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7章 一場造化杜嬰嬰引氣入體成功(1 / 2)

加入書籤

杜嬰嬰最近壓力有點大,之前閨女女婿好好修仙、務正業,她回家鬨心;如今她倆打雞血似的特彆務正業,她更鬨心。

她、兔耳村出了名能乾人,被家裡爭氣子孫拖累依舊自強息,一人扛起養家大任大女子,現在是家裡倒一了。

杜楠被她自動忽略。

於是,以內門收成到了緊要關頭為由,她老人家回家了。

這輩子第一次外宿,杜嬰嬰頗適應了兩日,她向來早上吃過飯過來,中午吃自己從家裡打包盒飯,晚上則仍然回家吃飯,如今這回家了,她先是圖省事磕了兩天辟穀丹,過兩日她就覺得這日子能這麼過,哪怕人修仙,可是非必要時刻還是不能吃『藥』,然後她就想起了之前人家說過食堂。

這輩子還沒去過食堂呢……杜嬰嬰琢磨著,這次可以趁機吃吃看。然後她就從地裡抬起頭,準備找旁邊人打聽一下食堂在哪裡。

然而——

放眼望去,山間處處綠樹青青,淡淡雲霧嫋嫋,卻是一個人都沒有。

杜嬰嬰:……

這裡就不得提一下妙翎宮靈田位置了——妙翎山內門分下來的靈田都在山上。

綿延絕妙翎山脈到底有多少山脈,八成隻有負責這塊弟子才知道,杜嬰嬰卻是不知道,她隻知道她去領靈田的時候,在她說過自己過往種植杜英的經曆後,管事弟子便額外分給了她一畝地,如今她一個人種四畝地,加上家門口開出來的一畝,如今她種地的麵積倒是和村裡時差多。

其實可以再多分一畝的,可杜嬰嬰自知自己能力極限在哪裡,便隻要了一畝,她和當歸分到的田連在一起,都在同一座山上,大概半山腰的位置,老實說,也就是她腿腳還行,然這來回一趟都不容易。

過山頭太多了,分配在每座山上靈田就少,往往是隔老遠才能看到另一個人靈田。除了當歸,她周圍倒是還有幾名弟子靈田的,如今當歸是在上劍修的選修課,人不在,就大杏郎在地頭栽著,杜嬰嬰早知道這樣,她想問的也是當歸,而是另外幾名弟子,然而明明剛才還看到她們在不遠處耕田種地來著,這次抬頭卻一個人見了。

杜嬰嬰看了看日頭,這才發現所謂“剛才”已經過去很久了,人家怕是早就提前出去吃飯去了。

也是她平時都自己帶飯吃,彆人邀她一起去食堂她向來拒絕,久而久之,人家就不再問她,於是,這下尷尬了。

杜嬰嬰看了看自己腰間的荷包,想了想裡麵辟穀丹味道,半晌決定還是得想法找個人問問食堂在哪兒。

她正這麼想呢,然後,就瞅到對麵山上人了。

也是巧了,這些山其實都挺高,哪怕妙翎宮已經在接近半山腰的地方起了好些平地,已經降低了相對高度,然而這些山的實際高度仍然很了得,拿出來任何一座,都是杜嬰嬰之前見都沒見過高度,往往大半座山都被雲霧籠罩,爬到山頂,據說還能看到雲海哩!

杜嬰嬰自己所在的這座山如此,對麵的山亦如此。

往常雲霧大時候,杜嬰嬰基本是看到對麵有山的,如今一來是正午,二來恰好今天雲霧不多,她四下望人的時候,山穀中吹過一陣清風——

嘩啦!

雲開霧散的時候,杜嬰嬰眼尖地瞅見了對麵山腰有個人,立馬的,杜嬰嬰右手張開朝那邊吼了一嗓子:

“敢問那邊兒的姐妹兄弟,咱宮裡頭的食堂在哪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山間遼闊,瞬間回『蕩』出無數啊啊啊來。

杜嬰嬰正等對方同樣吼回來呐,卻眼瞅著對方忽然縱身一跳,下一刻,竟是直直朝她飛了過來,隨著兩人之間距離越來越近,她也越發看清了對方的模樣——

踩在一個大葫蘆上,那是一位白衣女子←得虧她穿白,青山裡白呲呲往那兒一立,醒目的很,換個穿灰『色』的,她還真一定一眼瞅著對方;年紀看起來大概二十多到三十←這應該是表麵年紀,進門越久,杜嬰嬰越發知道修仙者年紀能從表麵看;一頭烏黑長發,鬆鬆的束在腦後,除了腰間掛了一根玉墜之外,身上再無其他裝飾。

穿著除了顏『色』以外都很簡樸,而這人的長相卻一點也簡樸——實在是個好看人兒來著,英姿勃勃中帶著一股風流俊俏,薄薄嘴唇帶著三分,杜嬰嬰越看她越眼熟,她記『性』好得很,多時便讓她想到了對方是誰——

給她們授內門弟子牌那個人,還給了當歸一粒築基丹!

想著當歸當時喚對方師姐對方沒否認,杜嬰嬰便也朝對方道:“原來是師姐。”

謝觀因『吟』『吟』:……嗯?

好在她記『性』也好得很,尤其這位還是特彆引起她注意的新晉弟子朱璣『奶』『奶』←得知對方一家老小齊登仙,她還特意瞅了瞅那一家子,最後寫了大字送人家,她有印象。

看著杜嬰嬰,想了想,謝觀因沒有否認,而是好脾氣道:“師妹好。”

啊……這麼鮮嫩的師妹……感覺自己都變年輕了有木有,哦嗬嗬嗬嗬嗬!

鮮嫩的杜嬰嬰:???

