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1章 朱子軒又做了個夢杜雨涵和當歸出行……(1 / 2)

加入書籤

她,杜雨涵,年方二十七,煉氣二層,修為和剛開始修煉沒多久的小兒相同,然而,就是這樣的她,居然成為全家第一個跨界的人兒啦!

“是去朱南界還是幻月界?”當歸問她←對於小蒼界來,最近的個界就是朱南界以及幻月界,過能知道這倆界對他們家來已經是很大進步了,畢竟之前她們連自己活的界叫小蒼界都沒概念哩。

“非。”杜雨涵故作神秘地先是搖了搖頭,隨即壓低聲音道:“是去太虛境。”

她這邊猶自賣了個關子,太虛境,擱他們這兒可是熟悉的很!

然而杜楠已經驚訝道:“太虛境?那可是上境了,還是個極厲害的上境。”

“哎喲嗬,你知道?”這回輪到賣關子的杜雨涵詫異了。

杜楠就點點頭:“典籍館裡的《境考》中看到過介紹,那是上境,全境所有界都屬於一個門派,名叫太虛派,是個曆史久遠,人才濟濟的大門派,可比我們妙翎宮大得多。”

聽著兒子的頭頭是道,杜雨涵欣慰道:“看來我們杜楠真是息了,我知道的事情你都知道。”

“我之所以知道這太虛境,還是宋師姐要派我過去差,經過她的介紹,我這才知道原來外麵還有這等上境的。”這句話是杜雨涵對其他家人的。

完,她又轉向杜楠,嗬嗬:“以後,我要再有麼懂的問題,得可以先請教杜楠。”

杜楠便暗自著以後還得多看些書。

看看膚『色』微黑、身板精瘦眼中卻自帶儒雅之『色』的兒子,又看看旁邊玉樹臨風、看似漂亮秀氣實則已經掌握三劍意,算是極厲害的新人劍修的大女兒(兒媳?),視線緊接著自己老公臉上滑過——嗯,油光水滑,臉蛋光潔,誰看了都得誇聲樣貌好,然後落到自己的婆……親娘臉上,知是是錯覺,親娘臉上的皺紋好像都淡了一些些。

總之,挨個看了一圈自己的家裡人,杜雨涵隻覺得滿足,特彆滿足。

努力拚搏事業是為了啥?其實還是圖個家人有個好活,將來有個好前程?如今她家者有能耐有慈和,夫妻和睦,娃一個比一個爭氣,隻看看她們,她就覺得這幾年的鑽營沒白費,如今她眼瞅著即將和更厲害的地界有所接觸,杜雨涵立刻到的是“孩子們將來沒準會有更好的發展”。

厲害如謝老祖,是因為認識了太虛境的仙君,這才對方的邀請下進入了太虛境新發現的界,自己界中獲得了好些好處算,還忘提攜自己的門派,有她其中牽線搭橋,她們這才有了去如此上境做意的機會,宋師姐,如此一來,她們小蒼界便是彌天境第一個和上境做意的界了。

倘若第一回意做得好,將來就有源源斷的意可做,而與上界的接觸越多,她們界雖然會因此靈氣變得更多,然而卻有可能擁有更多的大能修仙者,因此變成上界是未必可能的事。

可憐天下父母心,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杜雨涵立刻到當歸了。

一雙精光熠熠的眼眸看向當歸,杜雨涵道:“當歸,有的事和你一聲,隻是知這樣會會耽誤你的修行。”

看著當歸若有所感看過來,杜雨涵心裡讚道這孩子真是個聰人,隨即中道:“我們這次門有個機會,去可帶一名保鏢,原則上來,這些保鏢需要元嬰以上的弟子方可應征,如果是劍修的話,還要求掌握至少三劍意,我和你宋姨了,聽你已經掌握了三劍意,你宋姨極開心的,就如果這樣的話,那她那邊就稍微放寬點要求,讓你作為我的保鏢一起過去看看。”

完這段話,她又補充道:“過這隻是我的單方麵的法,具體去去還得看你,還有你師父。”

當她第一段話的時候,當歸的眼中便亮了,如今更是亮的驚人:“我去!”

“得你師父答應哦。”杜雨涵提醒他。

“我這就去稟師父,母親放心吧,師父定會同意的,他最讚同修行千裡步千裡這法了!”

當歸心知這是個極好的機會,太虛境這上境,若無奇遇,外界的人怕是得到境界極高之時才去的,越是名門大派的地界越是如此,反倒如野境,人人都去的。

倒是上境機遇有多少,隨手就能撿到點麼值錢的寶物之類的,相反,上境這些東西反而少,就算有,早已被門派發現且保護了起來,等閒人怕是根本『摸』著,上境的機遇本這裡,而是物質之外。比如下界求得的東西,中界搞好就求得到了,到了上界保齊就是極尋常之物。這才是上境的“機遇”。

何況杜雨涵了,妙翎宮極重視這次意,所挑之人儘是精英,像他母親那樣就是經營的精英,可而知其他精英少,就比如其他保鏢吧,哪怕是元嬰,怕是得千挑萬選才能進來的元嬰,一路上與這些人一起,和強者一起,對他來是極好的機遇!

杜雨涵嘻嘻地看著當歸立刻跑去,沒有阻攔他。

式開始修煉之後,當歸便再沒有騎過阿鶴了,從內門到外門——用的;從山下到山上——用爬的,如果這一開始是淬玉給他布置的修煉任務的話,那如今他已經養成習慣了,幾乎無做麼他都用條腿。

是得趕緊過去,否則跑回來——杜雨涵。

視線從當歸的背影移開,杜雨涵重新看回屋裡的時候,才發現剩下所有人都看著自己。

杜嬰嬰嘛,就是那麼看著,杜楠呢,因為個子矮,自下而上仰視她的感覺讓她感覺特彆可愛,然後自家的老公呢,就是□□『裸』的“亮晶晶,滿天星”了。

“那我們呢?”光眼神暗示還算,他還直接問了。

杜雨涵就輕咳了一聲:“那個……你們是沒掌握三劍意,又沒有元嬰嗎……”

那就是沒戲了——三個人的眼皮子立刻耷拉下去了。

頓時覺得有些愧疚,杜雨涵連忙安慰他們道:“莫急,隻要這次意做得好,以後我去的機會大大的有,將來那邊的路趟熟了,以後用那麼緊張,得就可以帶你們都去看看。”

“彆太虛境了,以後我搞好還能去更厲害的境做意呢!”著著,杜雨涵就又豪情萬丈了。

“你可以的——”就是他爸了,立刻眼神又是一亮,崇拜地看向自己的老婆。

“過——”杜雨涵隨即一愣:“比太虛境還大的境有哪些啊?有嗎?”

這回,全家人的視線全部移到杜楠臉上了。

被人這麼看『露』怯,彆,這個問題他還真知道,於是杜楠慌忙道:“有啊,和太虛境一樣大的境就有太室境,胤天境……比太虛境大的我知道的有一個,昆侖境,那才是真的無上大境。”

老杜家便『露』神往的神『色』,就連偷偷站窗外往裡看的阿鶴都一副神往的樣子,而阿朱知到了麼,往天空望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