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5章 杜雨涵成功引氣入體引氣丹(1 / 1)

加入書籤

劍修們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青龍海邊,於是她們最喜歡帶娃去的地方也是青龍海邊。

眼瞅著杜楠又要黑回去,杜雨涵連忙在杜嬰嬰發話前給他安排了新的防曬脂膏,總算沒重新變成黑大壯,不過杜楠臉上的皮膚到底比原來黑了一點,用好聽點的詞兒形容就是蜜『色』的,看著很健康。

除此外,他眼瞅著瘦下來不,能翻跟頭了!

某天看著他跟著王劍修一起,連著翻了三跟頭,杜嬰嬰都震驚了。

“真是猜不到啊,王她們居然這會帶孩子,瞅瞅這孩子眼瞅著就不一了,敢說話了,瘦了,這好動了!不錯,真不錯!”

總,他『奶』超滿意。

對杜楠微微曬黑的皮膚她也沒有意見,來這裡修了一段時間仙,杜嬰嬰的審美潛移默化的有了改變:比,她現在不覺男兒就白才好了。

內門的男弟子分兩種,一種挺符合她原的審美,白白淨淨,安安靜靜,然而實際打交道下來,她有點嫌人做事不夠爽朗;

倒是另一種,穿著打扮都不太在意的,皮膚健健康康,平時說話也不刻意端著架著的,最近在杜嬰嬰這裡評價非常高。

“差不多白就行了,我看這邊好兒郎不注意這,閨女們也都挺喜歡的。”杜雨涵給杜楠塗防曬霜的時候,杜嬰嬰這說了哩!

杜雨涵被嚇了一跳,差一點以她這輩子的親媽又有了新桃花,偷偷詢問過當歸才知道:原來杜嬰嬰最近接觸到好種地特彆好的師兄,那師兄天天種地,皮膚能白淨到哪兒去?尤其遇到了一對師姐弟,這也是兩口子,因她們的地距離杜嬰嬰近,三人聊來,看杜嬰嬰在種地方麵是可造材,她倆偷偷把自己的門路介紹給了杜嬰嬰!

仙禽廄弄新鮮大肥的門路!

這可把杜嬰嬰喜壞了。

“『奶』已經好天沒好好修煉,天天就在地裡種地,要就是去仙禽廄擔肥。”當歸猶豫地把自己知道的事兒說了出來。

對了,仙禽廄的師兄也是位皮膚黝黑的修仙者。

杜雨涵就傻眼了:兒子不好好習她說的,親媽不好好習,她怎辦?

再說她其實也沒有習很好……今班上唯一一氣都沒有的人就是她了,也多虧她有淘寶坊管事的差事在,要不然授業師父能批評死她。

上輩子一天差生也沒當過,所有考試全都第一名的杜雨涵憋屈死了。

前她確實更在意工作,全人都修仙,總有人要好好乾活,這生活才有來源不是?她自認就是那人了,可是等到差事穩定下來,她也確實去好好上課了,誰知一上課才發現自己居然已經是差生了,一點氣也沒有,後頭所有的東西都沒法,她現在愁很。

“母親莫急,這引氣入體就像一張紙,捅破了就好了,一旦第一次受到氣,後麵就自然而然會了。”知道杜雨涵在愁什,當歸安慰她道。

杜雨涵就更愁了:當年她也是這安慰數不好的同的,然而呢?那位同的紙一直沒捅破,一直都不好。

深知一切安慰都是空洞的,到底等那層紙捅破了,母親才能真正解憂,當歸便冥思苦想,接下來的日子裡在內門的典籍館天天泡館,每天旁聽“丹”班的課,最後到丹館天天煉丹去。

附帶一提,他主修劍。

妙翎宮的課程是這設計的:一進門,所有人統一上大課,傳道有專門的修仙者,這一般是任務,符合條件的人都可以接任務,這種課基每天都有,要不要每天都上課則是人的自由,畢竟引氣入體這種事私人的很,懂了門道自己修行的好的話,根也用不著天天上課,畢竟上課也耽誤修行。

當歸便是一開始連著上了七天的課,將所有授業師父的課都聽了一遍,聽了她們每人的悟,然後就在自修室自修去了。

是了,內門有自修室,一般就在一段靈脈上,每人一格子間,比一般的格子間大一點,不過大的有限,裡麵啥也沒,就供人修煉,每位弟子有三年的免費使用時間,第一次使用開始倒計時,超過三年也可以使用,不過就需要付費了。

當歸登仙台時便是練氣二層大圓滿,今更是已經到了練氣三層,他估『摸』著自己又快大圓滿了,但是他並不著急。

反正今在她們這一屆,他已經是級彆最高的人了。

按照規矩,其他人當喚他大師姐的,然而偏生這一屆有杜嬰嬰在,大師姐的『奶』,那要怎辦?

