮,他還以為這是這裡對女『性』的『性』彆教育,然而如今等他來一看,才發現——

原來隻是他們那兒的女『性』比較不愛捯飭己。

鎮上的女『性』就講究多了,無論多大年紀,基本上都很愛俏,或者黛眉一畫,或者朱唇輕點,再講究點的、妝容也就更精致,她們不會像他印象裡的男人一樣,大部分都穿著差不多顏『色』款式的衣裳,而是穿紅著綠,款式由的很。

除此之外,她們的格也不會像男人一樣壯,和他認知中的女『性』差不多格吧,環肥燕瘦什麼樣兒的都有,勻稱的有,矮胖有,然也有又高又壯比男子還壯碩的,不過無論什麼型,她們都信的很,他就看到有個高絕對遠超一米八的高壯女『性』正在旁邊挑選高靴。

喜歡就買,適合就買,外表對她們的束縛隻在於她們己的喜好。

不過這裡的男子倒是明顯比他認知中的男子精致許多。

路邊販賣男子服飾首飾的鋪子一點也不比女人的少,而裡麵的客人更是搞不好還更多一些。這裡的男子極少有胡子拉碴的,偶爾有,那胡茬子必定也是精心打理過的,至少是他們己認為精心打理過的,他們的穿著也更鮮豔一些,款式也不少,確實很多人會簡單的化一點點妝,不過也隻是讓人覺“比然的模樣更好看”而已,當然,也有脂粉氣很濃鬱的,不過看樣子也隻是喜好問題。

他們己的喜好,又或者是他們喜歡的人的喜好。

這地方的流行和審美看來是以女『性』們的喜好為主導的啊——杜楠想。

不過,之所以以女『性』為主導,倒是絕對因為女『性』的地位更高的緣故。一路被他爸抱著往前走,他已經發現店鋪裡的工人員往往以女『性』為主,無論是店鋪老板還是店夥計,除了一些主要麵向男子的店鋪,基本上所有店鋪都是這樣的配置,之前的珍獸閣也是如此,這樣看來,這裡的上層權力機構大概屬於女『性』,也隻有這樣,才能上而成了女子主導的社會,工機會明顯向女子傾斜,男子們也便然而然回歸家庭了,比如,沿途帶著孩子買菜購物便基本都是男人家,也有一些工男子居多,不過多是一些需要賣苦力的工。

除此之外,脂粉鋪裡好像也是男子店員居多——杜楠在心裡默默記錄著己以後可以從事的行業。

對他來說,還是種地更合適一些……

坐在脂粉鋪裡,杜楠想著己以後的生計。旁邊,一男夥計正在為他『奶』介紹店裡具有美白功效的商品,她『奶』聽的心煩,把他爸拉過來接著聽,眼瞅著兩個人聊的沒完沒了,她『奶』大手一揮,所有合用的都買了,又大牛他們買了一些,然後便迅速撤離了脂粉店。

然後又去了布店。

這也是他們家早就計劃好的——去鎮上看看珍獸閣其他管事怎麼穿,然後杜楠他娘也來一套。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