雖然覺得這師姐未免太和氣了,可是不管哪兒總有一兩個這種和氣人兒不是?尤其她現在最需要這種和氣人。

於是她便解釋道:“師姐,我雖然進內門有段日子,可是一直沒去過咱們宮裡食堂,剛想尋人問一下,想周圍一時無人可問,這,我就看到您了。”

謝觀因想了想:“宮裡食堂……呃……剛進內門時的食堂,讓我想想它在哪兒啊……”

謝觀因就認真回憶起來,老實說,此時距離她入內門已經至少七百年還是八百年來著?她有些記不清了,時間都記清,就更不要提那時候食堂了。

杜嬰嬰就站在旁邊看她冥思苦想,心想:好像問到不靠譜的人了,這位師姐大概記『性』不大好。

好在最後這位師姐還是想起來了,還很熱心地表示可以帶她去:“耽誤這麼多時辰,肚子餓了吧,走,我帶你飛過去。”

對方的盛情邀請下,杜嬰嬰繼仙鶴、飛劍、鶴車之後,又有了一種新交通工具的乘坐體驗——葫蘆。

而且是妙翎宮鎮教老祖之一——謝老祖知名法寶:囚天葫。

彆的葫蘆常有,謝老祖囚天葫可是不常有,天地間隻有一個,再也尋不到了。

對此一無所知,杜嬰嬰站在葫蘆上,還發表了一下乘坐感想:“這葫蘆真好!上麵看著小,一上來怎麼覺得這麼大?一看就穩當,彆說站著了,我看坐下,躺下都不成問題。”

“師妹說是,我這葫蘆啊,正確坐法還就是躺著,隻是平時礙於麵子,我要麼站著要麼坐著。”謝觀因道,說完,她還邀請杜嬰嬰坐下。

讓杜嬰嬰坐下,她自己也隨即坐下,兩個人坐在葫蘆上,搖搖晃晃往謝觀因記憶中的食堂飛去,期間兩個人還嘮著嗑。

“這可比飛劍坐著舒服多了!”杜嬰嬰讚道。

“哦?師妹還坐過飛劍?”

“嗯,我們全家就是坐飛劍過來的。”杜嬰嬰講完,忽然想到什麼,又問她:“搭乘飛劍過來考試,會會算我們作弊?”

她才想到眼前這人是師姐。

謝觀因便依然笑嗬嗬:“會,能坐飛劍過來,本來也是你們的仙緣體現,這和傳說中被仙人帶來修仙人無甚兩樣。”

杜嬰嬰這才放心,然後,她又撿了一些無關緊要開心事和謝觀因聊。

她聊全是喜事,比如兔耳村農家生活,自家杜英生意,家長裡短,獨獨修仙事兒沒怎麼提。

其實也沒什麼好提,引氣入體都沒有做到,她揭自己短作甚?

偏偏這些和修仙無關的事兒偏偏對了謝觀因心思,修仙事兒她熟啊!特熟,每天都做,旁個人過來找她,聊還是修仙事兒,修仙對她來講已經沒什麼新鮮了。倒是這些農家事兒在她聽來實在新奇。

她聽得著實津津有味,直到地方到了她還在那兒聽呢,於是本想將人送到就走人謝觀因改變了主意。

“師妹,如我們一同去用餐?”

杜嬰嬰無所謂啊,於是謝觀因便壓著葫蘆飛到了食堂門口,囚天葫一收,和杜嬰嬰一起走了進去。

彆說,這舊地重遊,又勾起了謝老祖興致,她一路走過去,臉上興味比杜嬰嬰還濃,雖說是她帶杜嬰嬰來的,然而真正進來她比杜嬰嬰還搞清狀況,最後還是杜嬰嬰找食堂師傅打聽清楚了這飯要怎麼打,看著跑沒影謝師姐,杜嬰嬰做主點了幾個菜……最後端到了食堂中央→她算是看出來了,這位師姐怕是真沒來過食堂,要麼就是來過也忘了,如今她對這食堂正是好奇時候,安排在食堂裡、方便她瞅來瞅去的地方最合適。

得說,這個安排深得謝觀因意。

對於坐了這麼個熱鬨位置,謝老祖滿意極了,低下頭瞅瞅杜嬰嬰點的幾個菜,雖沒什麼特彆的,卻恰好都是她沒吃過菜,謝老祖便更是滿意。

她今天還就想吃口新鮮。

“師妹破費了。”她笑著對杜嬰嬰道謝。

“沒有,都是食堂最便宜菜。”杜嬰嬰實在道。

謝觀因:^_^

保持微笑,看著張羅都不張羅一聲,已經大口吃菜女子,謝觀因越發覺得杜嬰嬰是個妙人兒。

如果說謝觀因一開始和杜嬰嬰展開交談是因為朱璣話,從兩人在葫蘆上聊天開始,就是因為杜嬰嬰本身是個很好的交談對象了,看似冷漠其實練達,看似粗線條實則粗中有細,與人交往會很好的保持恰當距離感,還時有出人意料卻沒有驚嚇隻有驚喜,和這樣的人交往,實在很愉快。

就這樣,謝老祖愉快地和杜嬰嬰一起將大盤子裡麻醬拌黃瓜、紅燒獅子頭、炒時蔬吃完了,連食堂提供免費柿子蛋花湯都喝光了,末了聽杜嬰嬰說這湯免費,可以無限續碗時候,兩個人還一起又去打了一碗,然後咕嚕嚕,又喝光了。

打湯的時候,謝老祖看到菜牌上酒名有些好奇,就打了一壺酒,又要了一碟花生米,她便拎著酒端著花生米,載著杜嬰嬰重新上了葫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