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0章 各自的道兩扇門(1 / 2)

加入書籤

“每年我喜歡的時候到了。”雲海之上的山頂處,一名女子笑道。長長的頭發從身後披散下來,她細眉細眼,嘴角帶笑,著一副極和氣的長相。

“不惜停止閉關也要過來湊這熱鬨,我信你是真的喜歡這選仙大會。”另一名女子道,她的個子高大,肌肉結實。頭發極短,竟是這年代頗少有的短發,身著一身短打,她抱胸站在之前那名女子身旁:“我倒是對這選仙大會沒什麼興趣,早知道你這麼愛湊這熱鬨,我就找你替班。”

“彆啊彆啊,我來這選仙大會一半是為了熱鬨,另一半則是為了你呀。”和氣女子笑眯眯對短發女子道。

一陣惡寒,短發女子利落地從她旁邊跳開了,跳到一名白衣男子旁,著對方眼觀鼻,鼻觀心,一副不想搭理她的模樣,她聳聳肩,隻好往旁邊走走,對坐在那邊的另一名女子道:“鶴師弟真是一如既往的簡樸,早就知道他占了這東五峰裡景『色』最好的一峰,我還他哪怕為了觀景也好,定會將這新洞府修葺的像樣一些,不想如今過來一,好家夥!還是劍修們一如既往的做派,平削一座山頂就完事,連張多餘的座位都沒有,還得自備蒲團。”

“我們劍修一向不注重物質追求,心中隻有劍與道。”不想她這次湊近的女子也是劍修,一身白衣,腰中佩劍,聽到高大女子的抱怨,她不以為然的冷淡道。

說完,她就拔出劍開始擦劍了。

行吧——高大女子怏怏的,後隻得又回到最初那名女子身邊。

“,後還是我這兒好不是?快坐在這裡,我這毯子舒服的很,取翩然海千年魚妖的鱗片所製,冬暖夏涼,可舒服了。”和氣女子說著,拍拍身下的毯子,請她過來坐,還送了一杯熱茶給她。

不止她,所有人都有,和氣女子從自己毯子上下來,手捧一隻精美的茶壺,另一隻手拿了一疊茶杯,給在座諸人一人送了一杯茶。

“嘗嘗,這是我新煉的茶丸泡的茶,裡麵蘊含了一絲綿生草的香氣,常飲可滌清神誌。”她笑嗬嗬地說。

她可比之前那名高大女子受歡迎的多,這杯茶送上來,兩名冷淡的劍修都忍不住放下之前做的事喝了一口,半晌那名鶴師弟還扭過頭來問她:“多少錢?”

和氣女子就笑笑地伸出一個巴掌。

男子便轉過頭去,將茶一飲而儘,繼續眼觀鼻了。

“怎麼還是這麼小氣啊,之前你找我詢價買不起也就算了,如今你都出竅期了,怎麼還一副不舍得花錢的樣子?”和氣女子無奈的攤攤手。

“買得起也不劃算,不過是滌清神誌罷了,多修煉一個周天一樣可以做到。”男子冷漠道。

和氣女子便聳聳肩:“想和劍修們做生意真難,真難真難!”

她們這邊正在聊天,坐在幾人中央的妙翎宮宮主卻大叫起來:“師叔祖!快將您這好茶賞我一口,我好渴!”

和氣女子便搖頭笑笑,又將一杯茶送到她麵前。

此時她們正在妙翎山的明鏡山頂,一起賞……人登仙台。

在場一共四位老祖坐鎮,其中被稱為鶴師弟的和那名女劍修都是出竅期大圓滿,高大女子剛剛進入出竅期,和氣女子修為高,儼然已是分神期。

現場修為最低的就是坐在中間的現任妙翎宮宮主青合,目前才隻元嬰期層。

本次招生……咳咳,本次選仙大會一共有五人主持,就是這五位了。

所謂登仙台,仙台自然是真的,可是怎麼登,在哪裡登,這個“怎麼”和“哪裡”,卻都在此時此刻妙翎宮宮主手中的鏡中。

所謂的仙門其實就是一件法寶,大概相當於一個巨大的傳送陣,可以將人傳送到指定場所,待到受測者進入門中,她們前往的所在其實就是另一件法寶——“天機鏡”。

整個鏡子就是一件法寶,鏡中世界說大也大,說小也小,主體材料是造化銀(金)、息壤(土)、孟婆水(水)、忘憂草(木),白硫火(火)以及金丹石(異行材料),集合金木水火土等五行材料,其中點綴對仙根異常敏感的金丹石,主要功能便是測試仙根,就連一般測試方法測不出來的異靈根,這鏡子也測的出來,不過前提是受試者身上沒有另一塊金丹石。

不過金丹石是極為珍貴的材料,這麵天機鏡幾乎就小蒼界大半數的金丹石用上了,過來尋仙的多半都是普通凡人,想也知道身上不會有金丹石。

受測者進入天機鏡中後,她們眼前的世界就會完全不同了。

沒有仙根的人眼前會是萬丈懸崖,她們會直接從鏡子中落下去,下麵的懸崖也是真的,不過自有一幫弟子負責打撈這些受測者,那邊就有下山的路,弟子們還會送這些受測者出山。

而有仙根的人則完全不同,她們眼中會出現路,每個人仙根不同,出現的路的長短、形式各不同。

一般來說,路的寬度長度預示了這個人靈根的好壞,路越寬越長,證明這個人的靈根越好,她的修仙路越長;

道路的曲折程度進一步預示這一點,同樣的長度和寬度,道路越曲折,這個人的靈根會更好,不過除此之外,曲折程度同樣代表了一個人的道心,有些人的仙根有限,然而她眼前的路卻異常複雜,這並非代表她有多好的仙根,充其量隻能代表她道心不堅,後往往隻能困在一條思路,再也出不去。

天機鏡自造出來起足有千年,關於如何使用這麵鏡子判斷人的仙根,大家各自有各自的見解,不過大體判定方法就是這兩個。

道路越長越好,可以複雜曲折,但須得能走出去。

不同的仙根程度對應著不同的門,從天機鏡出去的傳送門分為兩扇,直接對應了內外門。

兩處都通往這明鏡山頂,就在她們旁邊,不過這山頭寬敞的很,她們又布置了禁製,她們得到考生,考生們看不到她們罷了。

而說到這選址明鏡山,則是妙翎宮宮主夜觀星象,發現明鏡山今日的雲海風景最美,便想讓新來的內門弟子一出門便到這無上美景的雲上霞光,再往霞光來處望——天空中的妙翎仙宮清晰可見。那該是怎樣一副美景啊!瞬間感覺自己不一樣了有木有?

妙翎宮宮主打算的可好了。

她自己登仙門成功的時候出來的景『色』挺隨便的,那會兒她就想著,倘若有天她當上宮主,到時候一定這登仙台裡的仙台安排的特彆像仙台,今年剛好是她第一次使用天機鏡主持這登仙台,為此她精挑細選了好幾個月了,好容易選定這明鏡山,結果——

她算計了天時地利,唯獨忘了算計這人和,鶴師叔祖是劍修。

而劍修的地界總是過於樸實。

樸實就樸實點吧,勝在自然風光好,加上自己仙宮都開過來了,仰頭一就夠與眾不同,到時候自己再遣一隊仙鶴搭成鶴橋,新弟子在仙鶴飛舞中從雲頂至仙宮,這場景美的可以入畫有木有?

年紀輕輕、愛好華麗的妙翎宮宮主是標準的小仙女審美哩!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