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52章 流言(1 / 2)

加入書籤

“就這夢?看你這膽子。”杜嬰嬰瞥他一眼,低頭吃飯再不理他了。

倒是杜雨涵心中一動,輕聲問他:“你還好吧?沒有什麼磕著碰著吧?”

朱子軒果斷搖頭,然而想到那個夢心中又有遲疑:“可是那個夢……真的太真實了,真實的就好像……”

上輩子夢到過的一樣。

上輩子也是他忽然做了個噩夢,夢到災難連連,人類流離失所,世界翻天覆地……然後,沒過多久,他們的世界就真變成這個樣子了。

由不得他不怕啊。

可是上輩子的預知力是以肢體傷害為代價的,甭管他是主動還是被動的,隻要是預知就要補償一樣,上輩子做了那個夢之後他很快磕破了頭,那麼這次呢?

提心吊膽了一整天,朱子軒一開始哪兒都不敢去,甚至動都不敢動一下了,生怕自己又磕著碰著缺胳膊少腿什麼的,杜雨涵還特地請了假陪他,然而半天過去了,啥事也沒有,朱子軒便做了個決定:“大概是太安全了,想受傷都沒機會,我出去試試。”

夫妻倆對視一眼,最後一副英勇赴死的表情,一起出了家門。

他們先是沿著牆根走了半天,半晌還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朱子軒便大膽的將腳從牆根裡往外挪了半米,然後又半米,再半米,直到他站到村子裡的路中央了,還是無事發生。

朱子軒原地站住了。

根據他上輩子的經驗,但凡需要他倒黴,甭管他站在多安全的地方,危險總能找上他,哪怕是如今這沒有高樓大廈,也沒有飛機的修仙界鄉下,沒準就有木鳶從天上掉下來,再不然還有修仙者呢!劍掉下來把他戳個洞也不是沒可能。

然而,任由他站了好半天,仍然沒有任何東西從天上掉下來,一片葉子都沒有←現在天冷了,不止杏郎,村裡的杏樹葉子都掉光了。

“杜家的,今天早上是你吧?是看著耗子了還是看到蜈蚣了?怎麼叫那麼大聲?”倒是路過的人開始給他打招呼了。

“怎麼今天這麼早就出來了?沒在家睡個回籠覺啊?”

“當然起的早,子軒今天起的比全村的雞都早哩!”

都是一個村子裡的人,朱子軒大概什麼個性作息大夥兒都知道,隻是知道就知道,不要說出來呀!

朱子軒便沒好氣的看向旁邊的人。

“到底是怎麼啦?早上叫了好大一聲。”平日裡和他玩的挺好的王夫郎站到他身邊了。

也顧不得繼續在哪兒等木鳶或者飛劍從天上掉下來了,朱子軒趕緊拉過對方道:“我和你說,我做了個噩夢,夢到電閃雷鳴,然後就下大雨了,那雨老大的,最後還發水了!”

王夫郎便笑他:“大雨?咱們這兒可連大雨都很少下,尤其現在是冬日,咱這兒的冬日出了名的雨水少,家家戶戶還盼著下雨哩!”

“可不是,雨涵啊,剛好你在,我能請你給我家杜英田下場雨不?”站在旁邊的賀阿婆對杜雨涵道。

敢情她站在旁邊不是為了聽朱子軒說夢,而是為了和杜雨涵搭話。

結果杜雨涵還沒回複她,朱子軒已經轉向她了:“賀阿婆,還澆水呢!搞不好明後天就下雨了啊!那水老多老多,到時候你拚命往外擔都擔不完!”

“說的好像真的似的。”看他說的急切,賀阿婆便瞅瞅他,勉強將注意力分給他一點:“那你好好給我們形容形容你做得那個夢……”

如今是冬日,地裡雖然還有一些杜英,不過到底不如天氣暖和的時候長得快,人們也就沒有之前那麼忙,不忙的時候嘛,她們也樂得聽彆人給自己講講故事。

周圍的人湊過來,或坐或站,大夥兒一個個湊了過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