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1章 朱璣登仙台大能之兆(1 / 2)

加入書籤

踏入仙門的一瞬間,杜楠的眼前一片混沌,不見天,不見底,隻有一望無際的黑暗。

有點像他的空間——杜楠想。

“沒事的,杜楠,雖然和『奶』還有母親、父親走散了,可是咱們四個沒有走散。”頭頂傳來當歸的聲音。

即使是這種時候他也沒有忘記先安撫杜楠,拉著杜楠的兩隻小晃了晃,他還拍了拍小杏郎,又確定大杏郎在他背後背得很牢,這才觀察起四周來。

雖然什麼也看不到,可是沒有掉去,證明他腳就有路。

心裡這樣想著,他謹慎的往前邁了一步。

然後,令人驚奇的一幕生了。

以他踏出去的足尖為圓心,一條路赫然出現在他腳!非但如此,這條路還不斷向四周延展,不是隻向兩旁,也不是隻向前後,而是向所有麵!飛快地延展!

當歸愣了愣,然後他隨即笑了,低下頭,他對杜楠說:“看,我們有路了。”

就在他說這句話的功夫,周圍又變化了,就在他們以為這條路就是他們接來要走的路時,就在他們旁邊,另一條路以線的方式切出來,正如之前出現在當歸足尖的那條路一樣,它也迅速拉伸著,很快變成了另一個一望無際的平麵,然後緊接著,一條路——

路一條接一條接踵出現,向左向右,向前向後,它們不斷交錯,不斷拓寬,直到形成一個不分前後左右的平麵,一個麵垂直於另一個麵,最後竟是在他們麵前構成了一個巨大的『迷』宮!

當歸和杜楠同時呆住了。

最後還是當歸先回神來,『摸』了『摸』杜楠柔軟的頭『毛』,他道:“路,好像有點多。”

杜楠目瞪口呆:這不是有點多,這是太多!

緊緊抱著杜楠,當歸開始往前走,雖說路多了點,可是每一條路都異常平坦,就算有其他的平麵橫『插』來,給人的感覺也不像是阻礙,倒像是另一種形式的分叉路而已。

“總覺得可以走走看?”當歸說著,牽住杜楠的兩隻小,他踏上了旁邊那條向上延展出去的平麵。

在他踏上去之前,那個平麵看起來就隻是個平麵而已,再說多一點,它看起來還像個障礙物,然而等當歸的腳踩上去的瞬間,那個平麵驟然變成了另一條路。

完全無視力規則,當歸抱著杜楠站在了新的麵上,之前的麵倒變成了牆,矗立在他們身旁,他們眼前的世界看起來就又不同了。

不唯一和之前相同的一點:他們眼前還是異常平坦,雖然有無數平麵交錯,可是給人的感覺覺不是障礙。

好吧,現在他們已經肯定的說它們不是障礙了,隻是另外的路罷了。

成功走到牆上之後,當歸又帶著杜楠和兩位杏郎走到了頭頂,看著自己頭朝朝向原本的地麵,他一開始還擔心背簍裡的大杏郎掉出去呢,後來發現大杏郎居然和自己一樣並不會掉去,他興的跳了一,然後這一跳不要緊,他居然一躍跳到另外的平麵了!

哪怕平日再老成也是個孩子,眼瞅著自己不但可以飛簷走壁,還可以一跳老遠,當歸先是驚呆了,隨即便是大喜,他開始跳來跳去,從一個平麵跳到另外一個平麵,就在他的跳躍間,無數平麵再次生成,不斷延展,然後再生成……

杜楠一開始隻覺得眼暈,可是隨著當歸跳來跳去,他竟是也得了樂趣,興致勃勃看著當歸跳起來。

他上輩子也是沒玩過遊樂園的人哩!

天機鏡裡他倆玩的開心,天機境外,負責『操』控天機鏡的妙翎宮宮主感覺就不太美妙了。

她隻覺靈氣驟逝,繼續這麼去眼瞅著自己就要被榨乾,一開始她還捏碎腰間的靈石想要吸取裡麵的靈氣,然而很快的她發現這輪到她的私房錢要被榨乾了——

什麼小仙女的形象也顧不得了,隻聽她大吼一聲:

“師叔祖助我!這靈力消耗好大,我快要被榨乾了!”

此時,距離她上句話把師叔祖們叫過來還沒超一炷香的功夫,師叔祖們正在檢索到底是哪裡出了岔子,竟是吞掉了如此大的靈力。

她們一開始還以為是妙翎宮宮主使用上的問題,還是鶴白——也就是在場唯一一名男檢修發現了事不在妙翎宮宮主,而是在鏡中,迅速調出其中一副影像,看到影像中畫麵的時候,所有人都驚呆了——

她們看到的正是當歸杜楠那邊的形!

這天機鏡裡的景象全是可以調出來的,就像杜楠上輩子的監控室,裡麵可以同時觀看無數鏡頭內的景象一樣,這天機鏡內的景象也可以同時呈現,大夥兒這才一起在這裡看監控……不,看天機鏡來著。

每個人的仙根不同,她們在鏡中看到的景象也不同,如果是在外麵,其他人自是看不到她們眼中形的,然而此時這是在天機鏡中,製作這麵鏡子使用了好些珍貴材料,其中一些材料便有化幻為真之能,這樣一來,藉由天機鏡這個媒體,觀鏡的人便能窺見眾人的尋仙之旅。

看到當歸幻化出的『迷』宮,所有大佬都驚呆了,她們一開始也以為這是個『迷』宮來著,然而隨著她們越看越多,甚至還看到了新的點麵如何生成,她們這才驚呼出聲:

“這不是『迷』宮,這是路!”說話的人是那名大女子——她名喚龍黎,乃是以武入道的一名武修。

“這麼多條路!”這次開口的是那名女劍修,看到如此驚人的場景,她也無保持冷淡了。

“不是普通的路,每條路都可以通往終點……”鶴白喃喃道。

站在天機鏡外旁觀的她們看的比鏡中人更直白一些,眾人稍稍仔細一看,便也和鶴白一樣看出了這『迷』宮的真相。

他說的是真的!所有的路真的都通往終點!內門的終點!

現場一片靜寂。

在場的所有人都十分了解這天機鏡,正是因為了解,她們才知道這個幻境代表了什麼。

道路越寬越長代表仙根越好,這幻境中的所有路全都又寬又長……都無邊無際看不出來是條路了,不是又寬又長是什麼?

道路乍看起來複雜,然而實際上每條路都殊無阻礙,期間還沒有象征心魔的障礙,簡直是條條大路通仙路!

這代表了什麼?這代表這個人無論怎麼修煉都能得道成仙!隨便怎麼修都成!

“……”一向笑嗬嗬的丹修謝觀因如今也笑不出來了,她看著鏡中的當歸像是看著丹爐中即將出爐的、世上最完美的丹『藥』,眼中滿是狂熱:“一看就是丹修的料,這娃娃我要了!”

“哪裡看出她是丹修的料了?我倒要說她是劍修的料。”現場兩名劍修騰地站了起來。

眼瞅著龍黎也要加入搶人戰局,妙翎宮宮主出了哀鳴:“師叔祖們……你們是不是忘了我?”

彼此看一眼,位老祖這才暫時停止搶人,來到妙翎宮宮主身邊,助她一臂之力來。

而這一助,她們頓時明白之前宮主為何求助了:這天機鏡簡直成了一個無底洞,正在無窮無儘的吸收靈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