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87、當歸的修煉(1 / 2)

加入書籤

姬夜雨選好山頭離開後,淬玉便對他道:“那我們的修煉也正式開始吧,朱璣。”

之前他一直喚他當歸的。

“師父師父,亦師亦父,我們這裡雖然女子為尊,不過許多稱呼上倒是沒有刻意改變,沿用了外頭的叫法,倒也合了我們的實際。”淬玉慢慢道。

是你是男子的實際嗎?當歸心想。

他心念剛剛這麼一動,淬玉的視線就移向他了。

那一眼,該怎麼形容呢?真的仿佛淬了冰一樣,寒冷無比,當歸腦中當時忽然一片空白,他感覺整個人戰栗起來,那一刻,他竟是本能的想要往後跑!

然而他沒有,因為淬玉很快便將視線移開了。

可是當歸原本閒適的狀態卻徹底沒了,臉上的輕鬆儘去,他整個人警惕萬分,此時此刻,周圍的一切儘在他的警惕範圍內,風吹草動,鳥鳴蟲走,他的感知纖細到了極致。

淬玉卻垂眸道:“這才是我想看到的狀態,之前的你,像是被寵壞了的小孩子。”

宛如一盆冰水淋下來,當歸腦中瞬間清醒。

“為什麼想當劍修?因為我救了你們一家,救了你們全村人嗎?如果單單想救人的話,當醫修或者丹修可能是更好的選擇,安全,輕鬆,反正你和彆人不同,你的天賦幾乎可以讓你去學任何你感興趣的東西。”

淬玉說著,他右手持劍,寬長的袖擺遮住了他的手,隻見一道雪白的劍尖在地上慢慢劃過,發出幾乎可以用刺耳來形容的金玉聲響。

刺耳而枯燥。

當歸卻因此想起了自己最初見到淬玉時的那一幕。

強大——那是他看到淬玉時腦中唯一的想法。

極致強大的力量,可以退洪水,補天,擋在所有人麵前,他一個人一把劍就是銅牆鐵壁,一切儘在掌握的淡漠氣質,仿佛這世上沒有值得他有所畏懼之物。

“不,不是醫修也不是丹修,我想變強,變得比任何人都強。”看著淬玉的劍尖,當歸道。

“我想變得比你還要強。”

也不知道為什麼,當著淬玉的麵,當歸說出了那一刻自己心底的念頭。

那個藏在心底,沒有任何人知曉的念頭。

從小的經曆讓他知道,一味逞強是沒有任何好處的,逞強有什麼用的?隻會讓一些惡趣味的人興起作弄你的念頭,然後讓另一些人給你布置難度更高的麻煩事罷了。

作為一個聰明的小孩,他很早就發現了這一點,所以他選擇的應對方式是——示弱。

恰到好處的展現自己柔弱的一麵,這樣可以省去很多麻煩事。

長此以往,這種“柔”幾乎成了他性格的一部分,尤其是他示人的那部分,隻是以前還好,私底下他至少還是“強”的,然而在杜家待久了,曾幾何時,他的性格居然真的變柔和了?

或許淬玉說得對,他現在真的是被家人慣壞了的小孩子了。

隻是——

被淬玉當麵質問,感受到淬玉強大的氣息,潛藏在他內心深處已久、甚至潛藏在他性格底部許久的另一層人格忽然醒來了。

視線從淬玉的劍尖慢慢移到淬玉的臉上,當歸竟是笑了。

而看到他的笑,淬玉冷如冰玉的臉上竟然也勾起了一抹僵硬的笑容。

“很好,你知道你為什麼一定要當劍修,也知道劍修的最大也是唯一的優點是什麼。”

雪白的劍尖緩緩離開地麵抬到與地麵平行,淬玉緩緩道:

“絕對的強悍。”

“劍修最大也是唯一的優點就是這一點。”

“再沒有其他的了。”

“除了自己的身體和劍以外,不倚靠其他外物,對於劍修來說,不用考慮太多的東西,仙丹,靈寶……都是多餘之物,有,好;沒有,亦好。”

“越簡單越好,我們劍修複雜的隻有劍招,然而隨著修煉的加深,你會發現,就連劍招都是越簡單越好。”

於是,淬玉揮出了一劍。

看起來輕飄飄揮出的一劍,然而極穩,劍刃平平的,仿佛上方托了一座山,他就揮出了一劍。

然後,前方的山塌了。

完整的,平直的,前方淬玉選定的那座山的一側山壁完整的裂開來!

