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8章 林夫子的心事洗髓草(1 / 2)

加入書籤

“……是求親方答應了太感動啦?”杜嬰嬰嚇了跳。

宋師姐便抬起頭來,向她的刻,兩行眼淚又從眼眶裡滑下:“夜白他……拒絕我了。”

“剛剛我和他求了婚,又和他說了我修仙者的身份,然後夜白他、他就直接跑啦!”

“他、他是不是不喜歡修仙者啊?”宋師姐求助的著杜嬰嬰。

細眉挑,杜嬰嬰道:“不能,他自己也是修仙者嘛!”

“哎?夜白也是修仙者?”宋師姐呆了。

宋師姐著杜嬰嬰。

杜嬰嬰著宋師姐。

像個環節沒捋順——杜嬰嬰心道。

“不是說的,修仙之人尋找伴侶不易,倆人都活得長,所以定得找個天賦、『性』情、修煉程度、年紀都差不多的。”杜嬰嬰可不像其他健忘的太太,她記『性』極,但凡旁人說過次的話,她基本都不忘,何況宋師姐的婚事她還彆在意,當時還彆記了兩遍。

“當我是隨隨便便給介紹的嗎?我可是彆將事兒放在心上的,像我們村裡些凡夫俗子定是不能給介紹啊,林夫子我了解,天賦不錯,不然也不能妙翎宮內門,『性』子雖然冷點,不過落落方,不懂就學,是個『性』子,修煉程度築基九層,他也九層,倆人旗鼓相當,歲數的話我也問過,他比小歲,今年芳齡……六十三,和真般配。”杜嬰嬰利落的說著,除了說到歲數的時候停頓了下以外,她將宋師姐當時和她說得每條擇偶標準都分析的清二白,就是外人聽來都覺得:般配!倆人真般配!媒做得。

眼瞅著宋師姐聽的愣愣的,杜嬰嬰眉『毛』擰:“竟是不知道他是修仙者嗎?不知道人是修仙者還和人談的麼火熱,合著當時和我講的標準都是虛的啊?”

宋師姐就抓抓頭:“……不是感覺了,標準什麼的……就成浮雲了嗎?”

然後她就著杜嬰嬰討的笑。

人怎麼麼呢?給自己找了麼合適象,什麼都幫她想在前麵了,是她自己不,居然沒開始就說……

“不是……我聽們叫他林夫子,村裡其他人也麼叫他,他又和孩子們的關係麼,還住在村裡,就想著他是不是村裡新來的夫子……”低著頭,宋師姐輕解釋著。

如果宋師姐多打聽點,哪怕是打聽到方住哪兒也能早點發現倪端,偏偏她忒君子了,根本不往方裡去,約都在杜,還遵循禮節搬來杜嬰嬰做個見證人。

彆重視方的結果竟是兩個人純談戀愛,真真正正做到了除了方個人以外,其他切都不重要,,誤就是麼來的。

“……我沒敢說自己是修仙者,當時就想著他是凡人也沒什麼,不了我不修煉了,和他起慢慢變……”宋師姐越說頭越低,概是想到自己當時做出個決定時的心情,又落了滴眼淚,不過想到林夫子也是修仙者,她又笑了,然而很快又發現自己還是被林夫子拒絕了……臉上的表情變化來變化去,最終就成了副愁眉苦臉的表情。

杜嬰嬰道:“年頭誰談戀愛不是開始就恨不得把方祖宗十八代都打聽清楚,倆可,居然什麼都沒問,我沒問他,他也沒問,他頭八成也以為是普通凡人哩!”

也是極可能的事。

想著之前林夫子彆彆扭扭打聽宋師姐的時候,自己回過句是自閨女的同事。

小子不以為宋師姐真就隻是自閨女的同事吧?不修行的種……想到兒,杜嬰嬰的嘴角就忍不住抖了下,

“我倆之間怕是有誤。”杜嬰嬰道。

“是誤就得解開,不要拖,越快越。”斬釘截鐵為此事定下了解決辦法,杜嬰嬰當時便帶宋師姐殺去林夫子位於墳頭附近的住處去了。

確認林夫子人在屋裡,杜嬰嬰直接將宋師姐往裡推,門關,她便帶著當歸杜楠在門外等候起來。

勤快人連等人都能出活兒來,杜嬰嬰在門外轉悠著,邊轉悠邊歎氣。

本以為自女婿已經是頂頂不能乾的了,如今林夫子怕是還得加個“更”字。

菜地,裡頭種的是啥?怎麼什麼東西也沒有?林夫子在裡住麼久了,種東西也久了,種棵野草也得長高了吧?怎麼地裡還是片光禿禿。

隻能說人除草還算勤快——杜嬰嬰點評道。

又旁邊的灶台,唉……碗得幾天沒刷了吧?修仙者刷碗不都可快了?她當歸如今就用個什麼……水咒刷碗,在缸裡轉幾圈就乾淨了,沒道理當歸都的東西,教他的先生還不吧?所以……

就隻能是懶了。

如果是在自,杜嬰嬰怕是忍不了,早就熱火朝天乾起來了,不過她還記得是彆人,所以她就隻是,末了在院子距離房門最遠的地方找了個地方起風景來了。

當然,風景也沒什麼可的。

在杜嬰嬰也沒在外頭等很久,概炷香的功夫吧,緊閉的房門終於開了,出來的兩個人眼圈都有點紅,不過臉上卻帶著笑容。

就和了——杜嬰嬰鬆了氣。

“有什麼事說開了就了,沒什麼不能說的,誤啊,往往就是不說才有誤。”杜嬰嬰見兩人便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