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89、見麵(1 / 2)

加入書籤

("此生長");

杜楠再也不覺得當歸的師父和善了,

如今他覺得自己的師父才是天下最和善的人兒。

挎著個籃子站在圓柱山下的時候,杜楠先是目瞪口呆,好不容易合攏嘴巴,

他扭頭對旁邊的姬夜雨就是一句:“師父,您對我可真好啊!”

姬夜雨就下巴一揚,

鼻孔出氣道:“你才知道。”

之前當歸老過來看他,因為見麵也算頻繁,

所以杜楠也就沒過來找過他,這不是今天釣了兩條大魚嘛,這魚的味兒實在好吃,

杜楠就想著要分給當歸一點,這不就挎著籃子裝著魚過來了嗎?然後,

就看到這與記憶中截然不符的圓柱山了。

“一點審美也沒有,

我要是這山,得哭。”撇撇嘴,姬夜雨道。

淬玉是被他們從山頂吼下來的。

呃……沒錯,就姬夜雨在山底下那麼一吼:“淬玉!下來拿魚!”

然後淬玉就輕飄飄從山頂走下來下來,

拿魚了。

嗯……就是腳踩在山壁上,從山頂上走下來。

接過魚,淬玉師父還掀開上麵蓋著的草瞅了瞅。

“瞅什麼瞅,我們給你的可是整整半條魚,

從頭到尾豎著對半分的那種,

好吃著呢!”姬夜雨道。

“那就多謝了。”蓋上草,

淬玉師父朝兩人道了謝←沒錯,

杜楠他也道謝了。

道完謝,他道:“當歸還在上頭練習,我先過去看他。”

看他這麼好說話的樣子,

杜楠沒忍住,開口問他了:“淬玉師父,我想看看當歸,可以嗎?”

一雙黑白分明的細眼瞅向他,淬玉道:“可以,不過得你自己上來看。”

“隻要你自己上來,隨時看,隨便看。”

“在下先告辭。”

說完,他怎麼來的就怎麼走的,腳踩在山壁上,一步數十丈,就這麼迅速離開了。

杜楠:果然鬼畜。

想看人可以,得我自己爬上去看,爬……眼前的圓柱山嗎?

看著頭頂高入雲霄的“山”,杜楠將另外一條魚一半交給阿青,一半交給阿金,讓它們分彆將魚給杜嬰嬰還有自己爸媽送去,杜楠對姬夜雨道:“師父,那我試試。”

“隨便你啊。”姬夜雨很無所謂,作為一棵樹,他有的是耐心,於是他就在山腳下找了個地兒變成樹了,還不忘記對杜楠說:“你就從這兒爬,掉下來我接住你啊!彆擔心!”

杜楠就點點頭,然後當真從師父所在的那位置開始爬了。

杜楠的雙手剛剛貼上山壁,師父的聲音又從風中響起:

“爬不上去也沒事,就當咱們沒來過,反正依淬玉那個性,他肯定不會對當歸說哩!”

杜楠:……師父我還沒開始爬哩,你就做足了我爬不上去的準備了……

如此一來,杜楠卻覺得自己還必須得爬上去了,不說去看看當歸,至少讓他師父看看。

將手放在石壁上,杜楠先像往常爬山那樣嘗試抓住什麼借力,然而周圍光且滑,並沒有可以抓住的地方,倒是隔壁再高點的地方,他看到了五個深深的指洞,往上看,發現上麵一溜同樣的痕跡,想到那可能是當歸留下來的痕跡時,杜楠抿了抿嘴。

他隨即也和當歸一樣想到用法術了。

可是他對自己的施術能力心中有數,堅持一會兒是可以的,想要爬上去,那卻是萬萬不能了。

可是,他還是可以用法術爬上去,不過是用和當歸不一樣的法術。

心裡想著,杜楠從兜裡摸出一粒種子,指間一按,那種子就被他輕輕埋在了山壁之中。埋種子的時候同一隻手同時施咒——

“萬物生”。

土木水三係複合術法,可助力種子生根、破土、發芽、儘快長成成株。

隻見在杜楠的手指引導之間,那顆種子迅速從種子長成了一坨厚厚的草,唔……也隻能用“厚厚的”來形容它了,這種草的名字叫石壁草,看名字就知道,它是一種喜歡生存在山壁上的草,葉子粗而厚,也就十厘米長,然而韌度非常高,牢牢扒在山壁上,恰似一個極好的抓握物。

在自家師父山頭爬山的時候,杜楠基本每次攀爬都會借力這種草,久而久之,他就無師自通了這麼一手:有石壁草的時候靠石壁草爬山,沒有的時候他就自己種,反正石壁草是一種對山石很友好的植物,它可以有效固定山土,防止山體滑坡哩!也正是因為如此,杜楠的兜裡,空間裡都存了不少石壁草種。

如今這不就用上了?

一把抓住石壁草,杜楠的另一隻手迅速又埋入一顆草種,術法使出,新的石壁草冒出來,他的另一隻手也有地方了。

爬山主要靠石壁草,期間累了他則會催生一種藤蔓植物,坐在藤蔓植物上休息,既安全且愜意,杜楠就這麼搖搖晃晃地爬上了幾百米。

姬夜雨眼瞅著徒弟的身影快進入山腰的雲間看不到了,他索性又變成人往山上飛去,也不飛到山頂,而是飛到杜楠歇息的地方……的下頭,又變成樹了。

趁機吃東西的杜楠:師父這是多怕我掉下去哦!

於是他爬得更給力了。

就這樣一路爬一路種,累了休息餓了就吃飯,杜楠在第二天太陽升起的時候當真爬上了山頂。

還在渾汗如雨魔鬼訓練的當歸被山頂突然冒出的小黑影嚇了一跳。認出這是杜楠的時候,他一向從容的臉上難得露出了一絲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怎麼來了?”

“想看看你,所以來了。”杜楠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