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3章 九龍拉棺大凶之兆(1 / 2)

加入書籤

“真是得虧你們家的鍋底灰了,這跨界暈眩症實在太厲害了,虧我自詡壯得和牛似的,結果這一跨界,第一個倒下來的就是我,反應大的是我,唉,我老朱修仙前沒生過病,修仙後更沒生過病,如今這一病可難受死我了。”再看到當歸的時候,因著鍋底灰是他家提供的原因,保鏢們紛紛和他打招呼表示感謝。

話的是平時高冷的劍修朱苓,作為本次保鏢中武力值第一的修士,朱苓自進入車隊那起就特彆高冷,平抱劍而立,誰不搭理,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樣,如今一開口,眾人才道她不開口的原因。

一口帶著濃鬱口音的話啊!

眼瞅著眾人都看她,朱苓的臉騰地紅了:“我、我道我這口音怪,可是我這方麵笨啊……進門學了五百年沒學會你們的話,索『性』、索『性』……”

索『性』就不開口了——眾人心道。

是當歸機靈,他麵上笑容不變,立刻改了些許口音,用兔耳村本地話對朱苓開口道:“你這口音聽著是不是和我們這兒有點像?”

咳咳,兔耳村村人們平裡話是有口音的,隻不過老杜家的語言天賦都非同一般,杜雨涵去鎮上上鎮學的功夫,就把鎮上流行的鶴都普通話給老杜家普及的差不多了,等到一家人來到鶴都,這鶴都普通話的就更標準了,除了一些特『色』尾音實在去不掉,其他的基本聽不出是地人。

當歸這一開口,朱苓就激動道:“彆,還真的有點像啊!你家是哪兒的啊?”

當歸便將兔耳村的位置告訴她,朱苓想了半天←沒辦法,她是五百年老家過來尋仙的,時間過去這麼久,很多村子都有改變了,後她道:“不過村名鎮名都陌生,可是時間過去太久了吧。”

“不過方向確實是一個方向,可我們真是老鄉!”朱苓道。

“一定是這樣,不然你這麼嚴重的暈眩症怎麼一喝我家的鍋底灰水就好啦?一定是因為我老家就是你老家。”當歸笑『吟』『吟』道。

“對!就是這樣!我們一定是老鄉!你看,咱倆姓氏都一樣哩!”朱苓著,眼睛都亮了,一下子又帶出來個哩。

“就是哩!”當歸帶出來一個。

於是,兩個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都笑了。

高冷的朱劍修都褪下了高冷的衣,其他人其實沒多難相處,確實有『性』子真高冷的人,可高冷不是難相處的意思,多隻是沒那麼愛話罷了,然而修仙之人都耐得住寂寞,眾人通過考核進入保鏢團隊,自然在修行上自有一番見解,彼此互相論論道,一來二去,眾人之間的氣氛便越來越好了,連帶著鶴車上的管事們都鬆了口氣:之前因著保鏢們都一個賽一個高冷的緣故,她們很難做事,和她們話都心翼翼的,到了後,連彼此交談都省就省了,做生意的都是活絡人,讓她們和這些保鏢們一樣高冷,真的很難熬啊!

這時候,她們就不得不再感慨一句了:朱璣不愧是她們杜管事家的閨啊,你看,還是她們做生意的人家會□□孩子,同樣是劍修,然而嘴多巧一劍修?三下兩下就把其他劍修都搞定了,還帶著她練劍呢!

而且——

看看,她們這樣的人家出來這麼優秀的娃!

一時間,管事們都豪情萬丈了,紛紛暗想自己一定好好乾,自己成不了大修士沒關係,自己的娃興許可以啊!

到時候自己娃的師父搞不好就在這群大修士裡啊——這麼想著,管事們麵對保鏢們更是人人臉上帶笑,有什麼好吃好喝的都捎帶給她們一份,平還常常湊過去和她們一起嘮嗑。

整個隊伍裡的氣氛都變得老好了。

保鏢們在武力值方麵確實沒的,在“道”的理解上沒的,然而在其他方麵,還真的未必比得過管事們。

比如人生閱曆方麵。

誠然修為越高壽命越長,在場的保鏢們乎人人的歲數都是管事們的數倍,然而她們大部時間都在苦修,就算偶有一些曆險經曆,然而那是可遇不可求的,非人人都遇得上,各種經曆上,反而不如常年東南西北滿界跑的管事多,何況本次前往太虛境,派出的多為有豐富跨界經驗的管事,她們經曆本就多,嘴又巧,講出來的故事繪聲繪『色』,保鏢們都極愛聽。

比如這一天,她們又坐在一起講故事了。

如今是晚上,雖然界中旅途一片漆黑,不晝夜,然而為了防止大家入界後因此混淆,宋師姐還是早早下令讓車隊統一在白天的時間亮燈,然後夜晚熄掉三之二。

熄掉三之二燈光的車隊便黯淡了許多,如今她們所在的船尾看向後的鶴車,隻覺那鶴車看著都格空靈。

在是休息時間,除了輪值留在鶴車上的保鏢和管事,剩下的人如今都在船上休息,她們就是這個時候聚在一起講講話,算是休息的一種。

這次,主動講故事的人是何芳——當初給杜雨涵普及鶴節的那位副掌櫃,這次出差,作為坊中跨界經驗豐富的掌櫃,她一同前往了。

“我這人沒啥修行天賦,就是仗著祖上會經營吧,早早便憑借著一點修為將家安在了鶴都,這才僥幸早早就進入了淘寶坊,混到在算有了些見識。”作為鶴都本地人,她入淘寶坊比大部掌櫃都早,她道坊中其他人背地裡經常怎樣她,如今索『性』自己直接將這件事了出來,作為開場。

“那是我十歲左右發生的事,實話,我如今年紀已經不,時候發生的事記不得什麼了,唯獨就記住了那一件事,實在是印象太深刻了。”

眼瞅著所有人的視線都朝自己這邊看過來,何芳開始講故事了——

“你們,界航行,大概會遇到什麼呢?”她先是提了個問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