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72章 麒麟空間出現了變化(1 / 2)

加入書籤

彆問,問就是在給麒麟做窩,第一次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所有人的反應都和張劍修差不多,第一個反應就是不信:畢竟那是七個劍修連手才能抓住的神獸,杜楠一個小孩,怎麼能抓的著哦!

是杜楠捏的怪認真的,表情也嚴肅,聽張劍修說,為了給麒麟做窩,小夥還特意去內門的典籍館看了一天典籍哩!光憑這份認真,她們就不能笑。

於是以王劍修為首,所有人都信誓旦旦保證道:以後杜楠的嘎啦破……不!青麒麟她們一定不吃!

說完,就繼續笑嗬嗬看小娃娃繼續玩泥巴了。然後看著看著,就覺這小娃娃真認真啊——

杜楠不是普通的玩泥巴,他從河裡拎了河水,從附近挖了好些土,先嘗試『性』的往土裡加水,加一點『揉』幾下,直到找到最合適的水土比,記下來,這才將所有土分成均等的數份,河水也是,撿了一根短差不多的樹枝,穿好圍裙以免泥巴汙了衣裳,這才開始自己的捏泥巴大計。

所有人看的一愣一愣的:這是玩泥巴?現在的小娃娃都是這樣玩泥巴的?那她們小時候豈不是連泥巴都不會玩?

杜楠實在是把泥巴玩出了排場來。

隻見杜楠將每團泥巴『揉』麵團似的『揉』了好多下,直到硬度達到一定程度,他便以那根樹枝為尺,將這團泥巴塑成一個正方體←寬都和那根樹枝一樣!每一團泥巴都樣『操』作,沒多久他便了好些塊一模一樣的泥磚。

就這樣有條不紊做出了一塊一塊泥磚,不不說,這麼些泥巴磚擺在一起的時候,當真壯觀的。

彆說張劍修了,就連杜楠自己人看到他這捏泥巴的陣仗都被唬了一下,大概是太專業了?於是接下來不管杜楠找她們要什麼,她們都給了。

杜楠找他媽他爸要的是用完的靈石。

就像用完的廢電池,他有好些這樣的廢靈石,一來是節儉舍不扔,二來是朱軒覺這些靈石用完了也好看,頭做個東沒準用上,久而久之,他就囤了好些這靈石,如今杜楠把它們從他爹娘那兒都要來了。

杜楠找他『奶』要了好些杜英,他原本的意思就是要一些最普通的杜英就行了,是他『奶』如今一場造化下來,田裡就沒有普通杜英,最次的也是二級甲等杜英,這還是原本留在裡育苗、沒放進地裡趕上“造化”的,不想浪費這麼好的杜英,杜楠索『性』直接找他『奶』要了一把。

然後到了當歸這裡,杜楠請他最後壓陣,等他弄完幫忙。

當歸便點點頭,笑『吟』『吟』的守在旁邊看杜楠繼續忙活。

至此,杜楠已經完成了搭窩的全部準備了。

接下來,他便將之前捏好的泥巴磚拚在一起,捏成磚塊隻是方便他拚裝而已,等到用泥巴磚將形狀大致搭好,他便將其中一些泥巴重新加水抹平,將從他爸媽那兒要來的靈石一顆一顆鑲嵌在底部,稍後在旁邊將他『奶』給他的杜英草了一圈,這樣一來,一個“枕仙草,倚寶石”的窩的雛形便出來了,稍微調整了一下,確定差不多之後,杜楠便請在一旁等候多時的當歸施法,先用土係法術讓泥巴磚之間聯合的緊密,緊接著施咒讓靈石固定在泥土上不會掉落,緊接著來了一場雨水咒,飽含靈氣的甘霖落在新的杜英草上,好些杜英當時就芽了。

看到成品的眾人都有些目瞪口呆,彆的不說,單說這窩,還真有點仙氣!尤其是幾位劍修,看著眼前珠光寶氣的麒麟窩,想想自大石頭一劈隨便弄出來的石床,頗有點人不如嘎啦破的意思。

頭和杜楠商量商量,如果這窩一直沒有嘎啦破用的話,能不能留給她們用用……幾名劍修不約而的想著。

是,看這孩準備的這般好,竟是一副真心想養嘎啦破的樣,也罷,哪個小孩小時候不想養點什麼?她們小時候還想養貓養狗養大鵝哩!

如此這般,幾名劍修幫杜楠尋起嘎啦破來,龐劍修說那天聽到過一頭嘎啦破的叫聲,聽聲音應該是個小嘎啦破,小孩養小嘎啦破,絕配!

憐那頭小嘎啦破,這些日隻要一去外頭覓食準備能聽到幾位劍修的聲音,整片海岸沒個安全地方,每天隻有在杜楠的空間能夠感受到片刻安寧,尤其是——在外頭放了幾天之後,確定杜英草已經夠高度,杜楠把自己做好的麒麟窩扔到空間裡來了。

破啊!破破破啊!多麼豪華的嘎啦破窩!傳說中最大最強壯的嘎啦破的窩大概也不過如此吧?

窩在自己帶進來的爛泥巴裡,小嘎啦破騰地站起來了,閃電般跳到那個窩附近,小心翼翼聞了聞窩上杜英草的芬芳——

破——多麼好聞的仙、草、芳、香!

緊接著,它輕輕的用左前蹄碰了碰窩上的寶石——破!這也是傳說中的寶石嗎?

然後,“騰地”一下,小嘎啦破窩在杜楠做的麒麟床上,也不挪地方了。

真·不挪地方,為了霸占這個完美的窩,它不但晚上一定要來杜楠的空間裡休息,就連天杜楠把窩拿出去曬太陽順便給杜英草施肥,它也壯著膽圍在窩旁邊不走,也正是因為如此,其他人也就第一次見到了這頭小嘎啦破。

好黑一拖把——幾乎所有人第一次見到它的時候都這麼想,然後眾人隨即想到了它能是什麼:

好夥!杜楠當真把嘎啦破……青麒麟抓到了!?

劍修們的口水當時就有點泛濫,泛濫的小嘎啦破小身一抖,看了一眼自己的窩,它躲在了杜楠身後,卻勇敢的沒有落荒而逃。

而劍修們也戰勝了自己,一頭嘎啦破就在她們麵前,她們愣是沒有撲過來,隻是心裡流著淚——完了,嘎啦破沒了,嘎啦破床也沒了……

心裡流淚,臉上卻還掛著笑容:“這麼厲害,杜楠當真抓了一頭青麒麟啊!”

然後,她們便對上了剛剛抬起頭來的杜楠的一雙黑眼睛。

剛剛脫了點『奶』膘的小孩,臉蛋還是蘋果似的飽滿,下巴卻尖了,恰似一個杏仁的形狀,上麵嵌著的一對烏黑大眼,小鹿似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