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7章 當歸的擇偶觀絕對不會一見鐘情的人……(1 / 2)

加入書籤

大體世上真有見鐘情這件事兒吧,反正宋師姐和林夫子就這麼看上眼了,就像兩個普通的凡人樣,這倆人戀愛了。

這地界可比杜楠上輩子的古代開放的多,大姑娘小夥子婚前是可以自由戀愛的,當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可以,過婚前有喜歡的對象,談個戀愛看看倆人合合適也是司空見慣的事,但是兩人的交往還是比杜楠他們的上輩子保守的多。

對,與其說是“保守”,如說是“君子”。

大概就是十分“君子”的戀愛模式,般不孤男寡女倆人單獨在一起,起碼要扯上個人,這個人還最好是個有點年紀的人,算是兩人避嫌的見證人。

杜嬰嬰就是這個當之讓的人選。

於是,每一天宋師姐和林夫子都會在工作結束後來到杜家見縫『插』針的談戀愛。

杜嬰嬰吃飯,他們坐在餐桌兩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杜嬰嬰下地,他們便坐在田間地頭,風吹過宋師姐的頭發,吹到了林夫子的臉上;

然後杜嬰嬰去茅房,呃,這這倆人跟了,他們就抱起杜楠,開始說些『亂』七八糟沒重點的。

茅房裡蹲坑的杜嬰嬰:我這是造了麼孽!

夾在倆人中間的杜楠:其實我真的走的挺好的了,用人天天抱著了。

還是當歸看出了杜楠的鬱悶,笑著將他接過來放在了地上,自己代替杜楠的位置,站到了宋師姐和林夫子中間。

她們現在走在出村的小路上,宋師姐要準備離開了,第二天一早,她在縣裡還有差事。

依依舍的送走了宋師姐,當歸拉著杜楠陪著林夫子村。

送宋師姐離開的時候還好,天還微微亮,路上磨磨蹭蹭走了太久,等到他們返程的時候天就已經黑了,附近有河流,他們可以看到螢火蟲飛在長長的草叢之間,星星點點,和天上的星星遙相呼應,那場景美極了。

見杜楠去抓那些螢火蟲,當歸還以為他是乖巧不『亂』走的緣故所以不抓,於是親自給他抓了隻,抓好螢火蟲,他隨手施了個術,也知他做了麼,隻見那螢火蟲便飛離了,當歸隨即將那螢火蟲遞給杜楠玩。

杜楠好奇地看著眼前的螢火蟲,試探『性』的將手指向前戳過去,他先是感受到了陣急速旋轉的風,隨即仿佛『摸』到了層風做的牆壁,微微用力,他的手指很快戳破了那層“牆壁”,然後他就『摸』到裡麵的螢火蟲了。

待到他將手指撤出來,那螢火蟲還在原本的地方飛來飛去。

杜楠想,當歸這是用風做了個罩子,將那螢火蟲關起來了。

看來這就是他這陣子跟著林夫子學到的東西之了。

看到他給杜楠抓的螢火蟲,林夫子半晌道:“比起修煉,你還是更喜歡學習法術,這清風咒施的錯。”

彆小看這個球形的罩子,球形越小、球上覆蓋的風力越小,對控製力的考驗也就越大,朱璣做的這個罩子可以說是又小又薄了,小的可以就關一隻螢火蟲,薄的可以讓杜楠的手指自由出入而傷害他的手指,這控製力可謂。

幾乎比他都高了——林夫子想,過他的清風咒水平其實怎麼樣,之前招生時同來的兩位師姐亦如此,但凡她們的清風咒好一些,那些稻穀就不至於得晾一晚上才能收了。

過這也是她們平時更注重修行,非施術的原因。

修仙者的時間十分寶貴,尤其是前頭幾年,能夠兩頭抓兩頭硬的人非常少,隻能重點選頭的結果就是大夥往往更注重修行,是法術,恰好與朱璣相反。

教了這孩子幾個月林夫子便發現,這孩子是個極其聰明的,講什麼都一點就透,然而大概也是太聰明了,他有他自己的取舍,比如在他已經建議大家最好以修煉為主的情形下,他依舊將更多時間花在了學習法術上。

短短幾個月,他就掌握了好些法術,這段時間幫杜嬰嬰的田地布雨、搗土、引風的人都是他,是杜雨涵了。

雖然他依舊是班上學院裡進度最快的,論是法術還是修煉上,可是,倘若他將精力全部放在修行上,隻怕更快。

何況在這種小地方,大部分人即使有仙根,那仙根也分好的情況下,他在沒必要和其他人比,他應該和他自己比。

“你的天賦是極好的,我要是你,定將精力全部放在修煉上,修煉是一切的基礎,隻有體內的靈力足,施咒效果才特彆好,倘若你現在煉氣二層,你施出來的清風咒威力至少是現在的三倍,這樣的球你能做三個,現在做個怕就是你的極限了吧?”林夫子難得多說了幾句。

除了和宋師姐談戀愛的時候,他在不是個愛說的人來著。

牽著杜楠的手,當歸扭過頭來,對宋師姐笑了笑:“可是杜楠隻需要個這樣的球啊!”

聞言,林夫子愣住了。

當歸便又笑笑,沒有看林夫子,他看向前方兔耳村的方向,雖然天『色』已經黑了,可是家家戶戶都點了燈,那邊點也暗,反倒是燈塔樣,亮晶晶的,指引著他們返程的方向。

當歸慢慢道:“林夫子講的很詳細,我知道修行是什麼,知道修行易,哪怕是天才,都要花上許多時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