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07、唯一線索(1 / 2)

加入書籤

“真的,全是?骨頭,特彆多特彆大的骨頭,森白森白的,然後中間有一個長方塊塊兒,因?為太大了,我看?了好半天才想出來那是?什麼東西,那是?個棺材!然後我就看?到你媽了,她被?之前我夢到的紅衣人抓在手裡,除了她,宋師姐和當歸也被?抓著,然後他們旁邊還站了好幾個人,每個人手上還抓了一條大粗鏈子。”將自己的身子裹在花棉被?裡,朱子軒一頭冷汗,旁邊或坐或站著杜楠、杜楠他奶,杜楠他師父三人,除了杜嬰嬰以外,另外倆人都是?一臉困容。

現?在是?寅時半,換算成杜楠上輩子的時間就是?淩晨四點多,除了杜嬰嬰剛剛起床準備下?地做活,一向奉行“自然大法”的杜楠師徒正睡得香哩,然後冷不防被?朱子軒一嗓門吼醒了。

這不是?第一次了,杜雨涵一離開,杜楠他爸就和失了魂似的,天天覺得他媽這要不好,那要不好,尤其是?自杜雨涵離開後,他就徹底與杜雨涵失聯了——他們用的是?普通信符,這種信符也就能在小蒼界使用,出了小蒼界就不好使了,聯絡不上老婆,朱子軒就更?擔心,也是?看?他狀態實在不好,杜楠和他奶索性回家住了,而姬夜雨則是?覺得一個人無聊,也跟徒弟一起回了家,於是?今天被?朱子軒吵起來的人就多了一個他。

“我看?你這是?白天想太多了,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你白天少?想點,晚上就不會做夢了。”姬夜雨會這樣和氣的對朱子軒說?話←讓人想不到吧?按修為,姬夜雨靈虛期高人;朱子軒煉氣五層;論性情,姬夜雨性情灑脫嬉笑怒罵皆隨意;朱子軒則溫婉浪漫有點缺心眼;基本上吧,這倆除了都愛睡到自然醒以外基本沒有任何?共同點,然而就是?這倆人,愣是?關係處的極好。

之前沒深入接觸過還隻是?麵子情,如?今這一住在一起,這倆就格外投脾氣,杜楠一直覺得他師父對他已經算是?態度耐心,語氣溫柔了,遇到他爸,那要加上一個“更?”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姬夜雨愛華服,而朱子軒則愛刺繡裁衣的緣故。

“其實我也沒太想雨涵,也就早上起床的時候覺得床邊空落落的,就想雨涵在外頭有沒有睡好,然後每天吃飯的時候吃到雨涵愛吃的菜,便擔心她在那太虛境吃飯口?味可合口?……”朱子軒道。

眾人:……一天起碼想四次,加上你平時上下?午還得各來個小甜品什麼的,那就是?至少?六次,還說?沒多想!

“你不想淬玉師父麼?”而當事人朱子軒偏偏還覺得自己這樣極度正常,還好奇的問姬夜雨道。

姬夜雨:……

“不想,他離開這麼些日子,也就你今天問我,我才想了一下?吧。”

“想他有沒有給我帶禮物。”

眾人於是?又沉默。

大概是?這麼多人圍著他的緣故,又看?到周圍儘是?尋常的家中情景,夢中的白骨棺木帶給他的震撼總算消下?去了些,隻是?,印象太深刻,忘是?忘不掉了。

尋常人做了個夢,大概也就是?個夢而已,然而朱子軒可不是?普通人。

這裡不特指他的夢是?預言夢,而是?他的第二個身份。

他上輩子還是?個富n代?來著,作為一個家裡不差錢的人的童年,小時候家裡必定給安排了各種才藝課來著,所以朱子軒會畫畫,他刺繡如?此好就是?托畫畫好的福,一般的繡郎最多就是?跟著外麵的花樣秀繡,而他有繪畫功底,且師從各路名師←上輩子的名師,是?以才一繡驚人,格外有天賦。

於是?,彆人做夢也就算了,夢裡的情景再生動也隻能自己回顧回顧,回顧不了多久大概也就忘了,而朱子軒卻因?為繪畫才藝,他可以畫、下?、來。

於是?,回籠覺也不睡了,那天他把?自己關屋裡畫了一天畫。

畫的還是?素描←特彆寫實,用的是?自製的素描紙,筆也是?自製的鉛筆。

精心打稿,朱子軒將自己夢中的情景忠實繪製到了素描紙上,也將自己夢中受到的震撼與恐懼也繪製在了上麵,畫完畫的時候,他長長舒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總算從那情境中走出來了。

然而卻把?其他人帶進去了。

被?邀請過來看?畫,姬夜雨、杜楠和杜嬰嬰在見了畫之後都被?嚇了一跳。

朱子軒畫的太逼真了,尤其他還畫的相當好,代?入感特強,他這人講究,為了給人更?好的沉浸感,拉人進來之前,他還精心布置了一下?,比如?因?著畫麵不夠大,黑暗的部分不夠多,他還在畫後頭布置了黑布,將賞畫的時間定在夜裡吃好晚飯後,然後就點了一盞蠟燭做觀賞用光源,還持在他手中。

站在朱子軒身後看?著那副畫,杜楠三人直感覺自己背後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仿佛他們此時就站在一界之外,遠遠看?著那龍骨和棺來著!

難怪朱子軒夢中驚起,任誰看?到這一幕怕是?都會被?深深震撼。

“畫出來就好了,我現?在覺得心裡好像沒那麼緊張了,夜雨說?得對,大概是?真的不想就沒那麼擔心了,我今天沉迷畫畫,好像就比較沒那麼擔心雨涵了。”朱子軒道。

“我看?你這就是?沒事乾,在家閒的。”杜嬰嬰冷哼了一聲,隨即對他道:“這畫畫成這樣,也不怕晚上嚇著自己,一會兒抬我屋裡去,我膽子大,不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