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0章 朱璣旺!(1 / 2)

加入書籤

“『奶』,咱們剛才沒看見,石頭下麵有塊木板,上麵寫著的不是算命……”前麵的人越來越少,他們離兩名擺攤人也越來越近了,這樣一來,當歸也就看清了兩名男子,他們旁邊的小木幾,以及小木幾上麵隨隨便便釘著的、騰雲駕霧般寫了字兒的木板。

“上頭寫了啥?”杜嬰嬰問。

“『摸』石頭,『摸』一下三文錢,『摸』亮了石頭送予有緣人,『摸』不亮不退錢。”當歸道。

杜嬰嬰就撇撇嘴:剛剛問錯人了,那人八成不識字,以訛傳訛告訴她這是算命攤子了。

“怎麼辦,『奶』,咱們要不走吧?”『摸』一下就要三文錢,都能買三個雞蛋了,當歸一算就覺得不劃算。

“『摸』!怎麼不『摸』?都排到這時候了。”杜嬰嬰卻不肯走。

也是,往後一看,她們後頭黑壓壓好些人哩,光是這份成就感,就讓人覺得走了也太吃虧了!

不過杜嬰嬰暗想他們派一個人『摸』一下就好,九個雞蛋就未免太多了些……

然後她就讓排在自己前頭的當歸去『摸』了。

然後這一『摸』,小木幾上一直灰撲撲和路邊石頭沒什麼兩樣的石頭亮了。

周圍的人不約而同“哦”了一聲。

前一直一副神仙模樣優哉坐著的白衣男子卻猛地站了起來,目光如電看向前方的少女,道:“有根,你有根啊。”

警惕的看著麵前的老頭子,少女——當歸收回『摸』石頭的,抱著杜楠往後退了一步,收回的時候『摸』了『摸』自己頭發上的小珠釵。

周圍便傳來陣陣竊竊私語聲——

“這人眼睛瘸,明明是個女娃娃,帶著小珠釵哩!偏偏說人家有根。”

“就是就是,算命,我看他連男女都分不出來,算的什麼命!”

我怎麼就成算命的了?有——

被周圍的聲音搞得滿心錯愕,白衣男子決定不理她們,對他來說,重要的隻有眼前的小娃娃,這麼年輕就能將這石頭『摸』亮,對方到底是何等天賦的仙根,好奇,他很好奇!

儘量保持雲淡風輕的表情,白衣男子一派神仙氣度道:“其實她們說的原本也沒錯,我是可以算命,不過我這裡算的是神仙命。”

“這位小友,我看你有仙根,或許可以當仙。如果確定的話,我可以帶你去修仙,修仙你知不知道?就是可以做仙……所以,讓我『摸』一下可好?”

嗬嗬,其他人不知,他其實有一『摸』骨的好本事,不過這『摸』的可不是普通骨而是神仙骨,這些凡人其實也沒看錯,某種意義上講,他確實在算命。

心裡想著,他自得的伸出白皙而修長的,緩慢地向對方『摸』去——

“不好。”伴隨著一道硬邦邦的聲音,一名老年女子橫亙在他們中間。

這女子自然就是杜嬰嬰。

有杜嬰嬰在,想『摸』當歸的?沒門!窗戶也沒有!

橫眉冷對白衣男子,杜嬰嬰道:“前那麼多人你怎麼不說要『摸』,就輪到我家水靈靈的小女娃就要『摸』了?你說他有仙根他就有仙根?你從哪裡看出來的?”

言辭犀利,直達重點!

這……之前的凡人不是最喜歡路遇仙人說自己有仙根,但凡遇到修仙者這麼說,說什麼也得抓住這一線仙緣嗎?他當年也是這麼和他師父走的啊,怎麼到了這地界,好像哪裡都不對呢……

白衣男子呆了一下,餘光瞟到小木幾上的石頭,他忙道:“自然不是空口無憑,是他『摸』了這塊靈石,靈石亮了,我才說他有仙根……”

“你說是他『摸』了亮就有仙根啊,我說我『摸』了也亮哩!”杜嬰嬰說著,細細的眉『毛』高高一挑,左手將三文大錢拍在小木幾上,拍完就向當歸『摸』過的石頭『摸』去。

“我說你這位夫人,這靈石不是一般的石頭,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摸』亮……的……”

白衣男子正說著,下一秒,看到杜嬰嬰掌下重新亮起的石頭,眼睛瞪得都要脫眶了!

