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98章 鶴之劍意當歸領悟了人生中的第一道劍……(1 / 2)

加入書籤

們背回來的魚肉太多了,杜楠將一部分鶴魚醃製成鹹魚,其他的就給家人送,他『奶』他爸他媽王劍修的份他托阿青們送過去,當歸這裡則是由他己送去。

他在爬圓柱山來越來越順當了,漸漸不靠一路種植物、單靠手指腳掌的力量也能爬上去了,那是一種很奇妙的可以由掌握己身體的感覺,杜楠有點『迷』上這種感覺,會親給當歸那邊送魚,其有個原因就是他還蠻想過去爬山的。

“你有當劍修的天賦。”目睹杜楠爬山的速度越來越快,身手越來越矯健,送來的魚也越來越鮮,一日,淬玉師父一邊吃魚一邊道。

杜楠的速度越快,送過來的魚就越鮮嘛!饒是淬玉師父並不貪圖口腹之欲,可是他舌頭靈得很,這魚的鮮度一嘗就知。

劍修嗎?托著下巴想了想,杜楠發己好像從來這麼想過。

和因為目睹淬玉那驚天一劍就定下未來目標的當歸不同,同樣是看到了那一劍,杜楠當時也覺得那一劍極厲害,有終於得救了的欣喜,然而卻激發“以後我也當劍修好了”這一類的想法。

硬要說的話,他師父在他空內的土煉之法更讓他震撼。

“我將來大概率會煉器吧。”杜楠道。

就像普通人會選擇職業一樣,修仙者也會有職業這一說,不過這個職業更像是某種“道”,研究某種“道”,在精研的過程,又以入道,比如劍修是以劍入道,丹修則可以以丹入道,劍也好,丹也好,是幫助修仙者更好的接觸“道”的媒介,畢竟道是這麼虛無的東西,有媒介,一般人可能終其一生都無法發覺的存在。

“煉器也很好,隻是煉器的話你需要掌握的知識更多,最好什麼都要了解些,劍也可以了解一下,比如你師父的劍道水平就相當不錯,哪怕不以劍入道,然而卻足足領悟了二道劍意。”淬玉又道。

杜楠驚訝看向坐在旁邊直接端了一鍋魚湯在喝的他師父,其實他不知道劍意到底是什麼,隻是認識的劍修多了,他便知道那是一種極厲害的東西,尤其還是從淬玉口說來,感覺就更厲害了。

倒是當歸當時就朝姬夜雨的方向望過去了,一副很詫異的樣子。

“這點那呆子說得倒錯,對劍了解的越多,將來煉製各種與劍相關的法器總歸會容易許多,不說劍陣了,做個可以發『射』劍氣、劍芒的小玩意也是好的。”姬夜雨說著,對杜楠招招手:“你今天彆急著走,在這裡看看他們練劍。”

招呼完杜楠,他隨即對淬玉道:“你不是每天都帶當歸練劍嗎?今天什麼時候開始?吃了我徒弟這麼多天魚,你良心過意得去嗎?趕緊給我徒弟耍一段劍看看。”

說的淬玉就和街上的雜耍藝人似的。

也就是淬玉這般的好脾氣(?),姬夜雨這種語氣命令也生氣,隻是慢悠悠站來,還對當歸和杜楠微微笑了笑,這才帶著劍走到旁邊,姬夜雨隨手一揮布置了一麵透明的防護罩,他這才劍——

他的劍是輕劍,又薄又窄,一把和沉重完全掛不上鉤的劍,倒是能讓人聯想到“急”、“快”之類的詞,然而他的動作卻一點也不急也不快,隻是慢慢將劍平平上舉。

“山。”杜楠聽到他輕輕道了一聲。

然後那劍給人的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劍,還是方才那把劍,依舊是之前那又薄又窄的模樣,然而給人的感覺卻再也不急也不快了。

“沉重”——

杜楠覺得一股沉重的感覺那把劍上排山倒海而來,如若不是姬夜雨在他們身前布下了一層防護,他覺得己甚至會這股沉重壓倒。

“鎮壓”!

是了!與其說是“沉重”,不如說這種感覺更像是“鎮壓”。

額頭冷汗都冒來了,就在杜楠以為這股威勢會愈演愈烈之時,那股沉重的感覺忽然一輕,變成了輕盈。

“風。”淬玉又開口了,伴隨著這一聲,他劍上的鎮壓之感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陣清風盈盈。

杜楠腦袋上的碎頭『毛』都飄來了。

“吹麵不寒是春風。”

“夏風帶驕陽之勢。”

“七月流火,寒天將至,乃是秋風。”

“冬風有雪,內有奇寒可凍骨。”

單說了一個“風”字還不停,淬玉隨即又說了春夏秋冬風,每說一句,他劍上引來的風就轉變一次,竟是和他說的一樣,春夏秋冬區分的明明白白,短短數分鐘內,杜楠隻覺的己竟是過了一個四季!還是那種春夏秋冬異常分明的四季!

接下來的時內,淬玉繼續舞劍,他不善言辭,說的無趣,最多說個提示又或者預告而已,然而他的劍實在精彩萬分,某種程度上他是無需解釋的,他的劍足以表達一切!

就這樣,杜楠看著他慢悠悠展示了好幾種劍意,直到最後,他的劍法仿佛變成鳥類一樣靈秀,仔細看還有點眼熟。

“仙鶴?”這陣子少見仙鶴,不等淬玉介紹,杜楠脫口而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