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3章 嘎啦破(1 / 2)

加入書籤

“能目睹一場頓悟,從中有所得,這小女娃這算得上我等一日之師。”運行滿一個大周天,靜靜體悟自己體內的變化,末了睜開眼睛,謝觀因道。

“人之修道,最初修的乃是自然之道,如今我們開仙門,選仙才,學習傳授固然有所依,然而這所依的不過也是數千萬年前先人於重重頓悟中習得的各種自然之道,可見這頓悟彌足珍貴。”

“之前輸入鏡中的靈力就當是學費吧。”微微一笑,她看起來心情頗好。

其他人亦如此,點點頭,人人臉上帶著笑容,就連表情最漠然的兩位劍修臉上都眼瞅著有一絲快意。

由不得她們心情不好,到了她們如今的修為,想要突破靠的固然是日積月累的日常修煉,更靠奇遇,奇遇之一自然是天材地寶,之二便是頓悟。

能夠自己頓悟當然是最好的,如若不能,能夠目睹彆人頓悟也有好處,隻是頓悟有時比天材地寶更難求,起碼在場的幾位老祖,就很久很久沒有見人頓悟過了。

禁製內,老祖們在論道;禁製外,年輕修仙者們在體悟,現場一派濃鬱的學習氣氛,就連她提前安排在崖下的仙鶴們都半天不出來,八成也是在靈氣中陶陶然睡暈了。

至此,她的種種安排算是泡湯了——一派和諧之中,隻有妙翎宮宮主有點點失落。

好在她很快又振作了起來,趁今夜月亮又圓又大,她直接將仙宮開到了月亮前,待眾人清醒後安排了一出月宮祝宴,彆說,那效果也是不錯滴,沒看好多新弟子臉上如夢似幻的表情嗎?

她們一定是對即將開始的修仙之行充滿了期待。

這次的授牌儀式由老祖謝觀因直接進行,往常這個流程可都是由督考修士走的,這次幾位老祖卻直接打了架,最後還是謝觀因猜拳贏了其他幾人,這才“搶”得了這差事。

所有人都知道,這自然是想要先一步近距離看看那天才少女唄!

謝觀因如願以償看到了當歸,一近身就感覺對方身邊氣息輕盈透徹,再觀其麵,說不出的靈透,竟是長年累月靈氣灌注洗髓之相。

果然,這等美質天才,哪怕沒有尋仙,也會自動走上修仙路。

心裡感慨著,手上拿著代表內門弟子的牌子,她卻沒有將牌子遞給當歸,還是先塞進了她胸前的杜楠手中。

杜楠正在想自己這登仙台算是怎麼回事呢,就這麼被抱出來,他這雖然登上了仙台,可是總感覺名不正言不順啊!

冷不防被塞了一個牌子,他便瞪大一雙眼睛看向前方的女人。

在場身份高些的修士自然知道謝觀因的身份,他們這種新晉弟子卻是不認識她們的,剛才講話的是妙翎宮宮主,其他大佬都坐在她身後,周圍不知擺了什麼寶貝,又或者修仙者自帶光芒,總之那邊流光溢彩,他連妙翎宮宮主長啥樣都沒看清,更不用提其他人了。

杜楠呆愣愣地看著老祖謝觀因。

謝觀因也看著他。

遲疑了一下,杜楠選擇將牌子遞出去:“不是我走的。”

“可是路是你指的。”當歸卻在旁邊道。

我那叫指路嗎?明明哪條都是路!說的沒有想的快,杜楠習慣性的抬起頭,用眼睛朝當歸“說話”了。

“可是我走的是你選的路,然後咱們一起出來的。”當歸便又道。

杜楠還想說什麼,謝觀因卻笑著開口了:“這牌子你拿著,原因就像這位說的,雖然路不是你在走,可是你為她指路了,而她也信賴的走了你選的路,然後來到了這裡。”

“修仙基本上是一個人的旅途,所以修仙路上人們往往隻看到自己,你可知你們剛剛來時的路又叫修仙路?你們兩個能夠在這修仙路上不分散,最終一同來到這裡,這原本就是天意。”

