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91、彌天八界(1 / 1)

加入書籤

“鶴節?”第一次聽到這說法,杜雨涵抬頭看向了說話的人,是她的同僚何芳,在淘寶坊和她平起平坐的另一位副掌櫃,這是鶴都本地人,父母都是妙翎宮的外門弟子,她就出生在這裡,對鶴都自是比杜雨涵了解的多。

何芳笑道:“就是仙鶴繁衍的時節。每隔?段時間,翩然海會有大波魚群從外界湧入,這些魚好些都是本地沒有的魚,其中好些魚都是仙鶴們特彆喜愛的魚,每逢這時,各地的仙鶴就會雲集翩然海海岸,數量多了,它們就順便在那邊生蛋撫育幼鳥。”

“但凡神俊點的、適齡的、又到了成親年紀的鶴基本都會去,如果那一年的魚群特彆好、仙鶴們愛吃的魚特彆多的話,外頭的野鶴甚至都會過?來。”

“野鶴?”又是個自己沒聽過的詞兒,杜雨涵趕緊繼續請教對方。

何芳又一笑:“咱們宮裡珍獸閣的鶴是家養鶴的話,那野外無人飼養的鶴就是野鶴了,這最好的野鶴是天外來的,咱們修仙者隻有元嬰以上才?能跨界遊走,這鶴也是一樣,普通仙鶴是沒法跨界的,除非經過跨界門,倘若不經過跨界門的話,那便隻修為相當於人類元嬰以上的鶴才能在界外飛行了。”

“界外?”?個又一個新詞,杜雨涵自認見識算是廣的人了,今天卻感覺自己原來根本還是井底之蛙。

“嗯。”好在何芳什麼也?沒說,看她不知道,就和她解釋道:“咱們所在的地界叫小蒼界,和咱們?樣的界,光是這附近就還有朱南界和幻月界,稍微遠點有不危界,再遠點還有幾個界,總共八個界吧,統稱彌天八界,這每個界之內自然叫界內,而八界以外,就叫界外。”

她還當真不知道這些事——杜雨涵聽的連連點頭。

“附帶一提,咱們這八界叫『界』,包含咱們八界在內的則是彌天境,比『界』更高?級的區域就是境,彌天境以外,就叫『境外』了。”看她聽的認真,何芳又多介紹了?些。

“你也?不用急,這些事兒彆說普通百姓了,普通修仙者好些都搞不清楚,好在咱們的差事特殊,混到咱們現在這位置,哪怕修為普通,以後也有出界的?天。”

“搞不好就是今年了,想出界的話,你就祈禱今年的魚又多又好吧。”留下?個懸念,何芳神秘地笑了。

杜雨涵愣了愣,隨即祈禱起今年翩然海的魚大豐收起來。

然後,將杜楠送給她的魚分了?大塊給何芳,又分了些給其他同事,最後留下的部分剛好夠她們兩口子吃,這才?拎著魚回家了。

說來也是沒轍了,閨女兒子們上學住宿也就算了,老娘居然也要上學住宿,她們夫妻倆想了很久的二人世界居然這麼早就達成了,隻是天天二人世界未免有點寂寞,兩人的飯不好做,懶得做飯的日子,夫妻倆就常常在鶴都吃好飯才?回去,隻是外食久了也?會想念家的味道,如今杜楠送來的這半條魚剛剛好,不但引的?向嚴肅的何芳副管事和她說了這麼多話,還?讓她?不小心了解了重?要信息。

出界辦差啊……她想去!

這人的野心真的是隨著見多識廣越來越多越來越大的,之前沒出過兔耳村的時候她就覺得隻要出兔耳村找份差就行,如今來到了鶴都,她就想出界了。

可是未知的東西多好,這界到底是什麼玩意兒?聽著就好像星球似的,要是真這樣的話,出界豈不就相當於去宇宙旅行了?

越想越激動,杜雨涵拎著魚迫不及待見到朱子軒了,她想趕緊把自己剛知道的事兒分享給丈夫知道。

說來也是有意思:他?倆上輩子結婚的時候感情還?沒這麼好,那會兒又有婆媳問題,她又整天忙事業,後麵又經曆了末世……

?起經曆了末世,又?起重生到這個地界,大概是有?輩子的共同語言,又有?輩子的秘密,倆人的感情反而比上輩子還?好得多,已經不僅僅是夫妻了,還?是夥伴,什麼秘密、什麼新鮮事都忍不住和對方分享,也?隻有對方可以理解的那種。

心裡想著,杜雨涵看到朱子軒了,朝他?招招手,等他?過?來,兩口子?起開開心心回家了。

有了何芳那段神秘的話,又吃了杜楠送來的異常美味的魚,杜雨涵心裡隱隱約約有了個猜想,稍後和宋師姐提起,果然沒出她的所料——

“沒錯,鶴節代表了魚潮,這可是老天爺給咱們送來的好東西,裡頭的魚又好吃靈氣又足!魚潮不是每年有,也?不是每次都去?個地方,不過?五次裡總有?次會來咱們翩然海,是以咱們妙翎宮的仙鶴格外神俊,其他界都願意從咱們這裡購鶴。”宋師姐笑道。

“魚潮小的話,那魚自然緊著鶴吃,然而魚潮?旦大,那些魚自然會從翩然海湧出,湧至內海,然後再湧到鶴都的海。”

“如果魚潮特彆特彆大的話,還?會湧到鶴都之外呢!”

