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0章 老宋的擇偶要求(1 / 2)

加入書籤

“大善之我知,老杜都是,這必須是啊!可是——”

“風雅,一個鶴屎兜有啥風雅的啊?”杜堂屋高高掛起的兩麵琉璃字框下,在得知上麵的字是什麼意之後,村民們『迷』惘了。

“仙說這是雅事,你們想,屎屁『尿』都兜住了,自然比之一邊飛一邊拉雅一些。們大概平時也挺煩惱這事兒的。”有想了想。

覺得這個答案聽著很靠譜,村民們遂紛紛點頭。

杜楠:……總覺得仙們想的和村民們不是一碼事。

“不過,就賞了兩幅字外加一個荷包,仙看起來也不太闊氣啊……”有個中年大嬸小聲。

“不可妄議仙——”村長出言阻止:“得到仙讚賞,這是杜的大喜事,也是咱們村的大喜事,以後我們須以嬰嬰為榜樣,教導女後代,母慈女孝,婆婿相和,才越過越。”

村長這話是訓教村民用的,不過說著說著越發覺得這話說得實在,雖說是場麵話,不過仔細想想還當真是這樣:

若不是杜嬰嬰當初非要送杜雨涵去鎮學學法術,遇到貴、又去鎮上的珍獸閣上班嗎?不是因為在那兒聘上了差事,又怎得了一頭鶴,後麵不會有這許多奇遇了。

做出這鶴袍與鶴裙的朱軒,當初是十裡八鄉遠近有名的不乾活兒的男兒,種地不,殺豬不敢,燒菜慢騰騰,洗個衣服還把自己洗到河裡去……他爹娘快被他愁死了,誰知他和杜雨涵最後居然看對眼了呢?看對眼也不成,換做一般的婆婆,知閨女看上這樣的男,一定會棒打鴛鴦,然杜嬰嬰卻不,雖然嘴上對他嚴厲,口中也老嫌棄他不乾,可也就是嘴上說說,他不會乾地裡的活兒就不要他乾,燒菜慢杜雨涵老偷偷幫他做飯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至洗衣服,村裡第一個大件——洗衣儀可就是杜買的,表麵上是杜雨涵要買的,可是誰都知的錢都在杜嬰嬰手裡,倘若杜嬰嬰不給錢,也買不起。

誠然,朱軒是十裡八鄉繡活兒最的夫郎,可這是怎麼出來的?他在娘的時候大夥兒可沒聽說過他這耐,還不是杜嬰嬰慣的?他乾不了其他活兒,就給他時間讓他慢悠悠磨他願意乾的繡活兒,長年累月繡下來,是個也練出來了。

不過朱軒定也是有這方麵的天賦。

總之,和萬事興,婆婆不太苛責女婿了——暗暗將這話放在了自個兒心上。

“之算命的說我旺兒,看來我不光旺親閨女,連女婿都一並旺了。”總結完畢,村長便聽到杜嬰嬰正和村民說話。

“您就是我親娘!旺兒就是旺我!”聽到說這話,朱軒在旁邊真情實感。

聽到他這樣說,又看看他的表情——十足真情,村長心裡再次點點頭,這庭和睦果然重要啊!杜嬰嬰想要給鶴做個兜屎布已,朱軒隨便做做便是,隻有將對方放在心上,才做的這般巧這般細致,才有了如今的神仙墨寶和……儲物袋。

嗯,村長就是村長,一眼就看出精美托盤上擺放的荷包絕不是普通荷包,是用了仙法的儲物袋,甭管裡頭有沒有東,單單這個儲物袋就很值錢了,反正是莊戶絕對買不起的東。

又將杜賀了一遍,村長準備告辭了,得將空間留給杜和仙使←護送這賞賜過來的仙使還在屋裡頭和杜楠他娘聊天呢!

雖說不讓送客,可是這麼多鄉裡鄉親的哪兒又真不送客,杜楠他『奶』便跟著們離開了。

杜雨涵和當歸在屋裡陪仙使談話,如今這院裡便隻剩下他們父兩個。

和村民們不,他可是早就知這是傳說中的儲物袋的,除此之外,仙使還將禮單給了他,如今雖說還沒打開這袋,可是他對裡頭有什麼可是一清二楚的,他還知怎麼用哩!

抱著兒拿起盤裡的儲物袋,朱軒看了半天,最後化為了一聲長歎:

“莫非我是走玄幻文男主男主路線的?龍傲天?”

說罷,看看懷裡一張小臉亮晶晶、塗滿了美白脂膏的兒,他臉上『露』出了顯的愧『色』:

“對不起,都是為了讓我穿越到最適合的地方,咱們一才來的這兒。”

杜楠便麵表情的看向他:大可不必。

上輩小時候被他爸抱著躲在營地哪兒也不敢去的時候,他爸沒少給他講各種龍傲天的傳說,是故,雖然沒看過任何一本,杜楠卻對龍傲天的事跡了若指掌。

您見過哪個龍傲天穿到女尊背景的地界的?假如咱們是因為某個穿過來的話,我看我娘比你像女主一點。

唔,大概就是那種大女主吧。

托他爸上輩閱讀範圍廣的福,女頻的故事杜楠也聽過不少。

朱軒愧疚了半天,看著手裡的儲物袋,終究沒忍住,他將手伸到儲物袋裡,一會兒從裡麵『摸』出個大金鐲,一會兒從裡麵拎出一匹布……一轉眼他就從袋裡拿了些東出來,一想到這些東居然是從這麼小一個袋裡拿出來的,他隻覺得又新奇又欣喜。

拿起一塊布在兒身上比劃,又從旁邊掏出個大金鐲掛在兒的小手腕上,朱軒到底嘴角彎了起來。

“這還是我兩輩第一次靠自己賺到錢哩!你看看,這麼多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