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59章 踏仙門老杜家手拉手,一起踏進了仙門……(1 / 2)

加入書籤

三月三,登仙台。

民間這是全家老小登高的日子,而實際上這一天是妙翎宮大開仙門選拔仙才的日子。

彆的考試啥的,去之前能問的挺多,然而換成選仙,能問的就隻剩下了一樣——

“吃飽了沒?”

杜嬰嬰問大夥兒,看所有人都點了頭,自個兒也點點頭道:“今個咱也去登一登這真正的仙台。”

隻留阿鶴和雞在家,老杜家出門了。

還記著她們今天問仙的鄰居們紛紛從自己的洞口探出頭來:“一定要登上去啊!”

杜嬰嬰就朝她們揮揮手表示感謝。

本來王劍修想要送她們到仙門那邊來著,杜嬰嬰拒絕了。

在杜嬰嬰看來,這尋仙就得有個尋仙的樣子,雖然這些年神仙的傳說少了好些,可是她小時候聽過的那些神話傳說裡,人們可是要自己走老遠的路、曆儘千辛萬苦才能登到仙門裡頭的。

劍修們已經送她家來到距離仙門這近的地方了,那最後這段路她們就自己走過去。

由於不知道這登仙台到底要做什,她們也就在能力範圍內做了準備,比如,準備了足夠的吃的喝的,不知道山裡蚊蟲多不多,杜嬰嬰還讓她們每個人帶了一罐驅蟲膏,東西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每個人背後都背了個小背簍,歸的背簍大些,他還把大杏郎背上了。

“登仙台的日子,我想讓他也看看,倘若沒睡著的話,他肯定要跟我上去的。”歸是這說的。

沒有覺得他這樣做有任何問題,杜嬰嬰就像把他胸前的杜楠接過來,多少減輕點孩子的負擔,不料歸卻拒絕了。

“沒事,杜楠不,小杏郎束他,還能幫我把大杏郎固定的牢固些,剛剛好。”

說完,怕杜嬰嬰搶杜楠似的,歸還趕緊往前走了幾步。

杜嬰嬰:……你以為我和你似的,這樂意抱著他呢……

不過杜楠卻是知道自己的體的,拍拍小杏郎和歸,他從當歸身上滑下來,然後自個兒往前走去。

這些人老抱著他,其實他已經走的很好了好不好,還能跑哩!

心裡想著,杜楠還跑了兩步,半晌回頭看看其他人——意思是:看我,都會跑了。

歸卻笑快走幾步追上他:“知道你走的很好了,可是這是在陌的地方,不安全,還是我拉你好不好?”

說著,他伸出一隻白嫩纖細的手掌來,十二歲的小少年,手指已經很長了。

杜楠到底沒拒絕他,而是把自己的白饅頭手塞了進去。

歸拉杜楠走在前頭,杜嬰嬰走在中間,朱子軒和杜雨涵則手拉手走在後頭,開始了自己的尋仙之路。

她們現在正往青龍區的深處走去。放眼望去,山間是雲霧,有限的視野範圍內都是白『色』——兩側是被削得陡峭的山壁,地麵則是被劈平『露』出白『色』內芯的石頭路,這裡原本也是是山,隻是被劍修們斬斷劈平了,或者是練劍的過程中,或者是較量的時候,和她們住的地方一樣,青龍區到處都是劍修們苦修的痕跡,劍痕中充滿肅殺之意,就連杜嬰嬰這看不懂劍的人也能感到絲絲寒意。

這也是老杜家住在這裡的幾天內親眼所見,如若不是親眼看到小王劍修她們練劍,她們怎麼也想象不出來這些可怕的痕跡竟是人力所謂。

她們那兒的水災也是劍修阻止的呢,怪不得能占了這好的地方,劍修就是厲害。

劍修們留下的劍痕遍布山間,幾乎重塑了青龍區的地形,原本巍峨龐大的山體變得料峭,地麵卻變得平坦,石體地麵上留下的劍痕成了新的水道,河水來到這種地方的時候就會自動分為好幾股,數道河流筆直筆直的流淌在白『色』的石地上,弱化了殺意,顯出一絲機。

不過會這想的怕是隻有她們。

沒過多久,她們開始在路上看到其他人了。

基本都是一個人在前行,背沉的行李的有之,和她們一樣輕裝簡行的有之,還有身著破破爛爛,一看就走了好久的路,身無旁物的人。

與之對比鮮明的就是旁邊坐八抬大轎帶風趕路的富家問仙者。

每一種人都不在少數,甚至那些坐轎子、乘騎獸的富家問仙者數量還要多些。

想也是,世家子弟對修仙的了解總比普通凡人多一些,何況尋仙路漫漫,錢多總歸好到一些,能來到這裡的不是道心堅定的普通人,就是有權有勢的富家子女,不知道她們的仙根如何,反正在篩選出來之前,這些富家子女的數量應該會多一些。

所有人唯一的共同點就是謹慎。

謹小慎微的,所有人默默前行。尤其是天空,不知道是規矩還是什,沒有人使用飛禽或者其他飛行方式前往測試地,就連那些富家子弟也是,基本都是使用人力轎,轎夫們健步如飛的在白『色』的地麵上奔跑,沿途灑下一溜熱汗,轎上的人卻還嫌他們跑得慢,直催他們再跑快一點。

“還能這樣的?”杜嬰嬰看的目瞪口呆,她們那邊是小地方,家裡請仆『婦』的都根本沒有一家,就更不要提轎夫這種了。

“怎麼不能?如今這條尋仙路,富家女基本都坐轎。”聽到她的話,旁邊有人對她道:“據說曾有富家女乘飛船過來選仙,動靜太大熱鬨了正在閉關的劍修,被連人帶船劈了,這之後過來選仙的人就默認不走空路了,騎獸也不敢騎,怕汙染地麵劍修們又,大夥兒除了自己走,就是坐轎。”

“那考上的算轎夫還是算她?”杜嬰嬰一皺眉。

“隻有去仙門這條路坐轎,真正登仙門的時候,自然還是要靠自己走的。”那人又道。

看已經消失成一個小黑點的轎子,杜嬰嬰道:“我看彆是最後轎夫選上了她沒有。”

“那哪兒能呢?這修仙可是靠天賦的,這有錢人家的孩子從小就用各種草『藥』潤養,骨髓通透,原就比普通人強好些。”

“那照這樣說來,考上的豈不都是草『藥』鋪老板的閨女了?”杜嬰嬰說完,便又提了速,她決定以前麵那台小轎為目標,努力往前追。

登仙台的時間是午時正,午時差兩刻的時候,杜家人終於趕到了仙門口。

呃……確切的說距離仙門還有至少十裡地的地方吧?她們過去的時候,前麵已經滿滿都是人,人山人海,老杜家這輩子都沒見過這許多人!

而這人還能更多,剛到的時候老杜家綴在隊尾,沒過多久,隨著後頭的人陸續趕到,她們後頭也烏泱泱一堆人頭。

放眼望去,掐頭去尾,十幾歲的少女少年最多,大概就是當歸這個年紀,其次朱子軒杜雨涵一般年紀的青年也不少。

至於杜嬰嬰和杜楠,倆人就是剛好被掐的頭去的尾,她倆這般年紀的現場似乎真沒有,就她倆!

簡單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杜楠向前方望去——

這裡也是山裡,還是比青龍區更深的山裡,不知從何時開始過渡的,和光禿禿的青龍區不,這裡群山青翠,山間草木繁多,雲霧也更多,遠遠望去,儘頭是一片白『色』的雲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