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92、夜行姬(1 / 2)

加入書籤

杜楠敏感地發現:海中魚類的種類明顯變多了?!

他?是個細致人兒,上輩子末世時每每去一個地方便習慣儘快熟悉當?地的各種情況,這習慣頑固的跟到了?這輩子,所以,如今這片海域中有什麼魚、是晝伏夜出還是晝出夜伏,它們喜食何種餌料、又是何種魚喜歡的餌料……杜楠如今心中門清!

之前他?們這邊能釣上來的就三種魚:其?一是一種類似清道夫的魚種,然而個頭要大得多,每天附著?在海麵以下的山壁上,專吃那邊的藻類←這種魚讓人看了?就不想?吃;其?二則是一種類似烏賊的魚,每天正午時分會從海底浮上海麵,曬太陽?杜楠不太確定;其?三則完全不是海麵能釣上來的,要將靈氣線伸的長長的,才能從海底下釣到,這種魚其?實不是一個品種,而是深海魚的統稱,杜楠基本是釣不上來的,他?的靈氣線還沒法伸那麼長,隻有姬夜雨才釣得到。

這其?實蠻好理解——

甭看他?們住在海邊,然而他?們所在的山根本不是天然的,而是硬生?生?在海中央豎起來的人為屏障,故此他?們腳下的海其?實是深海,既是深海,他?們這邊的魚自然也基本都?是深海魚。之前在青龍區經常可以看到的那些色彩斑斕的小?魚這裡統統沒有,肉眼能看到的魚基本都?灰不溜秋的,一點也不起眼,釣上來的魚就更奇形怪狀了?←對於這點,杜楠倒是一點不意外?的,上輩子他?就知道,深海魚原本就奇形怪狀的居多,畢竟是深海嘛,誰也看不見誰,就隨便長長。

這種情況下,海裡忽然出現的花花綠綠的小?魚群就非常醒目了?。

一開始他?還以為是什麼東西掉下海了?呢,直到他?更接近一點,這才發現那不是什麼落海的東西,還是一群黃色的小?魚,顏色和之前在青龍區見過的淺海魚一樣鮮豔,然而比那些魚還要好看的多。

它們還有翅膀呢,杜楠跳到海裡試圖用手捕捉它們的時候,好些魚當?時就“飛”了?起來,嫩黃色的魚鰭張開,恰似一對小?翅膀,身上裹著?水珠,它們靈活的躲開杜楠的手跳開了?,不過它們也沒“飛”多久,不超過兩米吧,就重新?紮回了?水裡。

第一次發現這魚會飛的時候,杜楠泡在海裡呆了?好一會兒。

它們聚群而居,大量出現在他?們所在的山腳下,不止他?們所在的山腳下,但凡臨海的山腳下都?有!

這種會飛的小?黃魚隻是個開頭,又過了?兩日,杜楠又看到了?一群紅色的魚,上頭有藍色的斑點,整條魚看起來就像一隻極大的眼睛,第一次看到這種魚的時候,杜楠被嚇了?一跳:任誰往海裡一看,看到一堆眼睛密密麻麻看著?你,怕是都?得嚇一跳。

繼小?黃魚和大眼睛們之後混進來的是一種通體藍色的胖頭魚,它們的個頭可比前兩者大得多,似乎是以前兩者為食,追逐在前兩者之後,混在期間,時不時想?要抓一條或黃或紅的小?魚吃,眼瞅著?這些魚就被它追著?往山後頭跑了?,沒過兩天,杜楠就發現山脈中多了?好些小?黃魚或者小?紅魚,以及追著?它們的胖頭魚。

發現鶴魚是在他?統計完第十一種魚之後,那天他?釣魚的時候,把魚拎上來之前他?就知道這回的魚大概率是個大個子,然而他?沒想?到居然這麼大,足足有半個他?長!

脊背上的魚鰭和把刀似的,魚身看著?有點像蛇又像鰻,在他?的靈氣線上也不老實,依舊非常帶勁的掙紮,還好旁邊姬夜雨及時用自己的靈氣線織了?一張網將魚網住,否則它怕是得成功脫逃。

和往常每次一樣,杜楠將這大魚煮了?吃了?,不想?竟是異常的美味,饒是姬夜雨都?吃的眼前一亮,小?麒麟們更是銅鈴眼亮晶晶,那天開始,他?們就儘盯著?這魚捕。

就連小?杏郎都?被這緊張又期待的氣氛感染了?,明明不吃魚,卻?依然將自己的樹枝織成網,每天蹲在觀海台邊上和其?他?人一起捕魚。

這魚一開始難抓的很,然而也就過了?三天吧,杜楠發現這種魚多起來了?,每天都?能釣到一兩條,這才有了?他?到處送魚的事來。而且,隨著?時間的推遲,他?們釣上來的那種魚越來越大、越來越長,姬夜雨最新?釣上來的這條足有五尺長!且差不多有杜楠的頭那麼粗,從釣竿上拉起來的時候,不說那是條魚,說是海蛇怕是也有人信的。

這個時候杜楠還是不知道這魚叫鶴魚←他?奶以為他?師父那麼淵博肯定知道這是什麼魚;他?爸媽以為他?奶會和他?說,重重理所當?然的誤會下,杜楠至今不知道這魚是鶴魚,也不知道這魚身上魚骨最好吃。

沒轍,他?師父也不認得這鶴魚啊!鶴魚是此地的叫法,和他?自書上看來的不同哩!

再加上劍修們的誤導——

沒錯,這麼好吃的魚,杜楠自然不會獨享,隨著?供應量的顯著提高?,他?不但將魚送給了?他?奶、他?爸媽、當?歸……還送了?王劍修她們。

不想?王劍修他?們一眼就認出了?這魚。

“這是禿尾巴魚啊!好吃!賊好吃!煮魚湯最好吃!”王劍修立刻道。

順便,還把自己給這魚起的名?兒介紹給了?杜楠和姬夜雨知道。

姬夜雨:“原來是禿尾巴魚嗎?我還說這魚看著?倒像是是一種傳說中從真?海中遊出的上古魚種,名?叫夜行姬的,隻是那隻是傳說而已,且隻有寥寥數句,我不太確定,據說那魚最好的做法是燒烤,且最好吃的部?位是魚骨……”

看,他?奶想?的沒錯,他?師父淵博著?呢,且比本地人還淵博,知道這魚最好的做法不是烹煮而是燒烤。

然而——

“不是不是,絕對不是,之前魚潮的時候,我們捉到這魚,烤過也煮過,絕對是煮的好吃!湯也老好喝了?!”王劍修拍胸脯保證。

雪白?的大牙,爽朗的笑容,看起來就很靠譜的樣子——姬夜雨信了?。

杜楠:……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哪裡呢?

後來他?才想?起來:他?這是忘了?劍修們的燒烤水平了?——劍修們不善燒烤,天底下能被他?們烤糊了?也好吃的怕是隻有嘎啦破,這鶴……禿尾巴魚雖好吃,到底到不了?烤糊了?也美味的程度。

於是,誤會就這麼繼續下去了?,杜楠師徒不但按“禿尾巴魚”記住了?這種魚的名?字,還每每使用烹煮燉的方法,吃肉喝湯,魚骨留給麒麟們。

倒把麒麟們感動壞了?。

和劍修們不同,麒麟們可識貨了?,說它們是天底下最識貨的生?物也不為錯,天生?就擁有一雙鑒寶的大眼睛,甭看審美能力不咋地,然而能被它們看上的東西絕對好←能力不足搶不到的時候湊合過日子的時候不算,但凡有點能力,麒麟們絕對在能力範圍內給自己安排最好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