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5章 夢裡的捉迷藏找到你了(微調了一下)……(1 / 2)

加入書籤

他到那個人轉過頭來,從肩膀居臨下自己——

月光透過茅草屋頂點點滴滴瀉下來,那人的身子在明,頭在暗,一雙黑的仿佛吸光的瞳仁隱沒在黑暗之中的樣子……

好嚇人!

杜楠當時就感覺兩條小腿有點哆嗦。

重新轉回頭去,那人慢條斯理的將褲子整理好,腰帶綁好,這才轉過身,他從陰影中走來,杜楠到那人蹲在自己麵前,一雙黑不見光的眸子自己。

“大姐姐,你為什站著『尿』『尿』啊?”

他覺得他應該一派天真的這樣問,可是他能嗎?

不、能!

這一刻,杜楠已經不知道到底應該懊惱自己不會說話還是慶幸自己不會說話了,他到那人對他笑了,就是最早在山上撿到他時的那種笑。

“杜楠是睡醒了沒看到我,害怕,所以找過來了是嗎?”杜楠著那人笑眯眯的,利落的將他抱起來,帶著他重新回到他們的屋裡頭了。

什也沒發生,杜楠被塞回被窩重新哄睡了。

這一刻,杜楠真恨自己這副“一被拍屁股就自動入睡”的身子,就被拍了不到十下屁屁已,不過他也沒恨多久,頭一歪,他利索睡著了。

等到第二天杜楠一覺醒來之後才覺得後怕,這段時間的共處太過自然,以至於他幾乎都快忘了——這可是那個人!那個人啊!

最大的秘密被自己知道了,他不會滅了自己吧?

一想到這個可能,杜楠就覺得『毛』『毛』的,一邊被擦臉,他一邊內心懊惱著:怎麼就睡著了呢?怎麼就睡著了呢?哎!

然後,在那人給他臉上抹油油的時候,他反『射』『性』的從臉上分了點油油抹到了那人臉上。

著那人黑漆漆的眼睛平靜注視自己的樣子,杜楠強迫自己扯開嘴角,對那人『露』出一抹『露』出四顆牙的笑容。

很危險!不知道為什,杜楠感受到了危險!

如果說上輩子末世帶給他最大的影響是什,大概有兩個,一個是他特彆想他爸他媽,越到後來就越想,因為他後麵再也沒遇到比他爸媽還愛他的人;另外一個就是對危險的本能直覺了。

這個直覺幫他躲避了許多危險,也讓他在最後一次任務中直接預感到了自己的死亡。

然而那人卻和平常一樣,輕輕幫他梳了梳頭『毛』,抱他出去吃飯了。

飯桌上大家有說有笑,那人抱著他給他喂飯,和平常一樣溫柔。

隻不過杜楠卻更害怕了,趁那人不注意的時候,他從廚房多抓了兩個紅果子到自己的兜兜裡。

第一天,什事情也沒有發生,回家前,杜楠把多抓的兩個紅果子吃了。

第二天,他多抓了一顆蛋。

第三天,他多抓了兩顆蛋。

然後,事情發生了。

那天是杜嬰嬰去鎮上賣杜英的日子,不用跟著去,當歸便又帶他們上了山。

“我們今天玩一個新遊戲吧,捉『迷』藏。”坐在草席子上,那人笑著對他們一群小娃娃道。

“不是新的,玩過,玩過!”大牛就『奶』聲『奶』氣兒道,作為家裡姐妹最多的娃,他早就跟著姐姐們玩過這個遊戲了。

“那大牛覺得好玩嗎?”那人笑著大牛。

一雙眼笑得眯了起來,越發黑的深不見底。

“好玩!要玩!一起玩!”大牛拍手道。

“那好吧,既然大牛要玩捉『迷』藏,我們就玩吧。”著那兩片薄薄的嘴唇一開一合,杜楠後背寒『毛』直豎,該不會是等在這兒吧?

他會做什呢?如果是他當鬼,他會不會故意找不到自己,讓自己“失蹤”?

或許是讓大牛他們當鬼,然後他帶著自己去讓其他人絕對找不到的地方,然後“失蹤”?

