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8章 嘎啦破2嘎啦嘎啦嘎啦(1 / 2)

加入書籤

最後滴靈霖散開之後,當歸從隔壁的地裡偷偷冒出頭來,走向杜嬰嬰,看著猶自緊閉雙眼的杜嬰嬰,時他不敢貿然喚醒她。

這段時間以來,因為杜嬰嬰忙於種地整天不著家的緣故,生怕她出事,當歸也有陣子回家睡覺了,每天還是回去次,和他人報告杜嬰嬰的況,然後晚上杜嬰嬰睡在靈田裡,他也跟著睡在隔壁自己的靈田。

他就這樣站著,直到杜嬰嬰自己醒來。

終於自沉睡中醒來,杜嬰嬰睜開雙眼,道:“我悟了。”

她說完,看向旁邊的年,繼續道:“當歸,以後怕是你得窮些了,『奶』悟了,『奶』不適合煉丹。”

“『奶』就是莊稼人,即使修仙了也還是得種地啊!”

看著這樣的杜嬰嬰,當歸忽然了,“事的,『奶』。”

以謝觀因為首,無數祖自閉關中醒來,她們早在之前造化草引動驚人靈氣『潮』的時候就被驚醒,然卻無人敢動,隻是各自從洞府中趕過來,遇到第趕到的謝祖的時候,才曉得引發這切的乃是她手中那顆久久不發芽的造化草種。

“恭喜祖。”即使在妙翎宮,謝觀因也是祖中的祖,乃是傳說祖中的名,祖中人人皆知這造化草對她的意義,知曉這造化草開花,配上謝觀因的煉丹術,她接下來的升階再不是問題,是以所有人都朝她道賀起來。

謝觀因卻有向往常那樣瀟灑自如應對各方來賀,隻是雙目瑩瑩注視著前方猶在薄霧籠罩中的半山腰,然後,忽來陣清風吹散雲霧,裡麵的景終於『露』了出來。

他人第眼看到的都是靈田中那瑩瑩點綠的造化草以及它頂端開的雪白花朵,謝觀因看的卻是坐在造化草前的杜嬰嬰。

騎著葫蘆,她從天空降。

注意到她的到來,杜嬰嬰咕嚕站起來,隨即用鏟子精心將造化草從土中移出,就移到她平裡轉移高階杜英用的破花盆中,然後,她將這花盆往謝觀因身前遞。

“恭喜師姐。”種來種去都種出來的草種開花了,應該恭喜她下吧?杜嬰嬰想不出他更合適的詞,隻能如此道。

卻不知這句話正是最適合此時此景此人的話。

謝觀因終於了,接過花盆,她先是仔細看了眼這造化草,隨即又細細看向杜嬰嬰:“還要感謝師妹。”

“不客氣。”

杜嬰嬰這邊無所謂的擺了擺手,謝觀因身後、隨她起從天空落下的他祖卻震驚了,謝祖何時多了這樣位師妹?顯易見,這造化草怕是她為謝祖種出來的,可觀修為……煉氣九層?莫非對方是隱藏了修為?

這些閉關多年的怪物,錯過了今年的登仙台,她們中自然無人知道杜嬰嬰這名新晉的內弟子,還是後頭跟著也飛下來的龍黎瞅著杜嬰嬰有點眼熟←她參主持了今年的登仙台來著。

然此時此刻,有人過去打擾裡頭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困擾多年的問題朝解決,知道自己的修仙路可以繼續下去,謝觀因發出了豪爽的聲。

看她得開心,杜嬰嬰就也樂了。

她不是笨人,事到如今,她已猜出來謝觀因不是什麼“師姐”,八成是什麼大人物。隻是這些人為何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卻是概不知。

她剛才睡著了且睡得實,竟是睡了這輩子以來最好的覺。

當歸有心告訴她,然這麼多人在這裡,他時倒也找不到合適的機會『插』話。

最後還是謝觀因告訴杜嬰嬰之前發生了什麼。

“……你修為時間尚短,若是積澱多些,基礎更牢靠些,直接生成金丹怕是也不是問題。”謝觀因為她惋惜道。

杜嬰嬰卻擺擺手:“已可以了,哪有那麼多好事,我已占儘便宜啦。”

得知自己如今已是練氣九層的“高手”,杜嬰嬰忽然意氣風發起來,瞅瞅旁邊的當歸,又瞅瞅謝觀因:“師……師叔?我可以回家了不?好些天回家,怪想孩子們的。”

謝觀因便:“之前不是直叫師姐嗎?那便繼續喚我師姐,你回家去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杜嬰嬰拒絕了:“不了,我家鶴在這裡哩!我和當歸騎它回去。”

“行吧,師妹。”謝觀因『吟』『吟』道。

瞅了她眼,轍,杜嬰嬰就這麼當著群祖的麵簡單收拾了收拾,拉著當歸,背著大杏郎,最後騎著頭霧水的阿鶴回家了。

如今正是上午,按理說杜雨涵應該正在外頭上班,然如今她卻是在家的,和朱子軒起,兩人正著急呢,就看到杜嬰嬰她們駕鶴飛來。

看阿鶴,夫妻倆嚇了跳:“媽呀!你怎麼變成這樣子了!”

杜嬰嬰被她們說的愣:“我有什麼變化嗎?”

難不成這修煉到煉氣九層還能讓人外觀起變化?可惜她不是隨身攜帶鏡子的人,瞅不見。

杜嬰嬰正想著找鏡子呢,就看到杜雨涵和朱子軒都跑過來了,圍著阿鶴轉來轉去,朱子軒道:“不是說您,說的是阿鶴,阿鶴怎麼變成隻雜『毛』鶴啦!”

這點杜嬰嬰也發現了,騎鶴的時候就發現阿鶴掉『毛』了,黑『毛』下冒出了白『毛』,白『毛』上浮著黑『毛』,覺得這樣子不舒服也不好看,杜嬰嬰邊騎它邊還幫它拽『毛』哩!

不知道是不是她拽的太多,如今阿鶴身上的羽『毛』黑白斑駁,看著還不如以前。

眼瞅著傻乎乎的阿鶴還發覺自己變成了什麼模樣,杜嬰嬰連忙阻止朱子軒進步發表意見:“呸呸呸,什麼雜『毛』?這叫蘆花『色』!”

朱子軒就扭頭,看向了自家雞窩裡唯隻蘆花……雞。

從來隻聽說過有蘆花雞,這蘆花鶴……朱子軒發愁接下來的鶴袍要怎麼製了。

不過,杜嬰嬰他們已回來,夫妻倆總算放了心。

“母親您不知道,方才妙翎宮方向奇叢生,又是打雷又是閃電,飛龍遊鳳的,我們在鶴都都瞅著怪嚇人的,我擔心你們,這不就趕緊拉著子軒回家了。”杜雨涵對她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