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21、彆離(1 / 2)

加入書籤

“是這樣?的,我剛剛沒說清楚,想了想,覺得還是要過?來說一聲。”杜嬰嬰話音剛落,門外,廣益真君已經步進來了。

如今進來的可不是之前廣益真君那透明璀璨的虛神,而是他本人。

廣益真君本人極高大,饒是去了那透明璀璨的“神光”,整個人看起來竟是更仙氣縹緲,不染凡塵了。

好在他說話真的挺接地氣兒的。

“老人家。”一看到杜嬰嬰,他就先躬身?拜了拜。

杜嬰嬰:……

又?和老杜家其他所有人打了招呼,他這才道:“其實這幾天就算你們?不找我,我也會找你們?一趟。”

“一是為朱道友。”

他看了一眼表情有點不自然的朱子軒,半晌微微一笑:“我剛剛和朱道友提了一個建議,建議他之後可以來昆侖派進修卜卦之道,朱道友似是不願意,這才拿到結果就告辭了。”

“然而即使他不願意,我還是得過?來和你們?說一聲。”

“朱道友在這占卜一道上天賦極高,然而他這卜卦之術是要付出?代價的,我看他自己也知?道,而之前朱道友之所以無事,蓋因其洪福齊天,福報驚人,當是前生做了天大的好事又?或者子孫後代做了天大的好事之故,然而因著?此次我等占卜不力,為了找到龍棺道標,朱道友又?做一夢,這夢做完了,我觀朱道友頭頂的紫氣竟是幾乎耗儘。”

“這種情況下,若是朱道友再做夢就有風險了,然而我觀他並不能控製這夢,萬一真的又?夢到什麼,我怕朱道友會有折損的危險。”

“是以,哪怕朱道友並不願意,我還是得過?來說一說這事。”

說完這句話,廣益真君認真看向朱子軒,隨即視線轉向杜嬰嬰:“我觀您家家人之間感情極深,不敢不同您講。”

“講的對!”杜嬰嬰說著?,瞪了朱子軒一眼,朱子軒下意識想要躲老婆身?後,隻是,這一回他老婆也不站在他這邊了,揪著?耳朵把朱子軒從自己身?後拎出?來,杜雨涵氣極反笑了。

“回頭再和你算賬。”杜雨涵極小聲對朱子軒道。

“剛剛朱道友聽完這個建議就離開?了,以至於我這話其實隻聽了一半。”說到這裡廣益真君也是莞爾,該怎麼說呢?擅卦多年,從來都是人們?巴不得多聽他講幾句,他說完了好久依舊不離開?的人多,而朱子軒這樣?話不聽完就走?的,可是前所未有,朱子軒這樣?的,在他這邊竟是獨一份!

“不管朱兄暫時想不想去昆侖,我這裡都可以給朱兄一枚昆侖祝春牌,憑借此牌,朱兄可以去昆侖問天宮尋求自身?問題的解決之法,亦可在昆侖境以及附近十三境七十八界內行走?自如,而昆侖境,剛好在此地正東方向!”

聞言,杜楠等人皆是一愣。

而廣益真君微微一笑:“而這祝春牌不隻本人可用,其家人亦可使用,朱道友可攜家人一同前往。”

聽到這句,朱子軒頭都抬起來了!

而廣益真君還在繼續說:“朱璣的情況我了解不多,隻能從卦象判斷,雖然最後結果定?是平安的,然而過?程卻可有千變萬化,這仙台火雖是極神妙之物?,然而烈極險極,幾乎都是小乘以上仙人才會使用,煉氣期便得到此物?的人……朱璣之前,我聞所未聞,以煉氣之軀吞小乘之火,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說不得要煆上千年……如此這般,也是個問題,隻是既然卦象指向東方,便是東方有解決之法。”

“我對我這卦,還是頗有信心的。”廣益真君謙和道。

“你要沒信心,彆人就更沒信心了。”一道清嫩的聲音忽然自門外而來。

杜嬰嬰等人順著?聲音望過?去——她們?看到了一個小女孩,嗯,不認識,不過?小女孩身?後的謝觀因卻是熟人。

不過?杜嬰嬰他們?不認識,杜楠卻是認識的。

“旎旎?”他一下子叫出?了小女孩的名字。

朝杜楠揮揮手,旎旎先是打了個招呼,隨即道:“先說明,我不是故意偷聽,實在是你們?聲音不小,我還在大門外頭就聽到了,而且你們?大門也沒關。”

呃……這不是習慣了嗎?不管是在兔耳村,還是在青龍區,他們?家都沒有白天關門的習慣,反正家裡有人,往來又?都是熟人。

“師姐。”看到謝觀因,杜嬰嬰站起來,先是同她打了聲招呼,隨即看到過?來的小姑娘似乎是孫子認識的人,看對方年紀小,她習慣性?的摸出?儲物?袋,正打算隨手送出?見麵禮,卻被謝觀因按住了。

“師妹,這次不用。”謝觀因笑著?正說這話,那邊,旎旎已經在掏儲物?袋了——她的儲物?袋高級些,是手上的儲物?手鐲,從手鐲中摸出?一個大盒子,旎旎道:“呐,給小師妹的見麵禮。”

眾人當時便目瞪口呆了。

幫忙將禮物?盒子放在杜嬰嬰手中,謝觀因為兩?人介紹道:“五師姐,這位就是嬰嬰了,我代師父收下的,咱們?目前最小一位小師妹。”

“嬰嬰,這是旎旎師姐,排名第?五的,咱們?的五師姐。”

身?材高挑,雖不至於滿臉褶子到底還是留下了歲月的痕跡的小師妹杜嬰嬰,和穿著?一身?粉紅劍俠裝,一張飽滿蘋果臉、看著?比她孫子還小的五師姐旎旎就這麼見麵了。

“……哎!剛認識的時候嬰嬰喚我師姐,我後來越想越覺得這是緣分啊!天定?的緣!”旁邊,謝觀因已經在感慨了:“你看,我大師姐叫仙仙,二師姐喚燦燦,三師姐閨名香香……”

“嬰嬰這個名兒,師父一準兒喜歡,一看就是我師妹的名字。”

“我當時就覺得這是老天幫我師父送過?來的徒弟。”

“其實,反倒是我格格不入,哈哈哈哈哈哈!”謝觀因難得笑的如此豪放。

“能因此代師收徒,我看謝道友亦有卜卦之質。”廣益真君道。

謝觀因便擺擺手:“不了不了,丹途漫漫,終其一生,倘若我能將這丹道體悟再深一二,亦是人生大滿足矣,貪多嚼不爛,非天縱奇才不能為也!”

廣益真君隨即看向旎旎,彬彬有禮道:“旎旎,好久不見。”

旎旎便瞥他一眼:“請叫我雲道友,謝謝。”

原來,旎旎姓雲。

“……他說的沒錯,這仙台火玄妙的緊,來這裡之前,我已尋好些醫修問過?了,都說從未遇到過?此等情形,雖是無礙,然而怕是會折磨人極久。”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