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08、死卦(1 / 2)

加入書籤

“實在是不可思議,看來對方那?邊有能力可以與吾等?抗衡之卦師。”說?話的是先抵達一步的道德仙君,剛好在距離太虛境不遠的地方遊曆,他才到的這麼快。

當然,道德仙君的所謂“不遠”,也是距離這邊三境二十七界的距離,能夠這麼快趕到這裡,實乃神速。

廣益真君卻距離此間實在太過遙遠,為了不繼續耽擱寶貴的搜救時間,道德仙君抵達之後,他索性?元神化虛降臨到了此界,所謂元神化虛便是真身未到,元神幻化一座虛影來到此處,這是一種極快抵達某地的方式,一般靈虛期便可修煉此法,然而想要自如使用,一般要到合體期之後,修為越高虛影能夠抵達的地方越遠。

於是當今最出名的兩位卜算者難得麵對麵聚在了一起,將兩人聚在一起的太虛派掌教在旁作陪,同時作陪的還有太虛派最善卜的胡道人,這四人如今在就在一個巨大的黑色房間內,這是不存在於任何界、任何境的空間裂隙,這裡沒有任何聲音,沒有風……亦無座椅,四人盤腿浮坐在空中,中間是一張八卦圓幾。道德仙君等?三人還好,然而廣益真君卻是五彩斑斕而又透明的,雖是虛影,然而他卻能拿起東西,隻?見他從圓幾上拿起那?張畫,沒錯,就是朱子軒繪製的那?副龍棺圖,長長的睫毛垂下?去,道:“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張圖的繪製人,隻?怕對方怎麼也想不到,我們這邊居然有開天眼?之人。”

“您……這麼肯定?”道德仙君一怔。

“除了這個,還有什麼能解釋當下?的狀況呢?”廣益真君說?著,將那?副畫隨手一拋,定在了四人旁邊的空中,純黑色的背景中觀此圖,四人更覺震撼,盯著圖上的龍骨,廣益真君再次開口道:“昔日修禪之時,我曾在化緣途中偶遇一小?童,我口稱佛號,而那?小?童卻喚我道長,我不解其意?,遂問那?小?童,那?小?童便道:我觀你日後是要做道長的。”

“那?時我隻?將此事歸於笑談,然而多年之後,我竟真的由佛改道,真的做了道士,再想當年那?件事,便隻?得感?歎果然一切早有安排,我等?以算法窺天機,終不若親眼?能看到天機者。”

說?到這裡倒不得不提一句廣益真君的過往經曆:他之前?竟是一位僧人,還是修為極高的僧人,後來不知何故由佛改道,改道之時,他的修為已是靈虛期,按理說?他已經可以被稱為仙君,隻?是他自己?認為過往種種皆是因?佛而來,不足以讓他被稱為仙君,是以他現在明明修為比道德仙君高,稱呼卻是比仙君低一級的真君。

雖然他並不避諱自己?的過往,然而卻也不隨便和人說?過去的事,剛剛他說?的那?番經曆,其他人卻是第一次知道。

“那?小?童便是能看到天機的開天眼?者?”道德仙君忙問,待到廣益真君微微點頭,他忍不住又問了一句:“敢問那?小?童如今何在?”

“已入輪回,我後來尋他才知道,他隻?來這世上行過九載而已。”

所有人便同時了然:這才是他們心中“天眼?”的歸宿與結局。

天眼?雖然罕有然而也不至於一個也沒有,實在是他們的夭折率太高了。

“王道君好,胡道人好,我一來注意?力就全被桌上這幅畫吸引了,竟沒和兩位打招呼就說?起了事情,對不住了。”廣益真君說?著,視線轉向一旁,向圓幾旁的太虛派掌教以及胡道人問好道。

聽到廣益真君連自己?的名字都知道,胡道人一開始受寵若驚欣喜不已,不過他很快想到這怕是對方算出來的,於是又有些?蔫了下?來。

倒是太虛派掌教擺擺手道:“真君過來本就是為了我太虛派眾弟子性?命而來,正?事要緊,和我打招呼之類的,不重要。”

“那?就請將貴派這位天眼?之人請來吧,事情的關鍵怕是都在他身上了。”廣益真君道。

於是太虛派的王道君王掌教便露出一絲尷尬:“實不相瞞,這天眼?卻不是我們太虛派的,而是彌天境小?蒼界妙翎宮的外門弟子,名喚朱子軒,因?著才煉氣期的緣故,他不能行走小?界門,隻?能從大界門中轉,剛剛廣益真君虛神抵達之時,他還沒到……哦,弟子剛剛通知我,他到了,我這就使人把他請過來。”

***

道德仙君是仙君,廣益真君是真君,太虛派的掌教要叫道君……心裡正?在反複默念待會兒會見到的人的稱呼,朱子軒發現麒麟車已是停了。

身後跟著杜嬰嬰和姬夜雨,右手牽著杜楠,朱子軒剛從麒麟車的車廂出來,便被車前?一字排開的人影嚇了一跳:至少二十修士!全都穿著道袍!雖然看不出來,然而各個修為絕對比他高,光看氣勢就知道了!

