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0章 吃到魚骨了沒?鶴節結束了(1 / 2)

加入書籤

繼鶴之劍意、海之劍意後,當歸還掌握了花之劍意,每日沿著長滿植物的山壁爬上爬下,親眼目睹一株株植物發芽到綻放,又繁盛至極到凋零,當歸對此自有一番自己的體悟。

“這個階段我能掌握的劍意大概也就這麼多了。”當歸總結道:“能掌握的這麼順利,其實仔細,和我過往的經曆還是分不開。”

“鶴之劍意,阿鶴早就來咱家了,和它生活在一起,我對鶴原本就比較了解;海之劍意,咱們村子裡雖然沒有海,是那次洪水給我的印象實在太深了,說它最後成了海也不為過;然後就是這花之劍意,『奶』種杜英草哩!我還和『奶』一起種了好些物,能夠這麼快領悟,大概就是平時的積累加上一點點靈光點撥。”

說到這裡,他衝杜楠一樂:“當然,這最後的靈光點撥極重要,還得虧我們杜楠了。”

杜楠:……

到底是苦修慣了的人,和杜楠一起短暫的度了個假(?)之後,當歸沒有再繼續請假了,帶著阿鶴它們當帶回來的鶴魚肉,他利落地觀海峰的另一側爬下去,回到圓柱山去了。

對於這種分彆,杜楠是無所謂的,反都在一個地方,見麵隨時以見麵的。反倒是歇雲仙子悶悶不樂了好些。

造孽哦——杜楠頗同情歇雲仙子的,是若說要安慰安慰它,還是免了,他怕歇雲仙子彬彬有禮的朝他揮起翅膀。

歇雲仙子:你多了。

最早孵出來的小仙鶴已經開始褪去一開始的那層黃『色』容貌了,優雅的初白羽漸漸覆蓋了全身,腦門也開始紅通通的時候,鶴節就快要結束了。

就像一場盛宴到了收尾的時候,人們酒足飯飽,上餐的人也不那麼認真了,上菜的速度越來越慢,隻是偶爾來點甜品酒水之類,點綴一下人們疲勞的味蕾,也讓宴不至於戛然而止。

海中的魚群也越來越稀疏起來。

養活了無數仙鶴雛鳥的細管魚漸漸沒了,沒有了它們鑽在其中固定,海灘上的沙土也漸漸被海水衝刷的消失掉,沙子逐漸消失,緊接著消失的就是海灘上大小不一的碎石。

第一批仙鶴離開了——這是沒有找到伴侶也沒有雛鳥的仙鶴,它們就是過來吃飯的,飯少了,它們便要離開了;

緊接著離開的是雛鳥已經以飛行的仙鶴,每當這時,外界的仙鶴就要大洗牌,因為好些仙鶴都是外界諸如珍獸閣這樣的地方飼養的嘛,們飼養的仙鶴倘若在鶴節找到了對象,又生了幼鳥,這歸屬就是個問題,在小蒼界,原則上歸屬地由仙鶴們選擇,兩頭主家不同的仙鶴成親生仔的話,它們最後回哪裡由仙鶴們自己商定,這就造成了有的地方一下子回來了一家好幾口仙鶴,有的地方一頭鶴也沒回來,幾家歡喜幾家愁,為了提高仙鶴回籠的幾率,基本上養鶴的人家都對鶴非常好,這樣的情況下,又有了兩邊仙鶴都帶伴侶和幼鳥回自家的幾率,這種情況下,仍然隻能由仙鶴們決定,就有不少仙鶴各回各家,幼鳥分彆攜帶,下次鶴節再相逢的事情發生;

而如果一方是野鶴就不存在這種問題,大部分情況下為了雛鳥,野鶴方的父母選擇和伴侶回去,起碼一直到雛鶴長大位置,它們留在伴侶的主家,這也是為什麼好些人家寧冒著仙鶴能跟彆人跑了的風險也不阻止仙鶴過來參加鶴節的原因,畢竟也有相當的概率以拐一頭野鶴回來啊!而如果是血統彆厲害的野鶴,那們就發達了。

不過據杜楠觀察,最厲害的這批野鶴是好多都沒成。

最厲害的野鶴有相當一部分都在阿朱的鶴群裡,除了它們這一支以外,還有兩支野鶴群界外過來,也很厲害的樣子。雖然是野鶴,然而也有好些仙鶴是有主人的。

據黃師姐介紹,野鶴也選擇主人的,選定主人也是它們脫離鶴群的原因,隻不過有鶴節這樣的大型活的時候,它們往往還回到原本的鶴群,和其他仙鶴一起行,歇雲仙子就是這樣。

一批又一批仙鶴離開了,阿朱的野鶴群也有仙鶴離開,還是有幾頭仙鶴和小蒼界的仙鶴成了的,有了幼鳥,它們決定留下和伴侶一起在此地撫育幼鳥。

有一支野鶴群離開的野鶴有點多,它們試探的來到觀海峰頂,得到阿朱的同意之後,被默許加入了阿朱的鶴群。

翩然海邊的仙鶴已經越來越少了,觀海峰上還剩下的野鶴們顯浮躁了起來,雖然沒有目張膽的過來詢問阿朱,隻是它們顯隨時要身了。

而阿朱和阿鶴的打鬥還在繼續,杜楠如今都不知道它們這算是什麼關係了,說是沒成吧,它們是一起跳舞,每晚上還在一個鶴廄裡頭睡覺;說它們成了吧,阿鶴還是每被阿朱揮出去,一點也沒憐香惜玉。

