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55章 老杜家離開了兔耳村(1 / 2)

加入書籤

ulclass="tent_ul"

他的目光是堅定的,然而也是糾結的懇求的,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依然望著前頭老杜家一家人,仿佛還有什麼話沒有說出來。

他的視線又在老杜家一家四口臉上滑過,甚至還看了旁邊正在視察新領地的阿鶴和他的雞,落在院子裡已經消失了的老杏樹們原本的位置上。

他們的樹乾已斷,下頭的根須密密麻麻和其他杏樹的交織在一起,已經成為整個村子的地基。

最終,他的視線又移了回來,然後幾乎是用喊的,他將自己內心最想說的話說了出來:“我想讓你們陪我一起去修仙,我不想和大夥兒分開!”

說完,他便垂下眸子看向地麵了,他看似平靜,實則已經緊張的要命。

然而——

前方傳來嚼東西的聲音,嚼完,吞下,還喝了口水順溜,杜嬰嬰道:“其實我也想。”

當歸便猛地抬起頭來看向她,和他一樣詫異看過去的還有旁邊的杜楠一家三口。

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麵,杜嬰嬰又拿了一張油餅啃,一邊啃一邊道:“我也有仙根,之前老是嫌煉氣慢慢騰騰不練,現在一遇到事兒就顯出來了,這樣不行。”

“所以我就打算去修煉。”

“那麼就是我和當歸都要去修煉,你們跟不跟著走?”

說完,杜嬰嬰又嚼啊嚼起來。

當歸還愣在那裡,杜雨涵已經笑了:“好巧,我也想去鶴都。”

鶴都?鶴都是哪兒?

其他老杜家的人就都一臉懵逼的看她。

杜雨涵這才慢條斯理解釋道:“妙翎宮所在的地方就叫鶴都,位於翩然海之邊,妙翎宮在小蒼界最偏僻的地方,也是最危險的地方,那邊靈氣充足的同時也最危險,妙翎宮也是出於鎮守之因選擇將仙宮建在那裡,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妙翎宮在小蒼界的俗世輻射也就隨著距離的遠近而越遠越小,咱們這兒還不算距離妙翎宮最遠的,不過也在中後段了……”

她先解釋了一下什麼是鶴都以及她們和妙翎宮之間的距離。

行吧,一看杜嬰嬰和當歸的模樣就知道這倆人什麼也不知道,光想著去修仙了,卻連仙門開在哪兒也沒打聽清楚。

“不過你過去乾啥?你又沒仙根?”杜嬰嬰道。

她雖然親閨女,可是也不是溺愛,有一說一,杜雨涵在她看來仙根怕是真不大行,行的話早就從鎮學畢業了,也不至於最後靠交際找的工作。

您紮心了——杜雨涵心道,嘴上卻仍然保持微笑:“我雖然修仙不大行,可是我比你們通俗物,托母親的福,宋師姐又一向照顧我,離開前她曾拉我去屋裡偷偷和我說過,想為我再謀一個更好的差事,如今找到了,就在鶴都,我之前還在猶豫要不要過去,如今卻覺得沒有絲毫猶豫了。”

杜楠看他爸沒有絲毫意外的樣子,就知道他爸媽應該是已經事先商量過的。

好吧,就他什麼計劃也沒有,光聽了滿耳朵彆人的計劃——歎口氣,杜楠耷拉下了小肩膀。

不過,去鶴都呢!還是全家一起去鶴都!

不知道為什麼,他又高興起來,止不住的高興,嘴角都翹起來了。

同樣翹起嘴角的還有當歸。

眼瞅著他還跪在那裡笑,杜雨涵忙走過去把他拉了起來,幫他拍了拍膝蓋上麵的土,她對他道:“一家人,有什麼想法就直接說出來,不要跪,女兒膝下有黃金。”

當歸就樂:“沒事,跪您,跪我爹我奶,我願意。”

杜楠:……

他表示自己無話可說。

也不怪他這輩子不愛說話,先是因為會說話不敢說,怕露餡;再後來成了練說話才發現自己根本控製不了自己的舌頭,想說說不出,不樂意說那些咿呀學語的孩子話;然後到了現在……他發現他已經說不出來了。

太久不說話,他內心吐槽吐習慣了,整個人都便沉靜了不說,何況他家如今好些情況實在讓他連槽也吐不出來,沒得話講喲!

