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79章 初壤放開我讓我走!(1 / 2)

加入書籤

知道仙君派人來尋大麒麟的天,杜楠前想後覺得還是得把麒麟還回去,他自是趕不大麒麟的,所以能讓那仙君研究看看怎麼把他家的麒麟拖回去。

他打算第二天一早就過去,誰知,天晚上,那大麒麟自卻離開了。

第二天歸再次過去打探消息他才知道,那大麒麟竟是昨天晚上又回去了,被人發現的候,它正在獸廄裡吃仙草呢,一副沒事麒麟的模樣,宛如自從來沒失蹤過。

還能怎麼著呢?仙君的人能撤了馴獸啟示,留禮物一堆,最後帶著麒麟了。

杜楠也就鬆了口氣。

然後——

又隔了四五天吧,那大麒麟又回來了,這回,頭上頂了一顆老大的靈石。

杜楠:……

然後在他這裡待了沒兩天,又離開,然後過幾天又回來……

真·住旅館。

就是不知道這麒麟是把仙君那裡旅館還是把他這裡旅館了。

不過,就憑那大麒麟每次空爪離開、總帶點什麼回來,怕是仙君那邊是旅館的可能更高。

不對,不是旅館,而是工作場合。

大麒麟八把那邊做拿工錢吃飯的地兒了。

那仙君後來再沒派人過來發尋獸啟示,看樣子也是發現並默認這點了,眼瞅著連唯一能做點什麼的仙君都不管了,杜楠還能怎樣,他也不管了。

如今他的空間對於麒麟們來說大概就是個開放場所,隨便來,隨便,還能順便相親仔的那種。

阿青金就是大麒麟住到他空間後第二年的,沒絲毫預警的,濕漉漉的小拖把就這麼裹著一團濕泥巴現在那片逐漸擴大的“黑土地”上,仿佛就等著被他看到似的。

杜楠心念一動,小麒麟就現在他懷裡了,阿青和阿金在旁邊好奇地看著它,小家夥也不怕,被他抱得很舒服似的,還在他懷裡打了個滾,這一滾,想到它身上裹著的黑『色』泥巴可能是什麼,杜楠趕緊端水它洗澡。

那麒麟屎看著酥軟,仿佛一粒一粒的乾燥土粒,然而實際上『摸』起來卻是膠質的感覺,軟而黏,一粒一粒連的緊密,杜楠它洗了好半天也沒能將那泥巴從它身上洗掉。

心一動,杜楠將阿青阿金喚過來一『摸』,他這才發現阿青阿金身上居然也這樣一層膠質的黑泥,不過它們身上的黑泥不知道是不是間更久一點的緣故,和身上的鱗片『毛』發結合的渾然一體,看起來就像天然上『色』一般。

想到阿青阿金身上一直糊著這麼一層屎泥巴,杜楠瞬間感覺不太好了,它們可經常上床哩!他的床!

可是床不是剛剛上的,也不是就上了一次兩次,看著頭小麒麟,杜楠歎口氣,繼續打理起小麒麟來。

這粑粑洗是沒洗掉,甚至水裡乾乾淨淨,一點渾濁都沒,杜楠能放棄把粑粑水洗掉的打算,開始梳子它梳『毛』。

年麒麟身上大部分都是鱗片,在頭部,身子部,還四肢末梢『毛』發,而小麒麟卻不同——它們身上到處都是『毛』,還是很長的『毛』,阿青梳『毛』的候杜楠還看過,『毛』發根部沒鱗,一點鱗也沒,是它們的『毛』發長得極其細密,恨不得一個『毛』孔來十根『毛』的那種細密,寄蟲根本沒法在『毛』發根部存,而因為『毛』發厚,怕是被咬一口也不在怕的。不過因為麒麟們似乎很喜歡去海邊叼嘎啦吃的緣故,幾乎所麒麟的巴、脖子方、乃至腿上、腹部……但凡垂墜到海水的『毛』上都綴著好些海藻,還一些小貝殼什麼的,杜楠前阿青阿金清理掉的就是這些東西,不過沒多久它們身上又綴滿了小貝殼就是了。

如今這頭新的小麒麟身上卻是還沒這些貝殼,濕乎乎一團黑……泥巴——杜楠決定催眠自那是泥巴,這些泥巴比他空間的“黑土”更黏,尤其它現在小麒麟身上的候,清理掉它們了不可能完的任務,杜楠索『性』就把它們梳理到小麒麟的『毛』發上,根根『毛』發均勻塗滿“黑泥”的候,新的小麒麟也了一個黑糊糊的小拖把,就和小號的阿青阿金似的。

杜楠將它往地上一放,小家夥軟軟的跪臥在地上還站不起來,而此阿青和阿金似乎觀察夠了,湊到它身邊『舔』起它的膝蓋來,似『舔』舐也似鼓勵,更像是一種催促,在阿青阿金的幫助,小麒麟沒過多久就站起來了,風一吹,濕漉漉的『毛』發乾燥後,它竟是跟在阿青阿金屁股後頭小步跑了起來。

“唉喲!阿青阿金這是啦?”天晚上,過來蹭飯的劍修們稀奇道。

杜楠:……

杜楠能說什麼呢?他能說他空間裡不止一頭麒麟,而是好多好多麒麟,這頭小麒麟是其一頭大麒麟的嗎?

