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80章 樹帶著所有東西跑了跑進了杜楠的空間……(1 / 2)

加入書籤

“初壤?”杜楠知道個詞兒,杜雨涵些天整天找材料,苦尋不見的初壤這項材料就連他都知道了,他還找敦儀打聽過哩!難得有敦儀也沒聽說過的東西,他段時間便一直埋頭苦查,查資料。

『就在你身上!!!不對,藏得更深,簡直就在你的血肉裡,在你的骨頭裡——』大樹急促的說著,雖然還沒有連根拔起←根須太多沒法一次全拔出來,不過也拔出了好些樹根,如今些樹根全部扒在抱著杜楠的當歸身上,還在拚命往裡探,目標嘛——自然是當歸懷裡的杜楠了。

畫麵實在有點慘不忍睹,而樹說出來的話更不像樣,不知道的人聽到他話,八成還以為他想吃小孩,不過聽不到也不差什麼了,家夥的動作看起來就很像要吃小孩的模樣。

好不容易將一根樹根搭在了杜楠身上,大樹先是滿足地哆嗦了一兒,隨即表現更饑渴了。

“嗯,他說有很濃鬱的初壤的氣息。”淬玉師父在轉述那棵樹的話。

他?用力把搭在杜楠肩膀上的樹根拽下去,當歸一心兩用聽到了師父話中的關鍵詞。

難不成樹還能說話?說隻有他師父才能聽到、其他人聽不到的話?他想。

對方又提到了初壤——當歸頓時充滿了警惕。

“他說在杜楠的血肉裡,在他的骨頭裡……”要不然說淬玉是個沒眼力見的,麼敏感的詞兒也不知道選擇『性』複述,他愣是原封不動說了出來,眼瞅著當歸都要炸『毛』了,他還不知收斂,好在大樹及時說出了關鍵詞,好歹沒把當歸內心的聯想繼續往吃小孩方麵帶了。

“……他說,在他的空間裡。”淬玉轉述道。

吃小孩的危機雖然暫時解除,可是對方卻一語道出了杜楠的空間,當歸更警惕了。

倒是他懷裡,杜楠自己開口了:“說的初壤是這個嗎?”

說著,他從當歸懷裡伸出了小手,張開,『露』出裡麵一小坨黑『色』。

看到這坨黑『色』,大樹連話都顧不上說了,直直朝它刺出自己的樹根——

他的動作是那麼快,以至於杜楠本能的覺不太好,可是他太小了,動作又太慢,隻能眼睜睜瞅著對方的樹根劍一般刺過來。

同樣覺不好的還有當歸和淬玉,兩人一個近一個遠,一個用手一個使劍。然而那大樹速度不比淬玉慢卻比淬玉距離杜楠近,比當歸距離杜楠遠速度卻比他快得多,以至於兩個人竟是都沒攔住,隻能看到那樹根刺到了杜楠托著黑土的小手上。

然而——

本以為會有的鮮血淋淋的一幕並沒有出現,包括杜楠在內,現場的三個人一齊往杜楠的小手上看過去:隻見一根小小的樹枝抵住了那即將刺入杜楠手掌心的樹根,尖對尖,枝對根,卻是小杏郎幫杜楠頂住了大樹的攻擊。

『哦——』大樹愣了愣,仔細看了看小杏郎,原本刺出去的根須瞬間化為須手,還扯著小杏郎看了看:『這是哪裡來的小樹妖,看著有些眼熟。』

他正說著,看著被自己抓在“手”上一副恐懼模樣卻仍然張開身體護著下頭兩個孩子的小杏郎,透過他的枝體,又看到了下方的杜楠。

睜著一雙烏黑的大眼睛,小男孩安靜地看著他,眼中沒有恐懼,沒有好奇,隻是那樣看著他。

被這樣一雙眼睛如此平靜地注視著,不知怎的,大樹忽然就覺自己之前的動作不妥,須手一鬆,他將小杏郎放了回去。

『對不起。』他自己都沒想明白的功夫,道歉的話已經說出來了。

“他說對不起。”還被淬玉如轉述了。

然後,他就看到下方小男孩小嘴巴微微一張:“沒關係,小杏郎說他沒受傷。”

原來對方剛才之所以那麼看著自己,不是因為自己,而是因為那小樹妖嗎?大樹靜靜想。

腦子一冷靜下來,他頓時覺非自己之前的動作不妥,現在的動作也不妥,整個樹都罩在一對小孩身上,、、成什麼樣子。

原本恨不將對方團團圍住的根須挪回來,重新虛虛紮回附近的山石之中,大樹看起來又是一副千年古樹寧靜致遠的樣子了。

不止外表,就連在淬玉識海中也是表裡如一的安靜,淬玉當時就有點鬱悶:人什麼時候麼安靜過?對著自己永遠那麼聒噪,如今換了個麵對的人居然就和換了棵樹似的,居然這麼了?難不成之前真是他自己不對,才讓那樹成日那麼暴躁?

淬玉師父反思中。

倒是外表一派“高樹”形象的大樹內心其實沒有那麼安靜,夢寐以求的東西就在麵前了,他激動的不了!忍住嘴忍住樹乾忍不住根須,在山石下,他的根須無控製的往杜楠的方向試探著、偷偷『摸』『摸』的往前伸啊伸,仿佛樣就可以趁人不注意伸到那個充滿濃鬱初壤氣息的空間中。

杜楠:……感覺到了,一直餘震不斷哩。

想到這裡,他就示意當歸放自己下去,朝那大樹的方向走過去,期間小杏郎一直十分警惕的纏在他身上,恨不用自己的身體給杜楠織件小馬甲,任由他奮鬥著,杜楠隻是慢慢走著,終按照自己的步調走到了棵大樹前。

真高啊……抬起頭,看看那直穿入雲霄的粗大樹乾,又看看雲霧中幾乎可以用遮天蔽日來形容的超大樹冠,杜楠想。

然後他回正腦袋,小手抓著那坨初壤,對大樹道:“想要個?個就是初壤?”

大樹就慌不迭抖抖樹冠,用行動代替了聲音。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