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90、長輩命的杜嬰嬰(1 / 2)

加入書籤

("此生長");

從阿青背上接過半條魚,

杜嬰嬰低頭瞅了瞅阿青——一雙銅鈴似的大眼亮晶晶,正瞅自己呢!對這家夥心裡想什麼一清二楚,杜嬰嬰便從儲物袋中掏出一把杜英,

也不用找碗,扔地上就行,

阿青立馬歡快快把它們吃完了。

吃完還知道感謝,拖把樣的小身子在杜嬰嬰腿上著實使勁兒蹭了蹭,

這才打算走。

不過杜嬰嬰也沒讓它空爪回去。

“等等,把這個給杜楠帶回去。”杜嬰嬰說著,又從儲物袋裡摸出個數個盒子,

每個盒子都長得不一樣,然而共同點就是都精致的不得了,

有通體碧綠的碧玉盒子、有晶瑩剔透的水晶盒、有雕花細膩的木盒、還有金光燦燦的看不出材質的金屬盒……總之,

個個看起來都特彆金貴!華麗!講究!一看就不是杜嬰嬰會用的那種,這麼一把盒子可不好拿,杜嬰嬰想了想,又從儲物袋裡隨便摸了塊布,

雖然不至於臟兮兮,不過看著也不怎麼樣,就像庫房裡積壓多年的處理布,顏色失了真,

唯一優點就是大,

以及看著就挺結實的←一看就是杜嬰嬰的風格。

隻見杜嬰嬰用杜嬰嬰風格的大塊布將不是杜嬰嬰風格的華麗盒子們一兜,

隨即四個角一係係成了個小包袱,

杜嬰嬰扯了一把,確定包裹足夠解釋,這才將它遞給了阿青。

點點頭,

大嘴一張,阿青叼了包裹就走了。

將半條魚掛在旁邊的樹上,杜嬰嬰隨即又下地種了會兒地,又將地裡的蟲捉了一罐子,這才從地裡出來。

罐子裡的蟲是給阿鶴的,這可是上等靈田裡的一級甲等杜英身上長出來的蟲,哪怕杜嬰嬰伺候田地再精心,還是阻止不了它們已經吃了點杜英葉子,不過肥水不流外人田,她索性就將這些蟲子一一抓了喂自家的鳥,甭管是阿鶴自己吃,又或者分給自家的雞吃,總之,最後的鶴肥雞屎都會用到自家地裡。

沒錯,即使成了謝老祖的師妹,兔耳村出身的普通村民杜嬰嬰的思路依舊如此簡單樸實。

被謝觀因收成師妹,好多人都羨慕極了,仿佛她得了多大好處似的,然而在杜嬰嬰看來——

她虧大了。

看到她剛才隨手從儲物袋掏杜英喂小麒麟的行為了嗎?她之前可不是這樣的,她隨身帶著杜英做什麼呢?這還是她成為謝老祖師妹後被迫養出來的習慣。

=_=

謝老祖是誰,那是妙翎老祖的弟子啊,據說是第一百零七個徒弟,也是最小一個徒弟,於是杜嬰嬰就成了這第一百零八位徒弟。

得知自己的排序後,杜嬰嬰悟了:難怪敢替師父收徒呢,敢情是這師父有這麼多徒弟,有這麼多徒弟的人一定不介意多收幾個徒弟,她……她……唉。

前麵那許多師姐師兄各自去哪兒了,杜嬰嬰不知道,然而她卻知道她們的徒子徒孫好些都在妙翎宮,原因無他——

她都見過了。

凡是活著的,在宮裡的,她都見過了。

成為謝老祖師妹之後沒幾天,謝觀因就特意為她舉行了一場宴會——認親宴。

她把妙翎老祖直係徒弟的直係們都請來了。

那天的景況哦……烏泱泱全是人頭!還全是大佬!杜嬰嬰修為倒數第一!

偏偏她是長輩,作為謝觀因的師妹,現場除了謝觀因輩分高,就是她高!

雖說妙翎宮無論內外門基本上都是按修為論輩分,可是這可不包括那些拜師的,拜師的那批人還是要按輩分來。

於是杜嬰嬰就平白多了這好些大師侄小師侄女。

雖然她們看起來比自個兒年輕吧。

那一天,認識修仙者以來,她頭一次覺得長得老相真不錯(?)

不過,也真是見了鬼了,好像自打她接觸修仙者後,她就往輩分大的道路上一路往前衝,再也回不了頭了?

那天晚上,坐在謝觀因身邊,全場就她倆坐著,其他人都站著,杜嬰嬰麵無表情地聽著謝觀因為她介紹著諸位師侄師侄女師侄孫師侄孫女……的名字,師長是誰,愛好為何,又是什麼來曆……每每介紹完,謝觀因必隨手給出一件禮物,和她同輩的謝觀因都給了,這又是為她舉辦的席,她能怎麼辦?也得給唄!

修仙者也是人,修仙界也是人住的地界,但凡是人,就得依人的規矩,彆看杜嬰嬰作風硬朗,她實在是個明白人,人情往來清楚著呐。

於是,咬咬牙,她也給禮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