看到他站在麒麟車的車門口,這些?人立刻跑出來一個為他拉開車門,他正?往下?邁步呢,隻?聽這些?人忽然異口同聲道:“歡迎朱道友!感?謝朱道友不辭勞苦,蒞臨太虛派——”

然後,齊齊一躬身。

朱子軒當時被震得差點一個趔趄,還好杜楠扶住了他,緊緊抓著兒子的小?手,他好容易穩住了,卻是一時卡殼了,最後還是杜楠幫他回禮。

“廣益真君和道德仙君已是到了,我們之前?已經將太一老?祖和貴派的謝老?祖提前?請了進去,現在諸位老?祖一起在等?朱道友一行人,事態緊急,還道友先請隨我來。”為首之人又是一躬身。

“應該的,應該的。”提到這個,朱子軒比他們還急,口中喃喃念著,抓著杜楠的手,他立刻跟著對方走了。

因?著朱子軒等?人修為低微之故,路上已經頗耽擱了不少時間,太虛派已是給他們一路開綠燈,如今更是恨不得將麒麟車停到了大門口,下?得車來,隻?經過一條不算長的走廊而已,他們麵前?便出現了一扇印有太極圖案的大門。

“這裡麵便是,抱歉,這裡頭卻是吾等?不能入內之處了,還請道友一家自行進去。”帶他們過來的人說?著,用力推開前?方的門,朝他們比了個“請”的姿勢。

看著一團漆黑的裡頭,朱子軒踏了進去。

幾乎是進門的瞬間,他便感?覺自己?漂浮起來了,而裡頭也不再是一團漆黑什麼也看不到。

裡間有六個人正?盤腿坐在空中,他這一飄便是直接從門口飄到了他們身邊,確切的說?是他們一家一起飄了過來。

這六個人中的兩個是他們比較熟悉的謝觀因?和太一仙君,另外四個則完全不認識,而在這四個人當中竟有一個五彩繽紛而又透明之人,他靜靜看過來的時候,朱子軒一瞬間還以為自己?見到了神仙。

真·神仙,不是修仙者這種的!

朱子軒正?在這麼想的時候,左手邊一個他們不認識的人開口了:

“你便是朱子軒?”

這人麵容和藹,語氣溫柔,然而說?話的語氣就像和小?孩子說?話似的,讓人聽著有點彆扭。

朱子軒正?想施禮,偏偏對方又繼續道:“聽聞你已經煉氣期了,年紀如此幼小?就到了這個修為,畫又畫的這般好,小?家夥真不錯。”

“年紀幼小?”……

“小?家夥”……

朱子軒一瞅,果然瞅到對方的視線根本沒在自己?身上,而是停留在自己?手上抓著的杜楠的臉上。

這就尷尬了……

朱子軒不知道怎麼開口,其他人也不好開口的時候,杜楠開口了:“您認錯人了,朱子軒不是我,而是我爹。”

說?著,他還把他爹往前?一扯,扯到自己?身前?了。

於是這回愣住的就成了方才一臉和藹、語氣溫柔對杜楠講話的道德仙君了。

手掌停在自己?的三道美須上,將朱子軒從頭打量到腳,道德仙君驚呆了——

他可是從來沒想過一名天眼?能活到這歲數啊,兒子都這麼大了,這天眼?怎麼也得二十多?對於開了天眼?之人來說?,這可實實在在是高壽了啊!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便是朱子軒,這幅畫的繪製者,亦是謝道友師妹的兒子,剛剛您認錯的那?個小?家夥的父親,順便說?一下?,這個小?家夥的師父乃是妙翎宮的姬夜雨仙君……”大概也是怕道德仙君再弄錯什麼,太一仙君主動出麵為他介紹道,他正?說?著,原本還站在入口的姬夜雨飛過來了,隻?見他縱身一躍,便輕而易舉越過諸人的頭頂,從天而降的時候,紅衣上的蝴蝶宛如飛起來一般,更有陣陣香風從他的寬袍大袖中盈來,隻?讓人感?覺暗香撲鼻。

從未見過如此花哨的男子,諸人不由得停頓了一下?。

也正?是趁這個功夫,廣益真君已經將朱子軒打量了一個遍,待到姬夜雨也在空中坐定,他才開口道:“朱道友的命,我果然算不出來,隻?是我略通一點氣運觀想之術,但見朱道友頭頂的氣運紫極欲黑,顯是福報至極,如此一來,也就可以解釋朱道友為何如此康健了。”

朱子軒有點無語:什麼紫極欲黑……那?不就是紫的發黑嗎?頭頂紫的發黑,真的不是印堂發黑嗎?就這還說?我有福報,這……雨涵都被人抓跑了,我哪有什麼福報啊,印堂發黑倒大黴倒是真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