於是一點氣都沒有的杜嬰嬰莫名其妙成了大師姐,當歸目前則是二師姐。

這輩分聽著也挺奇怪的,不過大夥兒也沒更好的選擇,索『性』就這叫了。

大課外有課,這就比較細分,畢竟修仙者日後有劍修、丹修、符修……諸多種類,一是入道方式不同,二來大夥兒也有養活自己修仙路的技能事,這一來,這課的內容就是關於此的,這算是選修課,可以根據自己的未來計劃選擇『性』的聽課,當歸前選擇的劍課,今由於某打算他倒是連丹課也去上了。

認認真真煉了一月的丹,將自己在丹室的額度用的隻剩兩年十月,當歸這天晚上帶著一袋丹『藥』回了。

吃過飯,他將這袋子送到了杜雨涵手裡。

袋子是她自己縫的,對外卻說是未婚夫給自己縫的。

看著這袋子,杜雨涵心情有複雜:自事自知,當歸這說她又是高興又是發愁,高興的是當歸什都想著杜楠,老往他臉上貼金;愁的則也是這一點,不知是不是她多心了,她總覺當歸好像當真挺喜歡做這活,這輩子的女兒可不興愛繡花啊!

算了,孩子高興就好,喜歡繡花兒又怎了?反正當歸這孩子厲害,就算有癖好,其他人敢指點他不成?就算有人想指點,自己也不能讓她指點,長都不在意,其他人又能怎?

這想著,杜雨涵便高高興興的接下了袋子。

“這是我研究了一月煉製出來的引氣丹,顧名思義,可以引一絲靈氣入丹田,每顆丹丸可引入的靈氣各自不同,母親可以試試看,或許對母親尋找氣有幫助。”當歸對杜嬰嬰頗愛撒嬌,對杜雨涵卻是敬重,著她對杜嬰嬰的稱呼,每每稱呼杜雨涵便是一口一母親,杜雨涵哭笑不。

當歸的心意她很動,不過心裡卻並沒有抱很大希望,引氣丹這名字,她聽都沒聽說過→彆看中今屬她修低,可是論見識,她怕是比好金丹修仙者都強,畢竟她可是背過了淘寶坊所有名錄的女人,這在淘寶坊都是獨一份了!今大掌櫃對她滿意的緊,若不是她修實在……無限趨近零,早就給她升職了。

這也是杜雨涵發愁的主要原因了,她修仙的人多,需要的靈石多啊!一漲薪的機會就在眼前,卻因習不成漲不了,換成誰都愁!

因此,以杜雨涵目前的見識,這丹『藥』八成是當歸煉製的新丹『藥』,這孩子聰明,辟穀丹一煉就,可那是在有方子的情況下,這種功能的丹『藥』她聽都沒聽說過,想必是這孩子自己發明創造的,發明創造一種新丹『藥』是多難的事,她可是相當清楚:丹『藥』名錄可是有數的!而這可是上萬年以來無數丹修共同努的成果了,隻研究了一月就煉製出來新丹丸,這……

這是孩子的孝敬了,杜雨涵雖不相信,可是心裡卻高興的很,果這是真的就好了,這枚丹丸載入丹典的時候一定會寫上——“此乃朱璣其母研製丸”,哪怕沒有她的名字,她也名傳千古了不是?

杜雨涵笑著『摸』了『摸』當歸的頭,當天晚上便吃了一粒丹丸。

然後,她當真受到了一絲靈氣的存在。

雖然極其細微,然而就像一陣風,又像一滴水,那絲極細極細的靈氣就這在她盤腿運功時進入了她的眉心。

杜雨涵成功引氣入體。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