他不能,所以他能不吭聲。

劍修們便將他的不吭聲做默認,然後愉快地小麒麟起了“阿青金”這個名字。

杜楠:……槽多無口。

於是,明明自還是幼崽,公母也不知道,在眾人眼,阿青阿金經了一對小夫妻了,還是一對新手爸媽的小夫妻。

阿青:?

阿金:?

倒是阿青金挺高興的,每天活潑潑跟在阿青阿金屁股後頭,怕是早把親娘忘在了腦後。

不過杜楠感覺它親娘大概也樂得如此,每天門上班、領(偷)了好東西就回家,小麒麟都一歲半了,杜楠也沒見她看過小麒麟一眼。

還不如阿青阿金負責任哩!

不過,說到小麒麟身上的“黑泥”——麒麟粑粑,杜楠前頭疼過的每日鏟屎場麵並沒現。

年來,他空間的黑『色』土地並沒多多少,除了麒麟們大規模搬進來築窩現了大量“黑泥”,後這些黑泥的增長就很緩慢,一年半的增長怕是都沒小麒麟身上帶著的黑泥多。

加上根據杜楠觀察,阿青阿金的粑粑也少了。

前它們主要吃嘎啦,粑粑就多一些,如今它們跟了他,杜嬰嬰想要好肥就很舍得好料,種的杜英也它們留一份,誰知這一吃杜英,兩頭麒麟倒了每隔好幾天才拉一次了,而且吃的杜英等級越高拉的越少,杜嬰嬰很鬱悶,奈何兩頭小麒麟如今最愛的主食了杜英,嘎啦雖然還『摸』,是每天不吃杜英就吃不飽似的,兩頭小麒麟瞪著大眼睛巴巴跟著杜嬰嬰來回跑的模樣……饒是杜嬰嬰也敗陣來,還是繼續它們吃杜英了。

倒是阿鶴新奪回了杜嬰嬰心裡的位置。

每每瞅著兩頭小麒麟,杜嬰嬰最後還是『摸』『摸』阿鶴,語心長道:“阿鶴,這個家裡啊,最的還是你啊!”

阿鶴就特、彆、驕、傲!

對了,如今隨著杜雨涵的升遷,她經配上木鳶了,不是朱阿婆那種破舊的木鳶,而是一種很新奇的款式,平可以小小一枚收在戒指內,使的候拿來就是好大一艘木鳶,上麵的座位寬敞又舒適,還儲物空間,如今小夫妻倆去鶴都上班上學都是自開木鳶過去的,阿鶴則了杜嬰嬰和歸的坐騎。

至於杜楠,杜楠自然不愁,他頭麒麟呐!

每天或者阿青、或者阿金馱他去內門,他也不做彆的,就去典籍館讀書。

大概因為一空間麒麟的緣故,他對珍獸類的書籍特彆感興趣,年來,他慢慢將典籍館裡珍獸類的書籍讀了一大半,期間他還知道了了不得事情。

典籍館的館長——敦儀不是人,而是一種名叫蛤的妖,那是一種體型特彆巨大的妖,目前知習慣活在翩然海,喜水,喜『潮』濕,喜潔,喜安靜,喜歡進食富含血肉物,天混沌仙骨,腹巨大空間……光看這些描述還看不什麼的話,後還細細記述了對方的長相,甚至還一幅畫像,看到畫像的候杜楠愣住了:這不就是敦儀嗎?

他沒好意問,知道一天他看到敦儀從書架上將那本書抽來,在後頭補充了什麼……

“這是我寫的,自傳。”看著目瞪口呆的杜楠,敦儀並不隱瞞,而是非常坦率地說了:“你不覺得我長得和你們人類不太一樣嗎?”

杜楠:我確實覺得不太一樣,可是這世上也確實長得和其他人不太一樣的人類嘛!

敦儀便『摸』了『摸』巴:“難不我這人形幻化的還挺功?”

杜楠:抱歉我好像你錯覺了……

然後,坐在典籍館的長凳上,兩人繼續聊了兒天,杜楠才知道敦儀乃是數千年前翩然海的大妖,在翩然海興風作浪,讓妙翎老祖將翩然海一分為二,把整個妙翎宮安放在央的主要原因就是他。

“她把我關起來的地方幾本書,那些書很趣,然後,我讀了更多的書,就覺得原來的日子沒意了。”

“再後來,我就找她要了世間所的書,雖然目前妙翎還沒完她的承諾,可是我如今也了這許多書,未來還可以更多的書,這很好。”敦儀慢條斯理道。

“難不我們現在都是在你的肚子裡?”杜楠驚呆了。

得到肯定回答後,杜楠又疑『惑』了:“可是你到底是怎麼自現在自的肚子裡的?”

敦儀便僵硬的勾了勾嘴角:“將來你也可以做到的,每種混沌仙骨都自奇異的地方,還需要自『摸』索。”

杜楠:……敢情你早就知道我空間啊!

仿佛看了他在想什麼,敦儀就指了指自的肚子:“大概這是我的天賦,也就是你一開始空間不穩才能被我感知到一點點,現在,我經什麼也覺不來了。”

杜楠就瞅瞅敦儀,敦儀又瞅瞅他,末了,兩人像是了一個共同秘密似的,一起笑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