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84章 姬夜雨杜楠有師父了(1 / 2)

加入書籤

大杏郎的樹樁安靜的燃燒著,矮矮一截樹樁燒出了好高一截火焰,剛睜眼的那個瞬間,歸差點以為自己看到了大杏郎!花的大杏郎!

火樹銀花一般,他麵前是一棵火燒成的樹。

果不是大杏郎的樹根抱著他,歸一定會衝過去的,然而大杏郎用樹根抱緊他,溫和有力又堅定,歸就這麼看著大杏郎的樹根燃燒,燃燒到一定程度火勢漸漸熄滅,好高好高的火勢落下來,重新棲息成一段焦黑的木頭,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那焦木裂來,一段好生嫩生的新綠『露』出來,然後,他從裡麵走出來。

小杏郎?

看到他的第一眼,幾乎所有人都這麼想,就連小杏郎自己都被嚇一跳,一下子跑到對方麵前,照鏡子似的和對方比比,這一比就發現兩名杏郎看起來個頭還真差不多,仔細看看小杏郎還高一些哩!隻是從樹樁子裡走出來的杏郎渾身新綠,一看就鮮嫩不少,倒顯得小杏郎看著老相了些。

小杏郎才不管這些,他就知道一點:他、現、在!比大杏郎高啦!

伸出一隻小枝手在自己和對方的“頭頂”比比,他得意的將自己比對方高出的距離比劃對方看。果杏郎們也會說話,小杏郎現在八成正在聒噪:看,我現在比你高啦!

然而大杏郎就是大杏郎,即使重新刷上綠漆變青嫩了依舊也是大杏郎,隻見他立刻將地底的樹根往上拱起一點,身高瞬間增高數寸,立馬把小杏郎壓下去了。

小杏郎也想模仿,然而他的樹根可不比大杏郎粗壯,大杏郎上麵的部分雖然燒沒,可是下頭的樹根卻留存好些,尤其是兩根主根須,比他地麵上的身子還長還粗哩!大杏郎可以憑借粗壯的根須輕而易舉的將自己抬高,小杏郎可做不到,不知是不是長身體的時候抱了個太重的娃的緣故,他的根須又細又密,仿佛無數細線紮入土壤,雖然夠結實,但到底不大杏郎的根須壯實。

於是小杏郎隻能呆呆地看大杏郎踩著“高根”從他麵前牛氣哄哄地走過去了。

大杏郎就是大杏郎,哪怕體型今比小杏郎還要小一圈也是大杏郎。

大杏郎將歸從地上拉起來,還他拍拍身上的土,期間路過小杏郎之時從他的背包裡拿出水壺來,然後走到旁邊正在啃餅的杜楠旁邊,把水壺遞他示意他喝水,最後在杜嬰嬰身前站直,他站頗久,似乎在對她說“我回來了”,隨即,從杜嬰嬰身邊拿過鋤頭,到隔壁杜嬰嬰的靈田裡,幫她乾活去了。

除了體型小了好多圈之,大杏郎竟是無縫銜接般歸來了。

紅衣男子目瞪口呆地看著大杏郎在靈田勞作的身影,抓著餅的手都僵住,直到最後長長歎出一口氣來:“之前看那小杏郎我還沒有這般感覺,今看到這大杏郎,我方是真信了,這杏郎當真是萬能保父來著。”

歸,杜楠到杜嬰嬰,老杜家的仨人他全照顧到了,從小到老竟是一個也沒忽略,看他小小一個樹根樣兒的小人在那兒熟練耕地的樣子,誰能說這不是個老把式?

“這絕對不是我的愛好,大概是那杏樹的緣故吧。”紅衣男子道,然後繼續啃餅了。

等待大杏郎蘇醒的時間,他和杜嬰嬰一見故。

“你身上有股好聞的味道……”看到田埂邊一直默默看向這裡的杜嬰嬰,他時道。

剛從地裡施肥回來的杜嬰嬰:……

倆人一個是種地的,一個……雖然不會種地,然而本體是棵植物,天生對土壤、肥料有簡介,沒多久這倆人就詳談甚歡了。

歸師徒兩人在地裡打坐之時,紅衣男子主動搭訕,找杜嬰嬰聊起來,得知杜嬰嬰就是這段時日製肥給大杏郎的人的時候,紅衣男子對她比個大拇指,直誇她這肥料配的好,果不是有這肥慢慢潤養著,大杏郎的狀況絕不會像現在這般好。杜嬰嬰原本不是個愛嘮叨之人,然而耐不住這人說的全是她感興趣且擅長的東西啊!一提肥料,得,杜嬰嬰也屏不住了,順著對方的話頭聊起來,很快的,兩人針對各種肥料配比問題聊得熱火朝天起來,最後還是杜楠肚子餓了,從儲物袋裡『摸』出一套簡易炊具,現場烙起餅來。

不得不說,雖然如今杜楠什麼修也不是,可是單看他儲物袋裡的行頭,那可是準劍修的架勢啊!鍋碗瓢盆一概不缺,裡頭還有一把小劍哩!也是劍修們他的。

杜楠:其實我不想做劍修……

然而劍修們熱情得很,你送一個鍋,我送一個灶……就比著自己儲物袋裡頭的基本裝備,最後愣給杜楠湊套劍修野外標準裝。

既然是劍修野外標準裝,那材料必然是不足的,就點麵粉和油而已,杜楠索『性』就烙幾張大餅,自己吃,也他『奶』吃,末了看到紅衣男子興趣盎然伸過來的手,還他烙一張。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