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27、蜂蜜與鮮花的秘境(1 / 2)

加入書籤

“在淩癸界的正東?前後左右都沒有其他界?真正正東的方向豈不是就它一個?去了!”聽聞朱子軒的轉述,杜嬰嬰當時就拍板了。

沒有絲毫猶豫的。

朱子軒覺得,如果說硬要找一個占卜吸引他的理由的話,那個理由搞不好要著落在他媽這邊。

你看看,他媽多聽廣益真君的話啊,廣益真君說東,他媽絕不往西,幻想一下假如他學了占卜,成了比廣益真君差一點的的子軒真人什麼的,他媽做啥都詢問他的意見,再不會聽到他的話裝聽不見,嘖嘖,這日子多美好。

想過!!!

這一刻,朱子軒忽然發自內心的想學占卜了,理由卻是連廣益真君都卜不出來的不著調。

“不過,那邊離你那啥問天宮什麼的近不?當歸的事兒要緊,你的事兒也不能完全不管了。”杜嬰嬰轉頭問他。

“近的近的,有麒麟哪兒都近,阿青阿金阿青金說要送我上學。”朱子軒自豪道,看看,他家都是能用上麒麟的人家了!得虧兒子孝順啊!

杜嬰嬰驚訝:“哎喲嗬?你都能和阿青它們對話了?”

朱子軒便點點頭,又搖搖頭:“不是我,是杜楠,他說阿青他們說想送我上學。”

“哦。”聽聞是杜楠說的,杜嬰嬰立刻不問了。

這差彆待遇……朱子軒又恨恨了一把,越發堅定了努力學習占卜、將來讓他娘對他刮目相看的信念!

他正這麼想著,沒多久,讓他更恨恨的事兒出現了,聽完他說的話,他娘還不完全放心,直接過去找船老大具體細細詢問最後真東界的事兒去了。

朱子軒能怎麼辦呢?他能屁顛屁顛跟上。

倒是杜楠這邊←朱子軒剛才說的沒錯,阿青阿金阿青金確實說可以送他來著。

因著最後幾次杜楠一家都騎阿朱阿鶴它們,三小拖把就委屈了。

杜楠和青哥兒在“健身房”訓練的時候,三個小家夥也沒閒著,“健身房”有好些拖車來著,平時船工們用它托運點東西什麼的,放在這裡還可以當個練氣力的托舉物事兒……

總之,這東西被阿青它們瞄上了。

無師自通的,它們從旁邊銜了那種套繩←沒錯,就是龍船上天龍用的那種,這裡有好些磨損過的繩子,扔在這裡,同樣被當做訓練用繩索,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它們在哪兒偷看來著,它們無師自通了繩索的套法,有鉤子的一頭搭在拖車上,另一頭則套在脖子裡,阿青阿金套的還算標準,阿青金的個子小,最近的環也套不上,於是它就用牙將繩子咬在嘴裡,然後三頭小麒麟就開始練習拉拖車了。

杜楠一開始以為它們是練力氣來著,後來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它們,好像練習的不是力氣,而是拉車?

自己練習拉車的麒麟,這場景有點奇幻啊……

一開始它們拉的實在不夠好,三頭麒麟嘛,力氣大小不一,還不會往一個方向用力,這車一開始光顧重新上套就夠折騰了,半天都走不了一步。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杜楠它們的艱苦訓練鼓舞了三頭小麒麟,又或者說這裡艱苦訓練的風氣實在太濃厚,總之,三頭小麒麟屢戰屢敗,屢敗屢戰,閒來無事還去船頭偷瞄天龍拉船,如此勤學苦練的結果就是——

它們居然真的學會拉車了。

拉杜楠之前,它們還找到(家中最閒著沒事乾的)朱子軒,咬著他的衣擺將他推到拖車上,然後拉著他在廚房裡跑了一圈哩!

試拉完朱子軒,成功,三個小家夥這才找上杜楠,拉著他兜風順便自薦去了。

“你們想拉我啊?”摸著三頭小麒麟……手感不算太好的毛發,杜楠聽著它們小小聲“破破破”叫著,感受到了它們的意思:“我為什麼騎阿朱阿鶴不騎你們嗎?”

“因為你們還是小朋友啊,騎小朋友不是不太人道嗎?”

“呃……人道是什麼道?大概是人類的道義的意思。”

“你說你們不小了?我也開始乾活了,所以你們也可以乾活了?”

“嗯嗯……看出來了,你看看,這麼重的拖車你都拉的這麼好,繞了那麼遠還能載著我們回來,你們小小年紀,已經比歇雲仙子還認路了哩!阿青很厲害,阿金很厲害,阿青金也厲害!”

“你說你們的車比阿朱阿鶴坐著舒服?嗬嗬,萬一將來老爸上學的問天宮離我們去的正東邊遠的話,你們可以送老爸上下學?比阿朱阿鶴快?”

看著三個小家夥六倔強的小眼睛齊齊看向自己,明明嗓門大語氣也不小的推銷自己的“賣點”,可是卻又那麼小心翼翼地模樣,杜楠不由得覺得有點好笑。

是他心裡好笑表情卻嚴肅,拍拍三個小家夥的胸脯,他正式道:“那到時候我老爸就交給你們了!”

三小麒麟瞬間不委屈也不倔強了,麵容同樣肅穆,鄭重的“破”了一聲。

倒是杜楠看看旁邊看的一頭霧水的青哥兒,想起青哥兒邀請自己坐龍型“雲霄飛車”的事兒,他也邀請青哥兒坐自家的麒麟車了。

三頭小麒麟頓時更高興了!

這一高興,它們就跑得格外快,也是途經的地方剛好有秘境,它們還現場表演了一個“破界”,直接拖著車,載著杜楠和青哥兒去到那個秘境了。

於是杜楠和青哥兒也就眨了個眼而已,下一秒再睜眼的時候,他們發現自己眼前不再是一片漆黑了,而是到了個特彆美的地方。

天空奇藍,大朵大朵的雪白雲朵仿佛城堡一般漂浮在空中,距離地麵近的很,而地麵則全是綠草和花朵,草非常長,幾乎與期間的花莖一般長,各色的野花開的到處都是,蜜蜂和蝴蝶在花間飛舞著,遇見人也不怕,顯然極少遇到人。

這……簡直美極了!

青哥兒驚呆了——

饒是杜楠,也被這近乎仙境一般的自然美景驚得屏住呼吸了數秒。

直到小麒麟載著他們緩緩落地,沉重的拖車壓在厚密的花坪上,幾乎沒發出一點聲音。

附近沒有一戶人家,有的是無邊無際的藍天,而藍天的麵積有多大,花坪的麵積就有多大。

他們竟是這裡唯二兩個人!

兩小目瞪口呆了半晌,最終變成了驚喜。

也就是小孩子了,對於突然發生的事情接受度特彆高,青哥兒甚至問都沒問,直接就在花坪上奔跑起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