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5章 天眼龍骨與棺木(1 / 2)

加入書籤

三個在往外疾走的人,還有不知道哪裡忽然冒出來、堵在三人麵前的紅衣男子。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他這一組人有些突兀。

那一刻,杜雨涵冷靜的可以。

握宋師姐和當歸的手抖都沒有抖,她在腦中飛快想如何答方這個問題。

她想了很多種答方式。

輕鬆一點的“『尿』急,想上茅房”。

需要一點演技的“家裡有急事,彆攔我!”。

索『性』不解釋版的“趕時,管你何事?”

總之,那一瞬,她的腦中有無數理由閃過,她甚至想了不同的理由應該應什麼樣的表情和語氣。

然,又被她一一否定了。

行不通的。

於,她冷靜地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剛才,留在裡麵的話,會死。”

了,這就她剛剛的真實想法,也她奪門出的唯一原因。

看到男子的瞬,她立刻想到了朱子軒她說的話。

“……我就感覺不好,非常不好……”

說這話的朱子軒麵『色』蒼白,額頭上還有冷汗。

朱子軒的夢戛然止,他沒有繼續夢下去,所以“感覺不好”的原因也無得知,然今天看到男子的瞬,杜雨涵一下子明白了,為什麼朱子軒會“感覺不好”。

會死。

因為自己會死!

繼續留在店鋪裡的話,一定會死!

本能反應驅使,她帶身邊兩人奪門出。

離這裡!說什麼也要離這裡!那一刻,她身體裡的每個細胞都這樣呐喊道。

然——

“哦?”她看到紅衣男子過臉來,原本浮於表麵的笑容一瞬竟真實了許多,然後她見方笑道:“早就聞女子大抵都有占卜的天賦,居然真的。”

“你說的沒錯,繼續留在那裡的話,你都會死呢。”

說完這句話,那人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的一乾二淨,一雙薄薄眼皮的眼睛看向她,那人問向杜雨涵:“那你不妨再猜猜看,你在會不會死呢?”

看麵上沒有一絲笑意的紅衣男子,杜雨涵汗如雨下。

這個沒有確答案的問題,答案掌握在紅衣男子手裡,否確取決於方的心情。

然,就這樣一個問題,她也必須答。

於,杜雨涵握緊了宋師姐和當歸的手,看方的眼睛,她一字一字答道:“不會。”

然後,前方的紅衣男子又笑若春花了。

“女人果然厲害,你又答了。”

“說來也怪,剛剛我明明很想殺人的,可我在忽然不想殺你了。”

“不過,該乾的事情還得乾,畢竟收了東西的。”男子說,忽然伸出手掌,用力抓住了杜雨涵後心的衣裳,因杜雨涵緊緊抓宋曦和當歸之故,他這一抓竟一下抓了三個人。

隻他卻仿佛無所謂似的,當街上所有人的麵,就這樣一竄飛上了天。此界治安很好,發有人抓人升空,立刻有巡邏的太虛派修士過來詢問了,來的還一隊人,放眼望去得有五十名修士左右。

宋師姐眼中出了希望,然杜雨涵卻一片絕望,無聲的,她用嘴唇無聲的說彆來、彆來……

然那些人還飛來了。

甚至都沒有接近他,那些人身上忽然冒出一股血霧,短暫的空中滯留之後,他身體和頭顱驟然掉了下去。

原來就在那一瞬,紅衣男子不知做了什麼,竟在同一時刻將這些修士的頭顱全部斬斷了!

血雨空中落下,下麵的人紛紛抬起頭來。

這一刻,杜雨涵總算知道方為何穿了一身紅衣了。

那竟一身血衣!

嗅方身上腥臭的血味,杜雨涵看方抓自己飛速往天上飛,直至撕界壁衝了出去——

抓三人立在界外,他伸出右手,一根無比粗大的白『色』鎖鏈猛地他紅『色』的大袖中滑出,那鎖鏈的末端乃一枚鉤,紅袖中滑出後,那鎖鏈迅速順男子剛剛撕的界壁衝了下去,直到整條鎖鏈拉的直直的,緊接,它始往縮了。

與此同時,幾道流星遠處劃過來,直到它落在他不遠處,杜雨涵三人才發,那不流星,同樣幾個拖鎖鏈的人,他有男有女,剛剛杜雨涵等人看到的“流星”尾巴赫然他身上拖拽的長長鎖鏈!

當當歸,杜雨涵還有宋曦的麵兒,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幾人身上的鎖鏈仿佛“鉤”住了整個界似的,在鎖鏈的拉力之下,她方才離的界竟一點一點往他的方向接近了!

“走。”距離他不遠處,也站在眾人之的一名黑衣男子忽然說了一句,他隨手撐一扇界門,自己率先走了進去,包括紅衣男子在內的其他人緊隨其後,隻他人隨進去,界門卻不關,他身上拖拽整個界的鎖鏈猶自『露』在外頭。

然後——

鎖鏈猛地拉直,下一秒,竟即時加速,鎖鏈猛地自界門內往裡一拉!

整個界驟然撞上了界門,伴隨一道黑『色』的光,長生界消失在了太虛境內。

在太虛境外,長生界被拖入的地方,所有人都呆住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