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20、東方大吉(1 / 2)

加入書籤

“我就說我不是騙子吧?你看看,你如今都練氣入體了,你這位小孫孫也練氣入體了,那天那女孩呢?肯定也成為修仙者了吧?還是挺有前途的修仙者?”一想起杜嬰嬰是誰,白衣男子立刻過來了。

看著杜嬰嬰抿嘴不言,他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唉喲!你看看!你看看——我就說金丹石不會說謊,隻是那鎮子是小地方,我總覺得修仙種子不會太多……”

“唉!還是金丹石驗的準!”白衣男子總結道,隨即他又問:“那顆金丹石呢?你們不會當普通石子扔了吧?那可是相當珍貴的材料,尤其是在上界上境,那麼大一塊金丹石,可以換好些材料了——”

杜楠就把袖子摞起來,露出裡麵亮晶晶在袖筒裡發著光的一條……手鏈。

雖然顯然是敲碎了,不過……到底沒扔——看著杜楠一家三口,白衣男子也說不上來自己心裡是什麼滋味,最後隻得歎了口氣。

“所以最終可惜可惜了了的就是我的酒錢了。”白衣男子道。

“酒錢?”杜嬰嬰看向他。

“可不是,我拿出一枚那麼珍貴的金丹石擺攤,為的就是騙……不,賺些打酒錢好去買旁邊鋪子裡的杏花酒,我喝過好多地方的杏花酒,很想嘗嘗那小蒼界的杏花酒呢!”白衣男子道。

杜嬰嬰樂意聽老家那邊的事,便又理了他一次:“杏花酒?也是,你們攤子旁邊應該是老鄧家的杏花酒鋪,那麼折騰就是為了吃酒,你可真貪杯啊!”

“這不是貪杯,而是一種念想,我每至一地定要喝當地的杏花酒,各地風土不同,酒也不同,能夠飲遍各地的杏花酒,豈不快哉?”

“我們那兒杏花多,幾乎家家戶戶都釀杏花酒,無非是就老鄧家開了個鋪子而已。”

“這樣吧,我給你釀!”杜嬰嬰道。

白衣男子便搖頭:“不一樣的,非的是在那個鎮子、那個酒鋪裡喝的杏花酒,才是我想喝的杏花酒,其他的……是另外的杏花酒了。”

兩人完全不在一條線上,半晌杜嬰嬰聳聳肩,覺得自己省事了呢。

“可是凡人的帝王怎麼能抓到九百九十九頭天龍呢?”杜楠卻仍然在想這個問題。

他已經將裡頭發生的事告訴了他奶他爸,然而有些事他還是有疑惑。

“怎麼不能?可彆小看凡人,尤其是上古時期的凡人,厲害著呢!”白衣男子也聽到他說的話了,不等其他人回答便插口道:“千萬裡蒼龍壁——堅固程度足以抵擋小乘修為修仙者全力一擊!陰陽青羊宮——號稱最美仙宮的,前身可是凡人帝王的行宮;而如今天下丹修入門必修的《丹典》,亦是凡人道士寫的,雖然他寫的隻是最初基礎版,然而沒有這基礎,也就沒有後頭的諸多丹方了。”

“這些久遠的姑且不談,太華境的王天君知道嗎?他也是凡人,然而他煉的仙劍天下無雙,無數劍修前赴後繼尋他求他為自己煉劍,凡人呐……他們生命雖短,好些尚不及修仙者百分之一,而在這百分之一中,他們好些人卻實打實創造了無數不可思議之事,何況一個人的力量有限,然而無數人的力量便不可小覷,凡間匠人用數代時間打磨一門手藝,而凡間帝王可傾一國之力,能做的事就更多了。”

呃……他不知道太華境的王天君,可是白衣男子這番話他覺得有理,不說這些他不知道的事,上輩子,他所在的地球在修仙者眼中應當也是下界吧?所有人都不會修煉,然而有異能,好多異能厲害著呢!

點點頭,杜楠表示自己明白了。

而白衣男子仿佛沒說夠,摸了摸被燒去一半的美須道:“傳說中真海邊曾有上古凡人大國,一統百境千界為一國,而該國漁民善捕龍,甚至以捕龍為生,該國百姓餐桌上都可以有天龍肉,更不要提國王了。”

“說不得這裡拉棺的天龍就是那一國的漁民捕捉的呢!”

看著他說的一臉神往,杜楠道:“您去過很多地方吧?”

“不多不多,也就去過九百三十一個境,二百五十四個界吧。”白衣男子擺手道。

杜楠:果然是資深驢友,還是以此為傲的資深驢友。

“不過話說到這裡,奶,你和我爹是怎麼過來的啊?你們不應該在太虛境嗎?”杜楠轉向他奶。

他奶就先一皺眉,隨即一擺手:“甭提了!”

“你爹的德行你還不知道?一醒過來就說要尋你們,關鍵還哭哭啼啼的,我被他哭得心慌,又想一家人還是得在一起,於是就跟著後麵過來的小王劍修她們過來了。”

“嗯?王姨她們也過來了嗎?”杜楠四下看了看。

“她們是過來增援的,不過,還沒到——”說到這裡的時候,杜嬰嬰的神色有點古怪,看了一眼杜楠,又往旁邊看了一眼:“你瞅瞅,那是一頭麒麟不?”

杜楠就往旁邊瞅了瞅——一頭雪白雪白的大麒麟,端的是漂亮的緊,被一群修仙者圍在中央,那些修仙者似乎是在判斷它有沒有主人,如果沒主的話,要不要跟他們走……

杜楠瞅過去的時候,正好對上那麒麟一雙眼,那雙碧色大眼中的哀怨喲……彆提多熟悉了!

杜楠一下子就想起之前被那許多麒麟圍住齊齊幽怨看著的場麵了。

“……我和你爹原本正坐在王劍修和龐劍修的劍上,正跨界門哩!誰知下一秒就發現界門不見了,再一瞅就發現自己在這家夥背上,那家夥跑得賊快,去的地方儘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兒,等我們再瞅到人氣兒,就是這裡了。”

“你王姨她們估計還在路上飛哩!唉,冷不防丟了我們,不知道正怎麼急呢,不知道我過來這裡後發給她們的信符收到沒……”杜嬰嬰歎了口氣。

杜楠頓時明了——又是一頭找上門來的失家麒麟,不過,這頭麒麟選擇了把他奶和他爸抗來。

這是讓他奶和他爸為它做主的意思?想到這裡,杜楠忍不住笑了。

又確認了一下當歸在他空間中的情況,確認當歸沒事,依舊像是睡著了似的在空中躺著;再確認那火也沒事,始終燒成一個當歸的形狀,一點也沒溢出來,杜楠放心了。

何況這些麒麟鬼精鬼精的,倘若有危險它們怕不是跑得比誰都快——心裡這麼想著,杜楠再次開放了空間。

前方的白麒麟瞬間消失了!下一秒,它“破”的一聲出現在杜楠的空間中,發現自己又回來了,那頭麒麟“破破破”的叫了好一會兒,好奇的瞅了當歸一眼,隨即扭頭就跑,又跑向前方迷霧覆蓋的地方去了。

其他麒麟也回來了不少,不但自己回來,之前被杜楠扔出去的東西也被它們馱回來了,不知道又去哪裡黑了點新寶貝,它們歡歡喜喜的重新回了家。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