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9章 鶴屎運風雅人家(1 / 2)

加入書籤

不說杜楠他爸手巧呢?他給鶴做的屎袋……咳!『尿』不濕實在太漂亮了!

那鶴不是一身黑嗎?布又剛好是白的←關於這點,據杜嬰嬰說是因為這種防水料裡最便宜的就是白噠,好吧,不管他上輩的親媽是出於什麼理由買的,總之,她買對了!

白『色』的防水料給了朱子軒極好的靈感,他一下想到了他家這鶴缺失的部分,俗稱“缺點”。

一,沒長白『毛』;二,太壯顯得尾巴有點禿。

再搞明白客戶,也就是杜嬰嬰的求→給這頭鶴做一個可以包住……屁股的東西。

搞清楚這幾點,他的設計思路也就出來了。

首先精密測量了一下他家鶴的『臀』圍,使用立體裁剪法,朱子軒給它做了一個極簡風但絕對容量大的『尿』不濕,然後他開始裝飾這個『尿』不濕。

模仿著他見過的宋師姐的鶴的尾羽,他將防水布料剪成了一片片羽『毛』的形狀,將這些布塊每兩片縫在一起,以增加它們的立體度,縫好的布條看起來就像一片片羽『毛』,然後他就將這些“羽『毛』”一根一根的縫到之做好的立體『尿』不濕上,如果說這個『尿』不濕單獨拎出來看有些奇怪的話,當他把它穿到鶴身上的時候,一切都不一樣了!

他家的鶴赫然變成了仙鶴!

雖然和其他仙鶴的顏『色』剛好相反,然而這種反差反而讓他家鶴顯得更加鶴立雞群……咳咳,與眾不同!

他家這頭鶴不是比其他鶴大兩圈嗎?尾羽偏偏又是正常長度,這就讓它看著有點頭重腳輕,總之,有點滑稽,然而裝上這白『色』尾羽就再也不一樣了,修長的“白羽”完美平衡了它的鳥身,賦予了它仙氣,加上它原本身上黑的化不開的原羽,這簡直是一頭從畫中走出來的神秘古鶴!

聽說古鶴的體型比現在的鶴大許多!

朱子軒將穿好『尿』不濕的鶴拉出來給全家展示的時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就連最沉得住氣的杜嬰嬰都張大了嘴巴,半晌說:

“你還是有點優點的。”

朱子軒:也吧。

如果說黑鶴在他家得到的評價是“判若兩鳥”的話,到了從沒見過它以前樣子的村人眼裡,她們就隻剩讚歎了。

“不愧是嬰嬰的鶴啊,一看就比宋管事的實在,宋管事的鶴那麼瘦,之我們沒好意思說,就和個麻杆一樣,一看就拉得少,鳥肥也是肥,得攢著。”圍著杜嬰嬰(?)的鶴,村民們忍不住拍拍它的胸後背:嗬!這手感!賊紮實——

“咱種田人家的鶴就得這樣!壯!”所有的感歎最終化成了這句話。

矜持的微微揚起下巴,杜嬰嬰心道:其他都對,就一點錯了,小宋家的鶴挺能拉的。

因為黑鶴太搶風頭了,杜楠他媽在鎮上當上管事這件事的影響力在村裡反小了些,不過那是對普通村民言的,對於像村長這樣的人,杜楠明顯感覺自己家和村長家的來往更加密切了,比如說村長經常來自家找自己老媽商量事情,村長的夫郎也經常過來找他爸嘮嗑,沒事送點自家的吃食什麼的,彆說,村長家不愧是村長家,她家夥食挺好的。

其實,原本這就是個兜屎布的事兒,起因隻是杜嬰嬰舍不得鳥肥而已,隻是朱子軒完成的太好了。練了一天騎鶴,第三天,杜雨涵騎著那頭鶴去上班的時候,整個珍獸閣轟動了!

這還是原本那頭鶴嗎?這、這、這簡直是扔掉寶了!

不過這也隻是感慨罷了,畢竟,這頭鶴的德行閣裡好些人都清楚,讚歎過後,她們最終將功勞全部歸給了杜雨涵的夫郎和老娘:

“巧思和巧手!杜師妹你實在太有福氣了!”

如果說看到外形的時候,她們隻是感慨這東西設計的巧妙好看,然而在得知這東西的功能之後,她們才是真的心動了——

畢竟,誰家的鶴不拉屎啊!

閣裡的管事們紛紛向杜雨涵請教這『尿』不濕的做法,實在搞不明白的還讓自己夫郎過來看,杜雨涵自然無所不應,閣裡幾乎所有人都來討教過,藉由此事,杜雨涵這個剛剛走馬上任的空降小管事居然在珍獸閣穩穩坐下了位置,還成了閣中人緣最好的人,這絕對是意外的收獲了。

且,這還是她們家的意外收獲之一。

一口氣給他家的鶴縫了十來個『尿』不濕,絕對足夠它一天換兩個洗了還有替換的,朱子軒做『尿』不濕的任務也就結束了,畢竟他家就一頭鶴,村裡更是隻有他家有鶴。

沒了事兒乾,他便又恢複了上午睡懶覺的墮落主夫生活。

可這人吧,平時一直懶慣也就算了,一下勤快起來,還一連勤快了好幾天,乍一清閒還真有點不習慣,躺在炕上臥了好半天雞蛋,朱子軒又爬起來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