“這是!”

彆說他了,杜嬰嬰自己都有點意外。

她其實也是話趕趟說到那裡了,頗有點騎虎難下,沒想到就這麼巧,石頭竟是又亮了。

“騙子!”就在此時,當歸開口了,一隻手抱著杜楠,另一隻手指向白衣男子。

“專門騙小孩的騙子,假借對方有仙根為由,將小孩子騙走,回頭找個地方就賣了,這是賣小孩的騙子!”當歸義正辭嚴道。

人群中傳來一片倒抽氣聲,白衣男子瞬時目瞪口呆!

“說你不是騙子,怕是你剛剛趁我家娃娃『摸』這石頭前、在這石頭上做了什麼腳吧?我『摸』的時候沒來得及解開,下一個『摸』的人絕對還會亮,不信你就瞅著。”杜嬰嬰聞言膽氣也越壯實,又從錢袋裡『摸』了三文錢拍在木幾上,下巴同時朝當歸揚了揚,當歸立刻秒懂的舉著杜楠的小巴掌過來『摸』石頭了。

然後——

當著周圍人並黑白衣男子的麵兒,那石頭居然又亮了。

居然……又……亮……了……

我為什麼用了一個“又”字……

嘴巴張的大大的,白衣男子風中淩『亂』了。

他淩『亂』了,周圍的民眾卻是怒了——

“騙子!前騙那小女娃的騙子!”

“胡『亂』說人家能修仙,得人家小姑娘萬裡跑出來尋仙,尋到死才找到仙門。”

“到死也沒找到仙門!她在我們兔尾村就快不行了,到了州府就咽氣了!”有兔尾村的村民現身說法了。

一時間現場『亂』的和馬蜂窩一樣,嗡嗡嗡!嗡嗡嗡!白衣男子想說什麼,奈何他腦子現在全被那連亮三次的石頭占據了。

“哼!你倒是帶我們走啊,照你的說法,我們一家三口都有根,都能修仙,你倒是帶我們走啊!”杜嬰嬰現在的表情隻能用一個詞形容,那就是“傲慢”,下巴朝向白衣男子的方向,眼睛眯成一條縫,她就那麼看著白衣男子:“下一步該不會就是一走了了吧?”

“我……我……”連念了兩聲“我”字,白衣男子要說什麼,他忽然看到自己身上的玉佩在閃爍。

“宗門令,要我們速速返回宗門!”貼到他身邊,黑衣男子低聲道。

“這、這次臨時有事,沒法帶你們了,你們等著,回頭我就回來找你們!”宗門令下,白衣男子自然隻能以宗門令為先,看著眼前的三個人,他隻能這樣道。

“他們要跑!被發現了想跑!”

“退我們大錢!三文錢呢!能買三個雞蛋!”

“你不是說『摸』亮了石頭,石頭就送給人家嗎?人家一共三個人『摸』亮了石頭,你倒是拿三塊石頭出來啊!”

眼瞅著情況不好,黑衣男子果斷過來拉起白衣男子,將儲物袋裡前收的錢往天上那麼一撒——

人們立刻停止了前的聲討,也不圍攻了,有人都低下身子撿起錢來。

等到錢被撿的差不多的時候,人們這才現黑白兩名男子不見了。

“一定是趁『亂』跑了!”人們說著,看到杜嬰嬰祖孫三人還在那兒原地未動,旁邊一個大爺還從自己撿的大錢裡分了九枚給杜嬰嬰:“大妹子,這是你們的錢,唉喲,那塊石頭在?快拿著,按規矩這就是你們的,他們還少給你兩塊石頭哩!”

“謝謝老大哥。”收好大錢,杜嬰嬰對大爺道了聲謝,又示意當歸將木幾上的石頭拿起來。

於是,鬨劇一場,他們非但身上的錢一文沒少,反而多了一塊『摸』了會光的石頭。

“收著吧,反正也不占地方。”杜嬰嬰道。

當歸便將石頭放入了荷包裡。

前圍觀的人們都散了,他們也繼續往前走去,然而杜嬰嬰似乎在找什麼的樣子。

“『奶』,您到底在找什麼?要不要我和您一起找?”杜楠現了的事,當歸自然也現了,又走了一段路,他終於忍不住問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