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17、朱璣2(1 / 2)

加入書籤

之前?坐在那架金光閃閃、畫滿華麗符文的麒麟車上的修仙者率先出手了——

那是個雖穿了一身道袍,然?而道袍無比華麗的修仙者,周身籠罩在金色的符光之下,他看起來簡直是一尊神像,隻見他伸出雪白修長的手指在空中一抹,竟是抹出無數同?樣金光燦燦的符文來,無數的符文布滿了天空,儘數封住了遊二等人的後?退的路,亦封住了麒麟們想?要繼續隨他而去的步伐。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趁廣益真君等人將人攔下,杜楠繼續駕鶴往前?奔了。

隨著他離那棺木越來越近,看到棺木上的情形時,他的瞳孔縮了縮。

火!

不知何時,棺木上出現了火!

紅色的、藍色的、綠色的……火焰靜靜燃燒著,慢慢地連成片,一開始杜楠還覺得這火應該是剛開始燃燒,然?而很快的,隨著他距離棺木越來越近,他驚恐的發現不對!這火根本不是剛剛燃燒,也?不是燃燒在表麵,而是從內部燒出來的!

根本是因為裡頭已?經燃燒到一定時候了,這才將外頭也?點燃了!

媽媽!

當歸——

咬住牙關,杜楠握緊了拳頭。

***

朱璣仿佛聽?到了有人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

叫的是“當歸”這個名字,是自己在家裡時的名字。在這個地方,又有人誰會叫自己這個名字呢?

母親嗎?宋姨嗎?

朱璣環顧了一圈四周,抹了一下臉上混著血的灰,然?後?笑了。

她們不在這裡了,真好,她們不在這裡了。

“醒了嗎?那就繼續往前?走吧。”然?後?,他又聽?到那個惡魔的聲?音了。

紅衣男子的聲?音。

火焰中,他的一身紅衣看起來也?不再是紅衣了,乾涸了的血液被烈火烤乾,變成了一種不純粹的黑色,紅衣男子變成了黑衣男子,然?而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他臉上的笑容亦沒被撼動分毫。

看了他一眼,朱璣從地上爬起來,隨即繼續朝前?走去。

他們現在正在棺木之中,不知多深的某處。

之前?長生界上的人不是被抓來協助探索墓穴了麼?到底人多力量大,沒過多久他們就發現了好些通往裡麵的路。然?而路這樣多,反而不知道哪條才是正確的路了。

隻能?每條路都派人進去,然?而外頭的路已?經這樣多,裡頭的路便?更多了,隨著路越來越多,原本的人手居然?不夠了,那名名叫遊二的男子不得不答應了那條龍開出來的高價,讓他去龍骨抓之前?從長生界逃走了的人。

遊二等人很謹慎,而且他們的目標似乎原本就不是墓中的東西,而是棺木上經曆萬年時間產生的各種資源、植物,最多就是棺木中可能?會有的符文,於是,除了那名個子最矮小的修士進了棺木之外,其他人基本都是躲在外頭的。

除了紅衣男子以?外。

哪裡的挖掘有了新情況他就跟著去哪邊,他興致勃勃。而這也?往往意味著危險,所以?他竟是哪裡有危險往哪裡去。

這是個瘋子——宋曦是這樣評價他的。

朱璣沒吭聲?。

他隻是覺得……如果是他來到此地的話,怕是會做出一樣的選擇。

隻是做法絕對不會與那人一樣就是——他想?。

選擇一樣不代表可以?理解,一想?到母親因著被紅衣男子抓著強行越界,受的傷至今未好,朱璣就恨不得將紅衣男子殺掉。

隻是雙方原本就差距甚遠,如今他這邊沒法用?靈氣,紅衣男子那邊尚可,這種殺意就基本成了一種妄想?。

“想?殺了我嗎?嗬嗬,我一直都知道哦,雖然?所有人裡你是唯一沒對我動手的,可是那一刻迸發殺意最強的人是你,你才是所有人裡最想?殺掉我的人。”跟在朱璣身後?,紅衣男子笑嗬嗬說,仿佛彆人想?殺了他這件事亦沒什麼大不了,相反還很有趣一般。

“所有人”——指的是剛剛走到最後?通道裡的所有人。

不斷的在去哪條路這件事做出選擇,他們已?經越走越深了,而留下的人則越來越少,行至剛才那段路,他們已?經不剩下幾個人了,紅衣男子、他那名叫觀雲的同?夥以?外,不包括朱璣一共有四人,經曆重重選擇,失敗的人或者被機關射殺或者受傷,他們算是走到最後?的幾人,而就在前?麵那段路上,機關再次出現了,隻不過這一次,麵對機關眾人竟是沒有選擇抵禦,而是趁紅衣男子抵禦機關的時候去刺殺他!後?果……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