“不過?那種好事就很稀罕了,我記得上?次大魚潮還?是六十?年前,我老家的河塘摸到了好大?條魚,?米多長的魚好多條!我那會兒還小,隻記得老人們說那是河神,還?是後來到了這邊,做生意的時候不小心看了六十?年前的記錄,才?發現那年有大魚潮來著,我才?想到那年的大魚怕是和魚潮有關。”

“我們家鄉的魚都不大哩!最多也?就小臂長吧。”杜雨涵回憶了?下。

宋師姐就笑:“那麼好的事哪兒能常有,魚也得歇歇,不過?說來也巧,我前兩天和內門管漁業的師姐聊天的時候還?聊到多年前魚潮的事情哩,她說最近上次大魚潮之後幾十年一直沒有大魚潮,都是小潮,按照規律,保不齊大魚潮就會出現在這幾年了,剛和她聊過?,你今天又提到這個,搞不好今年真的會有大魚潮!”

“我也?不是平白無故提到這個的,實在是最近杜楠往家裡送魚的次數有些頻繁。”杜雨涵說著,?邊心中感慨:宋師姐就是神通廣大,連內門管漁業的師姐都識得,她連宮裡有人專門負責漁業都不知道哩!看來,需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想著,杜雨涵從儲物袋摸出一條魚來:“這不,今天早上杜楠又釣到魚了,上次你出差我沒見著你,這次趕緊給你送來了。”

宋師姐是個識貨的,?眼就看出這是鶴魚來了:“嗬!這麼大一條鶴魚!你快留?扇,給我半扇就好,這魚骨可是個寶貝,你可知道?”

“知道知道,還?是我媽上次提醒我的。”←因著上次杜楠送她的半扇魚裡沒有魚骨,何芳掌櫃就沒好意思提這碼事。還?是杜嬰嬰回家的時候,特意提醒她們?定要吃魚刺,杜雨涵兩口子這才?知道這魚身上最好吃的東西竟是魚骨頭!

“不愧是我乾娘啊,就是有見識!”習慣性又讚了杜嬰嬰?句,宋師姐還?是要杜雨涵分?半魚走。

杜雨涵當然不要:“你都拿著吧,和我師姐夫吃點,剩下的送點給人也好,我們不缺,杜楠還?釣魚呢,他?以後釣了我還?給你送。”

“也?是,杜楠這娃現在出息,也?拜了靈虛期老祖為師,聽說他?們就住在翩然海旁,難怪釣的上這麼多魚來。”宋師姐終於不再拒絕,看著魚,她感慨頗多:“打我進門就是小魚潮,小魚潮魚少,仙鶴們夠吃就不錯,剩下的便幾乎都是內門老祖山上的弟子才?捕的到了,再有多的,就被青龍區的劍修攔了,哎,你不知道啊,但凡劍修們?出手,彆說魚了,連片魚鱗都留不下!而且她們就自己吃,賣都不肯賣,所以,彆看我在門中做生意這麼多年,我也?就是知道鶴魚而已,自己還?真沒吃過?。”

“托咱們家杜楠的福,我也?可以嘗嘗這妙翎宮最出名的鶴魚嘍!”說著,宋師姐又仔細看了看手中的大魚。

“彆這樣,如今師姐和青龍區劍修們的關係也?極好不是?”杜雨涵笑道。

宋師姐就更感慨了:“那還不是托了你的福?我乾娘的福?如果不是你們,我哪兒認識的了她們啊!”

“哪有,明明是師姐夫的侄女小林檢修介紹王劍修給我們的。”杜雨涵道。

於是,師姐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兩個人精?起笑了。

看來,這認識人多就是好啊!以後須得還?要與人為善——這?刻,兩人同時這樣想。然而宋師姐想的更多?點,她還想著怕是真的切?段帶骨的鶴魚送給內門的薛師姐,就是那個管漁業的師姐,她雖說是管漁業的,然而畢竟沒有個能住在翩然海旁的好師父,這麼大條的鶴魚都出來了,還?頻繁被釣上來,保不齊她推論中的魚潮真的在醞釀了,事情到底怎麼樣須得專家把關,她這邊就去提醒?下,萬?真的魚潮到了,她們好做準備,?旦捕魚大豐收,那可是門中大事,涉及到出口外銷,則又輪到她表現,如今她剛剛升任這淘寶坊的大掌櫃,正是她表現自己建立功勳之時。

想到這裡,她又看了?眼前方的杜雨涵,心中歎道:自己怕是真有幾分眼光和幾分運道,這老杜?家人,怕真是自己此生的機緣。

接過魚,宋師姐提點杜雨涵道:“你最近多留意坊中諸事,尤其多注意看看外界的商品冊,好好表現,如果真有大魚潮的話,怕是要出界做生意,到時候我帶你去。”

杜雨涵大喜。

師姐妹倆達成共識,遂各自行事去了。

不提杜雨涵自此又是一番苦學,單提杜楠。

作為有個能住在翩然海旁的好師父的人,杜楠發現自己每日釣魚的海有了?些變化。

作者有話要說:開始為出界做準備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