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7章 時光嗖嗖而過過去了兩年多(1 / 2)

加入書籤

三天兩頭敷麵膜、按時塗防曬、每天還多吃水果和蔬菜的情況下,他『奶』的賬號升鎮上脂粉鋪大客戶的那一天,杜楠真的變一枚膚白瑩潤的小男娃。

他快三歲。

又白淨又文靜還愛繡花兒——村的大夥兒現在都是這評價杜楠的。

老杜家八成花大價錢買如玉坊的超貴美白丸←這是她們的背後評價。

因為愛聽八卦,所以兩種評論都了解了的杜楠:……

他挺無奈的。

白淨什的……不知道是不是那些麵膜脂膏真起了作用,他眼瞅著就白起來了,其實不止他,他家上至他『奶』下至他都變白了!

自從得他『奶』的許可,手上又一大筆錢,上輩子原本就是富二代出身的他爸可舍得花錢啦,每每脂粉鋪有什新的美白產品,他一定過去光顧,一買就買一大堆不說,他還順便去隔壁的『藥』鋪,打聽來養身的方子,照著隔三差五給她們煲湯,什時令煲湯啊,應季糖水啦,他爸如今做的可好,非但在村的主夫圈越來越出名,就連鎮上他媽同事那邊,他爸也好口碑←他爸經常給他媽帶愛心湯罐呀!

杜楠看著就是比以前白了,可他媽那是眼瞅著膚白貌美了起來!要知道杜楠他媽平日裡隻能說是氣質美人,所謂質美人嘛,咳咳……那就是外貌上沒有什可以特彆稱讚的,他『奶』是個種地達人,養成來他媽也是個拚事業小能手,娘倆對外貌什的都不太在意,可是這一點,放在娘倆身上就是不同的效果,原因他,女不如母,杜楠他媽沒他『奶』長得好看唄!

杜楠他『奶』是天生的好骨相,骨相好,一個美人跑不,雖然他『奶』不愛折騰,耐不住天生麗質,哪怕因為風吹日曬又上年紀,他『奶』看著仍然是皮膚黝黑的美老太太一個,可他媽就不一樣了,樣貌就普通,不能說難看,就是普通,而這普通的樣貌正需要養皮,雖說俗話言美人在骨不在皮,可是沒骨相的情況下,把皮相折騰好,也絕對能被讚一句美人了,他媽就是如此,如今在他爸的折騰下,外敷內服,內外保養都到位,她的皮膚越發瑩潤,晶瑩剔透,加上平日裡天天騎鶴也是個不小的運動量,她媽如今任誰看著都能讚一句美人了!

他爸就更不錯,他爸原本就像他『奶』,母子倆都是天生好樣貌,他爸又有上輩子富養出來的好眼光和各種保養常識,之前看著就不錯,如今自然是更不錯。

至於當歸——不得不說,杜家變化最大的就是他。

個頭足足拔高一頭,雖然看著還是瘦,然而卻是極健康的,就像一塊海綿一樣吸收著營養,前幾年落下來的缺空如今在老杜家全補齊,這娃如今看著是自內而外的滋潤,整個人就像個玉人兒一般,誰都的誇一句這家孩子養得好。

總之,老杜家幾乎人人都有大改變,

這天早上也是,一大早起來,老杜家就在喝煲湯。

阿膠黃精紅棗瘦肉湯,杜楠他爸昨天晚上就燉上,滋補的。

杜嬰嬰吹著湯皮,吹到差不多可以入口的時候,她喝一口。

頭兩年喝湯她還開口必罵浪費來著,如今卻已喝的熟練,隻是一邊喝湯一邊瞥旁邊剛剛從外頭溜達出來的雞,道:

“人家都誇咱家的雞一看就好吃,可是我一隻也沒吃過。”

聞言,剛剛走到門口的雞們……頓時不動彈。

它們當然聽不懂人話,可是杜嬰嬰的眼神已經代表一切。

最後還是後頭的大黑鶴到了,翅膀一張,往踢了踢它們,這雞才重新貼著牆根往雞窩走。

“母親,阿鶴也就這個愛好,您就彆再念叨了……”奈又好笑,杜雨涵在旁邊勸解道。

阿鶴——他家大黑鶴的名字,本來他媽想叫它來福的,杜雨涵好說歹說,最後杜嬰嬰隨便取了阿鶴這個名字。

一頭叫阿鶴的鶴,唔,也挺不錯的。

誠如杜雨涵所說,阿鶴的愛好簡單:一是吃,二則是令人捉『摸』不透的:養雞。

如今他家的雞基本都是阿鶴在養了,每天早上它會帶它們出去溜達,具體溜達到哪裡她們誰也不知道,隻知道村人在村見過阿鶴遛雞,在山也見過阿鶴遛雞。一般回來的時候它們也就吃飽了,樹上的草籽兒、小蟲子、野果子……它們什都吃,按理說這不應該在鶴的食譜上,然而阿鶴就很喜歡,吃一次雞食之後它就很喜歡,於是每天除了杜英仙草製的鶴食,它要要吃一份雞食,如果還不夠,它就自己帶著雞出去打野食兒。

而出人意料的,阿鶴這頭老欺負其他仙鶴的鶴,對它的雞小妹們卻十分照顧,也不知它們是怎麼建立的階級感情,十分護食、在杜雨涵上班的地方都能越級得到單獨停鶴位的阿鶴竟能將自己的鶴糧主動分給這雞吃。

每天吃著杜英仙草,運動充分,還能補充額外蛋白質的杜家雞們便越長越肥美。

可惜,光看不能吃。

阿鶴不讓殺雞。

不過好在它還讓她們撿蛋。

杜家的雞蛋特彆好吃,蛋黃特彆黃,蛋清都比一般雞蛋的蛋清好吃,經常有人過來想用三個雞蛋換他家的一個蛋哩!

又可惜,杜嬰嬰基本不換。

不過她也不小氣,比如和杜楠一張草席子上長大的大牛他們,時不時就能得到一顆杜家雞下的蛋。

說大牛大牛就到。

“肚腩!你吃好了嗎?快點出來玩呀!”大牛嫩生生的大嗓門從牆外傳過來。

嘴裡嚼著蛋,杜楠沒吭聲。

一旁的小杏郎就趕緊過去,揮揮枝手,他示意大牛他們進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