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99章 天賦我搞不好真的很有天賦(1 / 2)

加入書籤

展羽揮翅,穩步挪移,一姿一態皆有度,鶴是凶猛的,然而這種凶猛有彆於豺狼虎豹,也有彆於同羽翅科的鷹,是一種文士的猛,哪怕是在最搏命的時刻,看在人眼中,依舊是含蓄而優雅的,是內斂的,然而卻是經過精心算計,可以一擊致命。

劍意是一種感覺,哪怕是同一種劍意,不同的人悟出來的劍意都有不同,鶴與鶴的姿態還有所不同呢,因鶴而出的劍意焉能人人相同?好比師父,光是一種“風”之劍意,還悟出了四季之分。

這劍意的領悟極靠個人體悟,而且也極靠情境,也是那難得告假,雖然還是早起,可是比在圓柱山起的可要晚許多,難得的輕鬆一刻,目睹雲海壯觀後的豁達心境,加看到群鶴聚集的勃勃機,又看到了野鶴領與阿鶴的對戰,最後還親自和一神俊的仙鶴對戰了一場,當歸這番際遇可謂是時地利人和鶴也和,缺一不可。

自己也心知悟出的這鶴之劍意怕是相當可以,這種感覺實在太好,便忍不住想要多鞏固幾日,於是接下來的時間,繼續師父告假,然後告假歸來,對杜楠道:

“我發現杜楠每次給我提的建議都很好,接下來這幾也請杜楠給我安排一下唄。”

說完,便笑盈盈看杜楠了。

杜楠被的笑噎了一下:不是我安排的好,是你自己有賦好不好?

於是,今發現當歸師徒除了女裝大佬之外的又一個共同點:

是都喜歡誇。

也虧得是個大人芯兒,如果是真的小孩子的話,每麵對這種誇獎,、可是會膨脹的!

不過對於當歸的題還是認真想了想:“那你先休息吧,之前你在淬玉師父那兒的修行太苦了,每繃那麼緊,總得休息一下唄。”

“休息?”當歸也認真想了一下,半晌真誠對杜楠道:“要不你還是給我安排一下吧,我實在不知道休息要做麼。”

杜楠愣住了——居然有人不知道休息要做麼?休息不是麼也不做嗎?又或者是想做麼做麼?

不過仔細想一想,當歸好像真沒休息過,無論是之前在孫,還是後來來到自己,以及再後來們一起來到了鶴都。

總是忙忙碌碌的,永遠在做事,孫那邊自有孫人給安排數不清的事做,到了自雖然沒人安排活兒給,可是習慣了忙碌的日子,還是主動給自己攬活,然後是到了鶴都,每都在修煉……

真辛苦的人。

想了想,杜楠決定還是自己給安排一下吧。

看了看時間——

“如今阿朱阿鶴已經去外吃飯了,一會兒它們會帶魚肉回來,我這邊先做飯,你的話,不如下山看看?朝翩然海的這麵山崖我種了很多卜夢花,如今正是這種花開的時節,你可以去山下賞賞花,也可以去看看其仙鶴們,這邊的仙鶴可多了……”

杜楠說著,還從屋裡掏出了黃師姐給的《鶴考》:“這裡有很多很厲害的仙鶴,你不妨試試看能不能一一找到它們。”

“不過最好在辰時之間回來,那會兒阿鶴它們一般回來了,剛好可以吃飯。”

“好。”當歸爽快答應了。

於是,腰間帶著《鶴考》,戴著杜楠給的鬥笠,當歸去賞花追鶴了。

“對了,下去的時候注意仙鶴的巢,彆離它們的巢太接近,仙鶴喜歡彼此的巢保持一定距離的,和人也是,尤其最近好多巢裡都有小仙鶴了。”眼瞅著要下山,杜楠又跑出來叮囑了一句。

“好!”又應了一,當歸往下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地下山了。

幾乎是一攀到山壁,看到了杜楠所說的卜夢花了,杜楠雖然沒有說這花長麼樣,可是說在這邊種了很多卜夢花,而放眼望去,花開最盛的隻有一種植物,當歸便想這應該是卜夢花了。

花瓣呈粉『色』,也有粉紫『色』的,花不大,然而層層疊疊,香氣不濃,彙聚在一起也不會熏人,倒是讓人覺得剛剛好,當歸瞬間想到昨夜睡下的時候,夢中一直盈滿夢境的香氣了,之前還覺得杜楠熏被子的香怪好聞的,現在想來,應該是這花的香氣,被風一吹,直從山崖吹到屋子裡了。

仙鶴們也極喜愛這花的香氣,放眼望去,好幾個大鶴巢在這種花最茂盛的地方,它們直接將巢築在了卜夢花的花叢中,都不用摘花做裝飾了,花叢是最好的裝飾。

正如杜楠所說,當歸還看到了好些小仙鶴哩!

和大仙鶴的黑白分明的鶴羽完不同,小仙鶴是黃褐『色』的,看著怪像小雞仔的,不過等到它們站起來一看——是大長腿!

有的巢裡已經有小仙鶴了,有的巢裡還隻是蛋,有的巢甚至還沒迎來另一位主人,也更彆提蛋了。

仙鶴們的進度頗不一致。

從山壁爬下來,當歸沿途已經看到好些仙鶴了,然而當來到海灘的時候,這邊的鶴隻能更多。

說道海灘,這裡其實原本是沒有海灘的。

這裡的山是當年妙翎祖人弄出來的山,相當於直接把山『插』在翩然海裡,所以山邊是深海,然而隨著歲月的變化,水麵下的山體漸漸被衝刷出來一個坡度,也形成了可以勉強稱作“灘”的地方,然而麵還是沒有麼沙石,還是大批魚群和鶴群過來之後,鶴群了築巢弄了好些大石塊下來,或者用腳爪抓著在山壁磕成更小的石塊,或者直接用嘴啄,更厲害點的甚至一拍翅膀能把石拍碎,總之,仙鶴們弄出了大小不一的好些碎石塊,好的它們撿了,它們看不的留在海邊,海邊算是有了最初的碎石灘,然後是某種後來過來的小魚的功勞了,那是一種細管狀的小魚,隻有人的食指長,卻比食指細的多,它們喜歡活在沙土中,最好還是淺海的沙土,於是沒有沙土,它們自己製造沙土,嬌嫩的身體鑽入堅硬的碎石塊,鑽的過程中便有無數細細的沙土初步形成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