杜楠繼續保持沉默,沉默中,他吃了兩顆蛋外加一張比他臉還大的油餅。

“忒!你這孩子怎麼又吃這麼多?!都要去修仙了,還不趕緊減減肥?”正要摸第二張油餅,杜楠的小胖手被他奶移開了,被他攥在手裡的油餅順勢落在了他奶手裡。

還一分為二,一半給了當歸。

他奶便一邊吃(從孫子手裡搶來的)油餅一邊感慨:“這麼好吃的油餅,不知道鶴都有沒有……”

當歸立刻道:“您放心,奶,我今兒個下午就去賀老丈家和他學怎麼炸這油餅。”

杜嬰嬰便道:“你要是普通過去學,那老東西怕是不教,我和你一起過去吧,順便把咱家要全家出去修仙的事兒和村裡頭說說,哎……”

於是,也沒等當天下午,當天上午,杜嬰嬰就拉著當歸去老賀家了,向他學如何做油餅,又和過去買油餅的人家說了自家要去鶴都學修仙的事兒。

然後當天中午,村裡便傳出了最新的流言:老杜家怕煮熟了的媳婦跑了,要全家一起去鶴都修仙去啦!

杜嬰嬰:我不是,我沒有,我沒說!

不過,從晚上開始,村裡卻陸陸續續來到了老杜家。

有送雞蛋的,原因也很現成:路途遙遠,總得備著點乾糧,這雞蛋就是最好的乾糧,煮熟了帶身上,又好吃又不容易壞,還養人!

有送錢的:出門在外,帶什麼也不如帶錢方便,拿著罷!

甚至還有送靈石的→不多,就一塊,可是那是她家唯一的一塊靈石。

“不知道是那輩子祖宗留下來的,說是修仙者用的,我家沒有有仙根之人,你們既然要去修仙,就拿著吧,比拿在我手上有用途。”

說完就跑,根本不給杜嬰嬰拒絕的機會!

更多的則是送手藝的,就像老賀家擅長炸油餅一樣,村裡這麼些人家,總有一些自家珍藏的小竅門,比如誰家的黃瓜醃的好吃,誰家的腐乳漬的嫩,誰家的小青菜炒的好,誰家的小酒釀的香……

放在往常,這都是各家各戶的本事,平時誇一誇和彆人做個交換啥的,方子嗎,那是萬萬不肯拿出來的,如今卻都拿出來了,還伴著自家做好的醃黃瓜,漬腐乳啥的。

“你們去鶴都也不知道能不能置辦上地,這好大一家子人呢,總得先活命,這麼些方子,或許就有鶴都人喜歡的,你們看看能不能擺個攤子,興許也能賺個一天的嚼用出來。”

行吧,這是怕她家在鶴都餓死自己。

“我有那麼沒用嗎?”杜嬰嬰沒好氣對那人道。

那人就往後退一步:“嬰嬰呐,你在村子裡是頂頂能乾的,可是出去了,你還真得多聽你閨女的,你閨女是外場人,在鶴都那種地方,她還真比你能乾……”

說完,就跑了。

又是一個撂下東西就跑的。

杜嬰嬰:……

老杜家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收東西,她們在做離開的準備了,說去就去,杜嬰嬰不是個拖拉性子。

因為有儲物袋,所以她家能帶的東西就多很多了,家裡所有的木箱都帶上,裡麵絕對不空箱,節約體積,爭取再多放一些。

於是,鍋碗瓢盆,帶上;

柴房裡的木柴,帶上;

裡外衣裳也都帶上,哪怕流行的款式不同,不過衣裳料子都是好的,到時候改改就行,也帶上;

鶴帶上,雞帶上,杏郎更是要帶上。

小杏郎好說,和杜楠隨時待在一起,大杏郎如今卻不能動,杜嬰嬰想了半天,最後把窗下的大水缸清空了,裝滿了土,又把大杏郎栽在了裡頭。

“行!還能多帶一個水缸!”看著裝著杏郎的大水缸,杜嬰嬰高興道。

杜家一家:……

可憐如今的大杏郎光禿禿不能反抗,他便最終被放在了水缸內。

家裡所有人物事兒便都收拾好了。

外頭的事兒,杜嬰嬰也有安排。

她把自家的地委托村長做了公田,閒置幾年放放東西順便養養地,後頭再輪流給大夥兒種種,不給其他人,那還是她家的地,她們早晚會回來的!

而她精心選育的杜英種子,除了自留了一部分以外,她全分給了村裡頭。

“彆那麼懶,一天就去地裡待一會兒,像我似的,多去幾次,一來走路多身體好,二來杜英也長得更好不是?多種些二級杜英出來,以後反而省心。”杜嬰嬰難得語重心長。

除此之外,她還把家裡的肥都分出去了。

“這是鶴肥還有雞肥,鶴肥不用說,那是仙鳥,仙鳥拉得肥,就是仙肥!”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