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11、南,平南星,仙鶴(1 / 2)

加入書籤

“見?天龍於野,千龍之卦,已知那邊有九百九十九頭天龍骨,那這龍就不在九百九十九頭龍中,亦不在棺中,那便當在棺外,對方應該有一名同夥乃是天龍。”視線落在前方的巨大的推衍盤之上,廣益真君道。

“傳聞中天龍力?大無窮,一成?年天龍足可?以拖動一界,那棺木的大小應當足以媲美一界,莫非……他們是想要將棺木拉出?”王掌教麵容嚴肅問。

“非也,我這邊開出天龍乃在長生界旁,然?後兩者?同時向棺木移動,應當是那天龍拖著長生界去了棺木處。”這次開口的是道德仙君。

和身前、頭頂、腳下皆寫滿了複雜符號的廣益真君不同,道德仙君使?用的隻有手中小小一星盤而已,然?而他使?用的星盤與?旁人不同,上麵什?麼也沒有,隻有數顆小星,怕是隻有他自己看得懂其中的含義。

“長生界在牌人口一共八千九百二十三萬人,其中死卦五千一百萬餘,真真好大的殺孽——”為了確定長生界的情況,廣益真君竟是為長生界上所有人卜了生死卦,前方空間浮著的一枚枚明卦代表生,暗卦代表死。

“這便是佛道最大的區彆了,佛家修的是來世,講究這輩子定要多行善,來世方能?有個好因果,道家卻不同,道家修的就是今生,隻要能?夠一直修煉下去,便是永生,有今生沒來世,便有好些亡命之徒。”道德仙君說著,手中的星盤又有了變化,盯著盤上星,他道:“所有生卦之人前途又有了變化,或足下沾土,或周身浴水……他們當是被送上棺木做了先頭兵。”

……

得了朱子軒和太一仙君的線索,道德仙君和廣益真君修正了部?分障眼法,各自找角度入手卜卦,兩人合力?,互為印證,查漏補缺,竟是將龍棺境內發生的事卜算了個八九不離十,然?而事情暫時也又僵持在了這裡,他們甚至卜到了此時界內出現了紅衣男子的新同夥,卜出了裡頭的情況有了何等新變化,然?而卻卜不出那地方的道標,連個方向都?卜不出,這說明了什?麼?

藏有龍棺的那個境的道標搞不好是變動的,這不算罕見?,總有幾個秘境異常詭異,它們的位置可?以變化,這種情況下,除非有馮道一手中那種一對一的定位道標,否則是算不出來它的具體?道標的!

這種情況下——

兩位大卜師交換了一個眼神,仿佛達成?了某種共識一般,兩人分彆再次卜算起來。

整個空間都?畫滿了廣益真君的星符,而道德仙君手中的星盤裂開來兩次,不得已簡單修補一下趕緊繼續在用的時候,兩位卜師已經不複最初的模樣。

原本留著三撇美須、看著一副中年人模樣的道德仙君直接變成?了個垂垂老矣的老者?,而廣益真君雖沒變老,然?而他足足掉了一個境界!人更?是瘦得脫了形,隔著虛影都?能?看到他的憔悴,原本豐潤俊朗一位仙人如今形銷骨立,顴骨都?凸了出來,隻有一雙眼睛亮的可?怕。

“根據大命運術,本次凶星在南,九百九十九頭天龍鎮壓的凶星還不算凶星的話,我想不出彆的了。”廣益真君目光矍鑠道。

老頭模樣的道德仙君點點頭,撫須道:“剛好老夫占出來的方向也是南,可?以看到平南星之處,用的是靈棰星算法,應該錯不了。”

“習卜多年,我竟是從未卜出如此凶險之卦,也虧得用了靈棰星算法,如今還有機會阻止這一切的發生。”道德仙君繼續道。

“這才是吾等習卜的意義所在。”廣益真君亦輕輕點頭:“我這大命運術還能?用一次。”

“我這靈棰星算法也夠用一次。”道德仙君道。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兩位卜師不由得對視一笑,笑聲?還在空間中回蕩,兩人的身子同時向後栽去,竟是暈倒了?!

看著王掌教一邊伸手去撈道德仙君,一手發信符詢問廣益真君那邊的情況,朱子軒嘴巴張了張,沒說出話來。

這段時間,他不是不想繼續“做夢”,能?把雨涵她?們的情況夢出來就好了,他還切切實實躺在床上,試圖做夢來著。

然?而越是想什?麼越是什?麼不來,他索性沒有夢了,這種情況下,他隻得將希望寄托在道德仙君和廣益真君身上,仗著自己曾經為他們提供過線索,他便每天都?過來,看著對方日複一日夜複一夜的卜算,看著對方一日憔悴勝過一日,直至看著對方飛速老去……

他聽不懂他們的話,也搞不懂他們的算法,然?而卻聽懂了他們言語中露出的胸襟。

和他不同,這兩位仙君是真的和此事毫無乾係之人,既不是太虛境之人,亦和他杜家毫無關係。

然?而他們卻付出了如此大的代價,就為占卜,雖然?不知道那代價具體?是什?麼,可?是看他們的模樣,朱子軒還能?猜不出來?

不是壽數就是修為!

和他們相比,自己實在太渺小了。

不止修為太渺小,而且胸襟亦狹小。

直到昨天晚上,睡覺前他腦中想的還是“雨涵如何”“當歸如何”,最多想了想“淬玉師父”一下,然?而他心中最擔心的始終還是他家的一畝三分地。

而且——

道德仙君也好,廣益真君也罷,為了進?一步準確的占卜結果,他們還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他想要結果卻隻是躺平睡覺?

如果他是老天爺,他也不讓這種人“看見?”!

看著麵帶笑容倒下的兩位仙君,朱子軒麵無表情的離開了。

他回到了太虛派這陣子給他們準備的房間,杜楠和他媽不知去哪兒了,這些天他天天去占卜師蹭占卜聽,這倆人卻沒去,他們到底去做什?麼他沒打聽,反正肯定沒閒著。

你看看,雨涵一出事,他整個人就和失了魂似的,老媽兒子怎麼著都?顧不上想了。

上輩子親媽說的沒錯,他就是沒用。

想了想,他找來臉盆,去外頭的熱水壺中倒了水,好好洗了個臉,又摸來刀子,靜靜細細的把這些天長出來的胡子修掉了。

靜靜看著鏡子裡雖然?有些憔悴卻依然?俊俏的男子,他笑了笑。

杜楠,你爸帥氣的樣子你看到了,也看夠了吧?重新回到上輩子的模樣,應該也沒啥吧?反正你上輩子也沒嫌棄你爸醜。

他想著,看向手中剛剛用來刮胡子的刀,刀片舉到與?眼同高的位置,在左右眼中間選了選,最後停在了左眼上。

雨涵說過他眼睛雖然?好看,可?是仔細看右眼更?好看一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