今也是,兩鶴的打鬥最終以阿鶴被阿朱踢出去告終。

這一次,阿鶴飛出去的時候,阿朱忽然展開翅膀飛到了它身邊,不是以往順勢一起去海麵捕魚的默契,阿朱叫了兩聲,像是詢問阿鶴些什麼。

杜楠聽到阿鶴也叫了兩聲,然後龐大的身體忽然在空中一個翻轉,沒有飛向遠海,竟是重新飛了回來,重新立在了懸崖邊,就這麼看著依舊飛在空的阿朱。

然而阿朱沒有飛回來,它沒有鳴叫,然而觀海峰上的野鶴像懂了什麼似的,一頭頭摩拳擦掌般的展開羽翼,一腳踢毀住了自己精心築造的巢,它們紛紛朝空飛去,沒過多久,就在阿朱身後盤旋成了一個整齊的隊形。

它們這是要離開了——杜楠忽然懂了。

再看向單獨一個立在懸崖邊上的阿鶴時,杜楠忽然覺得阿鶴的背影孤零零起來。

又在空盤旋了一兒,阿朱最後高亢的鳴叫了一聲,轉身向更高的空飛去,以它為首,全部仙鶴都往同一個方向飛去,確切地說,是“撞”去——

依舊是以阿朱為首,長長的腳爪往空中狠狠一抓,一道電花出現在它腳下,然後它又是一抓,一道長長的閃電隨即劃破了空,其他的仙鶴急忙跟上,紛紛向裂縫的地方擠過去,沒過多久,而阿朱此時又用尖尖的嘴巴猛地一啄!

之前野鶴群來時的震撼景象便再次出現了,看著鶴群成員一一飛過裂縫,守在最後的阿朱又看了觀海峰一眼,然後也鑽了進去。

自始至終,阿鶴一直凝望著那裡,一不。

看著這樣的阿鶴,杜楠忍不住到了它的身邊,踮起腳尖,『摸』了『摸』它雜『色』的羽『毛』。而阿鶴也意似的,長長的脖頸彎下來,用長嘴攏了攏杜楠的頭發。

好好一個整齊的發髻就這麼被阿鶴弄『亂』了。

一直躲在雞窩裡沒敢出來的雞小妹們也紛紛出來了,跑到阿鶴身邊,嘰嘰喳喳的,沒人知道它們在說什麼,阿鶴又看了空一兒,要離開重新帶著小妹們玩,忽然——

空又是一道閃電!

伴隨著裂痕,一雙巨大的羽翼裡麵掙出來,隨即是鳥頭,看著那格外紅的丹頂時,杜楠心中一,果然,隨著整頭鶴閃電縫隙中出來,裡麵出來的仙鶴赫然是剛剛離開沒多久的阿朱。

是阿朱!阿朱又回來了!

在給雞小妹梳理羽『毛』的阿鶴也愣住了,它隨即欣喜的大叫起來。

老實說,阿鶴的叫聲不大好聽,和仙飄飄沒什麼關係,聽著倒有點像烏鴉嘴的烏鴉。

然而阿朱飛的更快了,風度翩翩地重新落在觀海峰上,落在阿鶴身邊,它站在地上,忽然張開了羽翼。

阿鶴愣了愣,隨即傻乎乎也張開了自己的兩麵翅膀。

於是,兩頭鶴就這樣張著翅膀緩慢的跳起舞來,最後兩顆頭輕輕碰在一起,好像達成了一個恒久的約定。

離開了自己的鶴群、放棄了野鶴頭領的位置,阿朱最終留在了阿鶴身邊,成了杜楠家的一員。

***

“看不出來阿鶴這丫頭還有這本事,拐回來這麼漂亮一夫郎。”越看阿朱越覺得它神俊,杜嬰嬰嘖嘖稱奇道。

“哎?阿鶴是母鶴?我一直以為它是小子來著,你看它的質,多傻小子啊。”杜雨涵有不同見解:“反倒是阿朱,溫文儒雅,神俊異常,一看就是個好丈夫。”上輩子活了那麼多年呢,哪怕這輩子也活了不少時候了,看問題還是受上輩子的影響。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