先是從上方逐漸拉開與山主體的距離,隨即裂成了數塊大的小的山石,然後山崩般倒塌下來。

然後淬玉又揮出一劍,然後又一劍,再一劍。

四麵山壁都被他削落,整座山變成了高聳入雲的長方體,也不知他是怎麼削的,但凡山體部分光潔溜溜,無比光滑而完整,然而被削斷不要的部分則亂石崩雲般,大大小小裂的什麼大小都有。

然而淬玉還在繼續,這一次,他的劍可不是之前那樣慢騰騰的劍了,而是揮動極快,胳膊與劍幾乎揮成殘影,他這一次揮的是快劍。

一時間,當歸耳邊儘是山崩的聲音,巨大的山石從他們前方滾落,滾入山底的水中,滾入山下的石隙間,山間充斥著轟隆隆的聲響,煙塵遍布,然而所有的山石也好,煙塵也好,並不到他們麵前來,仿佛淬玉麵前有一麵無形的牆,把一切都攔住了。

也就是淬玉選的地方偏僻,倘若在風景好、人多的山峰附近,這動靜之下,怕是立刻有人出來告騷擾。

然而此間寂靜,隻有山體崩塌的聲音,等到聲音消失,淬玉又揮了一劍,劍風吹開了山間的浮沉,再次出現在當歸眼前的山已經和之前判若兩山。

他們的山光禿禿的,寸草不生,棵木不長,完全是一座光滑溜溜,直上直下的圓柱體了。

巨大的、高聳入雲的圓柱體。

站在這光禿禿、看起來與周圍山峰截然不同的自家山頭前,淬玉轉過身來,對當歸道:

“為了不擾民,現在開始,你去將這些石頭運至海邊吧。”

“翩然海邊。”

他道。

看著這滿坑滿穀的碎石,其中好些石塊甚至比三個他還要高還要寬,當歸當時就愣住了。

何況還要將這些石頭運到翩然海邊,他們這座山峰可不靠海吧!

然而淬玉已經劍尖一挑,挑起肉眼可見最大的一塊山石,他沉聲道:

“劍者,兵器也,一般使用山石中淬出的金屬所製,想要了解劍,不如先了解淬出其身的山石。”

“何況想要修劍,先淬其身,方可淬劍。”

“你這身體太差了,無法禦劍,先打磨自己的身子骨吧。”

說完,也不扔掉劍身上那巨大的山石,就讓它那麼停在劍上,他開始緩慢的練劍了。

看著這一幕,當歸深深吸了一口氣,緩慢吐出,然後選取了一塊合適大小的石頭,他開始往翩然海的方向搬石。

看似搬石,說是搬山也不為過。

淬玉並不讓他一個人搬山,而是就走在他身邊,劍尖上始終挑著那巨石,待到當歸好不容易走到翩然海邊將手中的石頭扔下,他也不扔掉那巨石,而是繼續挑回去,然後等當歸搬起第二塊石頭的時候,他再挑著那塊巨石過去。

一趟又一趟,無比枯燥的搬山旅程。

搬山的過程中,當歸先是手指磨破,然後手掌心磨破,再後來他的肩膀也磨破了。

幾乎每塊石頭上都有他的血跡,血跡一般有三塊,兩個手掌印,再一個肩膀上的血痕,這是中途不歇息的情況下,倘若中途休息一下的話,石頭上的血跡就更多。

然而淬玉隻是漠然的走在他身邊,他休息,他也休息,他摔倒,他在旁邊等著,也不攙扶,而是等到他爬起來,然後兩人重新啟程。

頭三個月是最難熬的時候,原本就枯燥,還劇痛,磨破了的地方好了又破,繭子還沒生出來,那段日子說是地獄也不為過,好在當歸挺過去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