杜楠的腦中正在高速分析接下來可能遇到的情況,結果——

“肚腩!鬼!”他到大牛指著他的鼻子道。

呃……這……從一開始就和他分析的不一樣了?

一臉懵『逼』的狀態下,杜楠被指定當鬼,然後小杏郎充當被數數的那棵樹。

那個啥,他應該會數數嗎?他連話都不會說呢,且……

這小的娃娃會玩捉『迷』藏嗎?

他們中年紀最大的大牛顯然是會的,可是春雪他們明顯什也不知道啊,都到了他們出去躲藏的時間了,他們還傻乎乎站著呢,就在距離他不遠的地方,好奇的瞅著他,一點躲藏的意思都沒有,還是大牛過去把他們拉走了。

至於那個人,那個人也被大牛拉走了。

難不成……是走讓自己找人,最後找著找著『迷』了路,然後“失蹤”的路線?

立在小杏郎旁邊胡思『亂』想了好半天,杜楠這才開始行動。

基本沒有任何難度。

春雪他們躲藏的實在不專業,起來八成還是大牛把他們藏起來的,可是一來大牛也不是什手,二來就算大牛是高手也沒有用:春雪他們自己已經從藏身的地方走出來了,杜楠過去的時候,他們正在外麵大搖大擺的『亂』轉悠,完全沒有自己自己正在玩捉『迷』藏的意識。

為唯一認真捉『迷』藏的大牛鞠一把淚。

歎口氣,杜楠直接把他們連同他們的杏郎領到一開始鋪草席子的位置,一到這兒他們就知道該怎麼做了,該睡覺的睡覺,該吃東西的吃東西,接下來的事兒就不用杜楠管了。

抓大牛倒是有點難度,不過難度在於他的杏郎而不在大牛→大牛的杏郎直接帶著大牛上樹了!

杏郎的事兒要杏郎來辦,所以抓住大牛的也不是杜楠,是杜楠家的小杏郎。

細枝一指天上的位置,小杏郎激動極了。

樹上自以為躲藏的很好的大牛家的杏郎便微微一顫,好幾片葉子從天上掉了下來。

得了,杜楠算是看出來了,玩捉『迷』藏這個遊戲,根本不適合他們這個年紀的娃,杏郎們搞不好更適合。

大牛也被杜楠拉回草席子了。

於是,就剩下那個人了。

這回才是真遇上對手了。

杜楠找了好久也沒有找到,他的小夥伴們還沒意識到這件事,幾人的杏郎卻發現了,還各自夾著娃和他一起尋找起來。

當然,除了杜楠以外,他們都以為這是一場遊戲,一場單純的遊戲。

倒是杜楠忽然心中一動,該不會……那個人是自己想要走吧?

以為自己暴『露』了,所以想要自己失蹤掉?

想到這個可能『性』,杜楠呆住了。

他便走的更快了一些。

可是小寶寶的速度,走快了也沒有多快,一腳深一腳淺拚命倒著小碎步走著,最後,杜楠在一棵樹下發現了那個人的身影。

那是一條出村的路,他們村有兩條出村的路,一條是通往田地的方向,途經“停機場”的那條,也是他們慣常走的那條;一條就是這一條了,在山上,細細長長的蜿蜒在小樹林中,順著這邊離開的話,杜楠也不知道會去哪裡。

杜楠到那人正抱著膝蓋蹲坐在大杏郎的樹身下,不知道他在這裡坐了多久,隻見他的頭上、肩膀上積了好幾片葉子。

他坐在那裡,仿佛入了畫,直到杜楠走過去將這寧靜打破。

杜楠才發現:他竟是睡著了。

就這樣坐著睡著了。

白皙的臉龐靜美而端莊,越發顯得他眉『毛』愈黑,唇愈紅,他的睫『毛』濃長,就像描畫了眼線一般……

和人家相比,自己簡直就是隨便長長,明明上輩子也沒這隨便啊……

杜楠就歎了口氣。

正在歎氣,杜楠忽然聽到那人嚶嚀一聲,嘴裡喚道:

“『奶』……”

杜楠:……我你的真愛是我『奶』,是吧是吧,一定是這樣的吧?

然後,他就聽到對方又道:“母親,父親……”

杜楠:你有點花心哦。

再後來——

“五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