“你幫扶他,他指引你,或許這就是你們一同來到此地的意義。”謝觀因說著,將杜楠遞過來的內門弟子牌塞回了杜楠手裡,看著杜楠若有所思,她想,果然,這也是個靈透的孩子。

而抱著他的小少女臉上也是一臉喜意,仿佛看到弟弟拿到內門弟子牌比自己拿到還高興。

謝觀因便微微一笑,隨即拿出另一張內門弟子牌,遞到當歸麵前。

這一回,當歸便高高興興收下了牌子,口中還對謝觀因謝道:“謝謝師姐。”

她聽之前那些監考修士要他們叫她師姐來著,不知道眼前謝觀因的老祖身份,他還以為她也是監考師姐哩!

謝觀因被這句師姐叫的一愣,隨即臉上帶出一抹笑容:“不客氣。”

說完,她還從袖內摸出一顆丹藥:“這顆築基丹,你將來或許很快會需要,算是見你麵善的見麵禮吧。”

然後她就繼續給其他弟子授牌去。

她就為內門弟子頒了牌,外門弟子那邊人數更多,便依然由弟子們負責。

豔羨的看著杜嬰嬰她們領了內門弟子牌,朱子軒和杜雨涵沒多久也領到了屬於自己的外門弟子牌,對於這個分配,朱子軒坦然的很,倒是現場監考的修士有些遲疑,為此她還特意在授牌前請教了謝觀因。

“他是異靈根,指引他去外門的是他心中的道,也是天道,天道如此,我們不可違,就讓他還在外門吧。”對此,謝觀因如此道。

那名修士便恭敬的退下了。

天機鏡中金丹石的功能主要是檢測異靈根,修仙習道固然以五係靈根為主,然而總有這五係之外的靈根,如今這些靈根被統稱異靈根,普通五係靈石無法檢測,得虧人們後來發現了金丹石,和隻要踏實修煉一定會有所得的五係靈根不同,這異靈根很難說,大平庸是它,大仙大能也是它,實際上由於異靈根頗罕見,各大門派往往還很希望招攬異靈根的弟子,異靈根像是開獎,是天道的賞賜,一旦開出大獎,整個門派都受益無窮。

因著這一出,謝觀因特意遠遠看了朱子軒一眼,看到他周圍圍著杜雨涵、杜嬰嬰、還有當歸等人,她又招人詢問了她們的關係,得知這居然是一家子,她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道了一聲:“大善!”

她當即手書一副“大善之家”,賜予了老杜家。

覺得這樣還不足以暗示這一家老小同登仙之喜,她還大筆一揮,又補了個“仙”字。

一共兩幅墨寶,就這樣同時送到了杜嬰嬰手上。

老杜家拿著墨寶目瞪口呆——這樣一來,她們家可就有兩幅“大善之家”了。

她們看著是這麼和氣的人家嗎?杜嬰嬰情不自禁對自己產生懷疑了。

畢竟,在她看來,這“善”字不是什麼好形容詞兒啊,鄉下人可不懂什麼大善小善的,她隻知道那句“人善被人欺”,太和氣的人容易被欺負,所以她從小到大就不是個和氣人,她堅信:好人好事兒做的,可是做的不能太軟和太過,讓人當你是個軟麵團,以後一想起求人做事就找上你,那是傻子來著。

一幅字兒還好,兩幅字兒就真讓人對自己有懷疑了。

看著手上的大字兒,杜嬰嬰特意對當歸和杜楠家庭教育道:“咱家雖然得了仙人這個評價,可並不是鼓勵你倆做個好人的意思,做什麼好事都得先想想自己,想想家裡,彆為了得個善名,把自己和家裡都搭進去,那樣的人彆人明裡誇他善,暗裡罵他傻哩!”

當歸便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當然,這句話是背後教育兒孫們的,得小聲說,當著送字兒的修仙者的麵,杜嬰嬰還是頗和善地道了聲謝,然後問道:“仙長……師姐,加上這副字,我家如今已經有兩幅大善之家了,家裡還有一副風雅,是咱們宮主點評,攜雲府府主所書,回去後,這兩幅字兒我要怎麼擺?誰在誰上頭啊?”

大夥兒這才知道——這就是製出風靡小蒼界的鶴裙的人家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