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24、龍船(1 / 2)

加入書籤

沒了當歸,杜楠早起炸了油餅,又熬了稀粥,一家子就著微熹的朝霞吃了早飯,抹抹嘴,杜雨涵刷碗,朱子軒擦桌墩地,最後杜嬰嬰最後將東西全部檢查了一遍,確定沒有遺漏什麼,一家子各自背著小包袱走了。

阿朱載著杜雨涵夫婦,阿鶴則馱著杜楠和他奶,外加自己那一窩雞小妹,一家子滿滿當當的朝港口的方向飛去。

他們住的地方距離港口頗有一段距離,乃是城中富戶大宅的某個院落,此次因著太虛派需要場地,大宅的主人立刻清空人手奉上的,隻是這地理位置雖好,距離港口之類的就遠些。

這也不難理解,不管是哪個地界,機場都是建在郊區的。

好在他們有阿鶴阿朱,兩頭鶴飛的極快,幾乎是一路迎著朝陽飛過去,越來越多陽光灑在他們身上的時候,他們也離港口越來越近了。

看著前方的日頭,朱子軒喜道:“娘,我們這是朝正東飛的哩!連港口都在咱們東麵,這也忒巧了,此次出行當歸一定順順當當的!”

杜嬰嬰便瞥他一眼,一副懶得和他說話的樣子。還是她前麵的杜楠回了他爸一句:“爹,這可不是巧合,奶是精挑細選才選的這邊的港口,這淩癸界有四個港口哩,隻有這個港口剛好是在咱們住處的東邊。”

“呃……哦……原來如此,真是辛苦娘了,不過即使不是巧合,當歸也會順順當當的。”朱子軒又道。

“自當如此。”杜雨涵笑著道。

事實證明,杜嬰嬰對廣益真君說的“東為吉位”執行的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徹底,那簡直是非常徹底!

選了東麵的港口隻是第一步,其次他們登船的港口亦是這個港口的東港,因著天龍體積龐大的緣故,這個時間段的東港隻有一艘龍船,就是他們要乘坐的龍船了。

這可真是一艘氣派的船!

幾乎將整個東港填的滿滿的,杜楠他們到的時候,如果不是那邊有牌子寫著大大一個“東”字,幾乎沒發現那邊是東港口,原因無他——船太大太重,把海裡的水都擠得漫出來了,平常供乘客們上船的步道如今都在水下至少兩米的地方,之所以連深度都知道的這麼清楚,因為敦儀正站在步道上朝他們揮手呢!

杜楠估算過敦儀的身高,按上輩子的度量衡單位,敦儀大概兩米五左右,他站著能露出腦袋的高度,剛好差不多兩米吧。

“清晨好,杜楠,杜老婦人,杜家賢伉儷。”彬彬有禮問候了所有人,敦儀繼續吃早飯了。

手上抓著一塊小餅乾一樣的東西,他一口一個吃得香。

杜楠認得這種“餅乾”,這是本地的特色早餐,隻不過不是餅乾而是餅,放在他手上正常大小的餅,被敦儀捏在手指之間,大小就變成餅乾了。

因為早就約好了一起前往昆侖,告知對方自家準備坐龍船前往的時候,敦儀也便買了票,不過卻沒和他們一起來。

“出發前我打算再去街上吃一圈早點,本地的早點做的極有特色。”敦儀的理由是這個。

不過他這吃早點的速度倒是快,都說是“吃一圈”了,居然比他們一家來的還早。

杜楠一家可沒有敦儀這傲人的身高,沒有落腳的地方,他們便盤旋在空中。

他們算是來的最早的,在他們後頭,陸陸續續又來了一些客人,像他們這樣一家子一起出行的完全沒有,像他們家這樣大包小包的更是一人也無,幾乎全是獨行客,除了劍或其他武器之外根本沒有其他行李,沒有落腳的地方也不愁,他們自行漂浮在空中便是。

於是隨著發船時間的接近,東港口半空的人越來越多,烏壓壓的,倒是把最後抵達的人嚇了一跳。

最後抵達的是一個胖男子,穿著華麗,皮膚白白的,還留了三撇美須,十根手指上倒是戴了十七八個戒指,各個戒麵都極大,寶光幽幽,直閃的人眼花。

眼瞅著所有人都在天上,大胖子往上瞅瞅,又往龍船的方向望了望,眼瞅著不見船家,他過不來有些著急,杜楠眼瞅著他急著急著,忽然瞅到了旁邊港口……停著的一艘船。

招手喚來那艘船的船家說了什麼,那船家先是搖頭後又點頭,那人掏出一個儲物袋遞過去,船家收下後便利落的下船,緊接著那大胖子便自己劃著船過來了。

從原本站立的地方劃到這邊也就三十米左右的距離吧,那胖男子已然一身汗,將船槳放到一邊,他掏出一張手絹抹著汗,還氣喘籲籲的。

這是……為了搭船直接買了一艘船?腦補著剛剛發生的事,杜楠心想,可真是闊氣啊!不過對方好像是普通人?

真·沒有一點修為的普通人。

倒是那胖男子用一雙小眼睛在空中所有人臉上溜了一圈之後,精準地鎖定了杜楠,還對他笑了笑。

也就是這個時候,龍船上終於出來人了。

是一群高大的漢子,杜楠一眼就認出這些人定是常在海邊生活的海民——膚色太明顯了!他們一個個膚色黝黑,肌肉結實,一看就是常年乾力氣活兒的,隻不過他們可比杜楠見過的海民高大的多,一個個幾乎比敦儀矮不了多少。看到天空中已經等候了如此多的乘客,為首一人點點頭道:“客人到了,夥計們,準備發船!”

“好喲!”年輕力壯的夥計們一聲吼後,下一個動作竟是齊齊將上身的衣裳脫了!不過,不等朱子軒捂住杜雨涵的眼睛,他們又紛紛下了水,跳下水的同時,杜楠注意到他們每個人手上還拖了一根繩子,繩子的一頭綁在船上,而另一頭則在他們手中。

夥計們的入水動作極為標準,水花極小,其中一個夥計剛好落在敦儀旁邊,落下時打出的水花卻根本連他手中的“餅乾”都沒有打濕。

敦儀繼續吃餅,而夥計們卻開始推船了。

“張五郎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