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4章 劈裡啪啦碎一地(1 / 2)

加入書籤

非但沒放棄,他簡直比以前還要努力。

他開始向杜嬰嬰學習種植杜英了。

天知道他媽都放棄了的,比起累死累活的在地裡種地,他媽果斷選擇了也需要付出努力、但明顯沒那麼累的讀書。

可是當歸卻不。

其實杜雨涵問過他的,問他要不要去鎮學學習法術,當歸想了想然後拒絕了。

“咱們家是莊稼人家,哪怕母親如今在鎮上當管事,可是工作還是和地裡的杜英相關,我想先『奶』學習何種植杜英,待到把這掌握的差不多再想學習法術的事。”他還說了自己的理由。

杜雨涵就有點無可奈何:那個啥,彆看我天賦不太好學習也不太好還當了管事,可是,這法術真不是那麼容易學的事,我學的已經算晚了,好歹也是九歲去學的哩!

這孩子莫不是看母親一個人種田辛苦才這麼決定……

她還想勸說,杜嬰嬰卻做主同意了——

“讓她試試再說。”

種地不是件容易事,等她吃了下地的苦,也就願意考慮考慮其他的出路了,更何況杜嬰嬰原本也不覺得種地有哪裡不好,所以讓閨女去鎮學學法術一開始也是無奈舉——誰讓她閨女天生不是種地的料?當然,對外的統一口徑還是她人家有先見明。

第二天,杜嬰嬰帶著當歸一起下地了。

她們在地裡忙活的時候,當歸的杏郎就在田埂上帶娃,不過他也沒搶其他杏郎的差事,往往就在其他杏郎沒看住的時候搭把手,大部分時間他隻是靜靜地立在那裡,就像一棵真正的樹,風吹過的時候,樹葉嘩啦嘩啦響,有了這處好樹蔭,五個小黑娃就不會被曬黑了,而附近的大人乾累了活兒還能過來躲會兒太陽歇個腳。

當歸的能乾再次讓杜嬰嬰刮目相看:前他過來幫忙杜嬰嬰其實頂多就讓他抓抓蟲子,拿個農具之類,這次卻是實打實教他何種植杜英了,然而當歸做得好極了,看起來完全不像是第一次下地的人,可彆小看種地,用鋤頭掘地累得很,普通的初學者往往堅持不了一個時辰,而想把秧苗攏種成整齊的一條線,也是需要成年累月練習才能做到的事情。

杜嬰嬰可不相信什麼天賦異稟,詢問之下才知道,當歸有種土疙瘩的習慣。

“……我飯量大,經常吃不飽,所以就會種一些土疙瘩,這個長得快,吃了禁得住餓,我們在禁製裡的時候,也吃的這個。”說著,當歸還從荷包『摸』出了一把土疙瘩,其他人不,杜嬰嬰一『摸』這土疙瘩就知道這是新收的,這丫頭八成還在哪兒有種地呢。

於是,又問了幾句,她便被當歸帶到了山上,就連杜楠都不知道,他居然在山人跡罕至的地方自己開了一小片田,上麵不僅種了大量“土疙瘩”,還有應季瓜果,蔬菜,甚至一小片杜英。

清點了清點那裡麵的蔬果品種,杜楠震驚了:好家夥!都是他們吃過的輔食的品種啊!難不成這些蔬果就是用他們吃完剩下的籽兒種的?

杜楠猜對了。

“能將所有吃過的種子都種出來,你不錯。”杜嬰嬰讚道,而等到她發現在那些土疙瘩和蔬果當中,那些長勢喜人的杜英時,她才臉『色』一變:“這也是你種的?”

當歸點點頭。

看看那些杜英,又看看當歸,杜嬰嬰最後笑了:“原來老天爺給了這樣一個沒用的女婿,竟是為了讓我得一個如此能乾的孫媳『婦』!”

杜楠:=口=!!!

連這都說出來了,他『奶』看起來是相當滿意當歸了,可是他爸呢?那可是你親兒子啊!雖然是上輩子的,可是還有我呐!無論是哪輩子,我都是您的親孫子啊啊啊!

杜楠瞪著一雙小眼睛看著他『奶』,然而瞪到最後,瞪到眼睛都酸了也沒得到他『奶』的一個回眸。

杜嬰嬰把東耳房的鑰匙給了當歸一把,這可是全家隻有兩枚的鑰匙,一把在他『奶』手上,另一把原本也在他『奶』手上,今到了當歸手。

他『奶』可是連放私房錢的臥室都不上鎖的人,卻在東耳房結結實實上了把鎖,可見她對這東耳房有多重視,原因無他,這是她的育苗基地。

“以後這東耳房你隨便進,山上那塊地彆種了,那邊有野獸不安全,偶爾有些丫頭片子膽子大也會往那邊去,萬一被她們把那麼好的莊稼謔謔了忒可惜,你要想種,回頭可以在咱家的地裡種,也可以在家的空地種。”他『奶』對當歸道。

看的他爸淚汪汪的,天知道,他親娘啊……這輩子從未對自己此溫情過……

其實上輩子也沒有,上輩子他娘雖然對雨涵很凶,其實還是很欣賞雨涵的。

她娘喜歡能乾的人。

她娘喜歡能乾的人→雨涵很能乾→當歸也很能乾→……

當歸這娃娃很像雨涵啊——腦子不知哪根筋搭錯了,朱子軒得出了這麼匪夷所思的結論,想到當歸自家親親婆很像,剛剛冒出來的一點點小嫉妒瞬間消失不見,變成了純然的欣賞。

“兒子,其實我覺得你將來有這麼個老婆可是相當不錯啊!你看看你『奶』這麼喜歡她,將來一定不會有婆媳問題的。”抱著杜楠,朱子軒美滋滋的對兒子說。

我才一歲,對方比我大那麼多呐!就算忽略這些,這可是“那個人”啊!杜楠有滿肚子的槽,可惜吐不出來,其一,他不會說話;其二,就算他會說話,他也不能告訴他爹娘這是上輩子毀天滅地的大魔頭啊,還是被他乾掉的,萬一說了,他爹娘不就發現他上輩子死的早的事兒啦?

杜楠心苦,偏偏什麼也不能說。

至此,當歸已經在他家成功攻略了他『奶』和他爸這兩座大山,唔,更正,他爸不算大山,充其量是個無限接近平地的土坡吧。

至於杜楠他媽,他媽簡直根本就是塊平地。

“其實我覺得挺好的,五花,媽一點也不反對早戀,早戀挺好的,真的,你想想,從小知根知底兒,家庭條件也差不多,三觀什麼的都是一塊兒培養的,也差不多。

而這人大了後三觀就很固定了,磨合三觀特彆痛苦,果青梅竹馬就不會有這個問題了,媽看過科學早戀那個說法,覺得特彆有道理,果媽當時讀書時就早戀了,找個家庭三觀都特彆合適的對象,也就沒你爸什麼事兒了,唉,我你爸其實還好,主要是和你『奶』,階級差太多,磨合的確實有些艱難……”你瞅瞅,他媽居然還勸他科學早戀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